63.第63章 有情总被无情扰

    刘宛凝显然没想到自己偷跑出府坐在酒楼喝酒会被一男子强抱了,这真的是出乎自己的意料。她瞪大了眼睛,想要将眼前这人看清楚些,避免自己找算账的找错了人。

    那人狠狠搂着自己的腰肢,似乎是想将自己揉进骨子里去。她在脑中回忆了十圈,确定自己的确是不认识这男人,于是很自然地端起桌上的酒水一股脑的全给他泼了去。

    柳越抬头,显然还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见眼前这女子虽眉眼有些像之外,性格却是大不相同。这女人着了一身骑马装,手中握着的是根皮鞭,刚就放在桌沿旁边。

    美目中含着狠戾与张狂之色,与那女人丝毫是不相同同。见着方才轻薄自己的男子竟毫无悔意,一挥手中的鞭子就要往柳越身上挥来。

    柳越很是轻松的接住了往他身上挥来的鞭子,毫不在意的说道:“方才是我不对,竟将你认成了我的一位故人,还请见谅。”

    “你一句对不起就好了,我的清白呢?”刘宛凝简直忍无可忍,那双骨节分明的手青筋暴起,肤白如女子一般。束着长发,面如冠玉。再看周围围着的一群家丁和不俗的衣料子,更加增加了刘宛凝心中的不满。

    她向来不满公子哥!

    “那小姐说来,可是要我以身相许了?”他轻声问道,眸子死死的盯着她,像是要将她看穿一般。这话说出来时甚至是带点笑意,可是再望进去时,已是寒霜冰湖了。

    “谁说的,我什么时候说过?”刘宛凝涨红了脸,结巴着问道。这话明显带了几分调戏的意味,而刘宛凝还是一女孩子。

    她使劲想要让手中的鞭子发挥它的作用,却不想被柳越牢牢握在手中。他眉毛抬了抬,深如墨潭的眸子让人一眼望不到底。

    “女人这么凶,我可不敢要你。娶你回家难道看你每天挥舞着鞭子看你教训下人吗?”他一笑,将那条鞭子松开,转身想欲六儿说话。

    刘宛凝正觉气闷,长了这么大还从未有谁敢说她的一句不是。却听见一声闷哼,六儿惊呼一声接住柳越,哭着叫了声什么,刘宛凝什么都没听清。

    只知道六儿叫了人将那人抬上了马车,顺道将她带了出酒楼。等侯在外的小厮见着自家的小姐被抢,竟没一个堵了那辆马车,眼睁睁看着那辆马车急速开进了夜色之中。

    坐在马车上的刘宛凝脸色发白,手中还握着一滚烫的手。她忽然明白自己方才与他争斗时,他为何觉得他看上去实在是脸色不好。

    接下来,进行的非常顺利,她被无端拖进了马车,现在还无端被拖入了一巨大的府院。庭中辉煌布景,假山珊瑚布景,其中朱色游廊穿梭于其中。随后不少人围了过来,将那人围在其中。

    刘宛凝站在边上,踮起脚朝里望了一眼,心中不由得打鼓道:“那人死了也不关她的事,要不要趁现在溜之大吉。”

    走了几步,又不由得转身拉过一旁的小厮问道:“你们公子是怎么了?”

    “诶,小姐是哪位?难不成是我们家王爷的心仪的女子。”那小厮满脸堆着笑,继续说道:“这下可好了。小姐在一旁照顾着,王爷定会好的快的。”

    刘宛凝愣了半晌,扯了扯嘴角:“你说,你说他是一王爷。”

    “是啊,小姐难道不知。这进府门时您难道没看清楚,写的是奉裕王府啊。”那小厮见着自家王爷已经被扶起来,赶忙迎了上去。

    “喂,喂……。”刘宛凝沉吟了半刻,长叹一口气。这时候的府门院中俱是点了灯,远远一望犹如繁星。她蹬了蹬脚不得不迎上前去。

    待她反应过来之时,她已坐在床边了。榻上的人双眸紧闭,与刚才见着的剑拔弩张模样大不一样。烛光恹恹的照在那张如玉的脸上,唇紧紧抿着,鼻梁高耸,倒真是长得不错。她倒是听父亲说过,那刚过世的老王爷长得一表人才,他儿子自然也是不错的。

    她闹不准自己是不是应该起身离开了,正想着,就听屋外响起自己爹爹的声音。屋外响起有些凌乱的脚步声,不断有侍卫冲上前去将他拦住,这做父亲的这时候又岂是谁都可以阻拦的,直冲了内院。

    “爹,你在干什么?”刘宛凝几步冲上前去,将自己的爹爹拉住。

    “宛凝,你可是怎么样?听说你被奉裕王府的马车掳走了,可是把你爹我吓死了。可是受什么委屈了?”刘家老爹将自家的女儿紧紧护在身后,关切的问道。

    “爹,我没事。”刘宛凝答道。“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好什么好,一个好端端的姑娘家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人掳了去。这要是传出去了可怎么了得。这府上的谁将你掳回来的,你说出来,爹爹为你做主。”刘家老爹愤声道。

    “爹,我们回去!”刘宛凝扯了扯自己老爹的衣袖,紧张的朝四周望望,皆是拿刀的侍卫严装以待。只要刘家其中的家丁一稍加乱动,就要成为刀下亡魂。

    刘宛凝不禁佩服自己的爹爹,就带这几个家丁也想闯奉裕王府。这一群侍卫之所以道现在还不敢轻举妄动,俱式因为还不知他这老爹的身份,只当是平民百姓了。

    “爹,我们回去!”刘宛凝简直不能想象若是将那屋子里的主子吵醒了,自己爹爹会如何?

    “回去如何。我女儿受了如此奇耻大辱,难道要让做爹的我吞下这口气,我可吞不了!”

    “爹。”刘宛凝简直要欲哭无泪。抬眼视线落在了站在房门前的那一身蓝衣。密密匝匝的树,清风拂过,只觉那人有些面色苍白,正定定的望着她。

    柳宛凝不禁被那人望的心头一突,忙垂下头去。刘家老爷子见着女儿这般,顺着那道目光望过去,不禁吸了口凉气,哆哆嗦嗦的就要跪下去行礼。

    “王爷,不知是你。臣实在是罪过。”刘宛凝被自家老爹按了跪下,觉得心有不甘,抬起头来向他做了个鬼脸。他愣了愣,随即淡淡一笑。清瘦的脸,薄唇,眸中似乎有化不开的忧色。他那般望着她的时候,竟是像要把她看个穿透!刘宛凝随即赶快移开了视线,她居然快要溺毙其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