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第57章 落户洞庭轩

    问过玉墨,是否可以将轻罗留在自己身边。那玉墨上下瞧上一眼,点了点头说道:“夫人仁慈,本与奴婢讲过,要给二奶奶寻个机灵的丫鬟伺候。若是二奶奶院中好友,就更好了!”说完,侧身面无表情的走开了。

    胭脂欣慰一笑,执了她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口沉沉道:“如今我们姐妹算是真正绑在一起了。”

    “哟喂,我说你们二位还是快些吧,眼看着这日上中头。老爷可就要回来了,午饭定是回去洞庭轩中吃。二奶奶还是快些收拾好才是正事。”乔妈妈冷不丁的说道。

    胭脂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嘴角却是含着一抹苦笑。

    本其实也就是那老爷的小妾,怎今日觉得如此感伤。一路行过的路上俱是假山堆石,上搁着些翡翠叶子。牡丹花开满了两旁,红的粉的,引来了不少的彩蝶在其中翩翩起舞。

    路上铺满了青石板,明亮照人。

    青石板的尽头,是一座青墙灰瓦,水磨青砖的院落。外悬着的匾额上大大的写着洞庭轩几个大字。

    院子门口左右哥栽种一颗碗口粗的桂花树,枝繁叶茂,亭亭如盖。走进院落之中,其中还种有不少的盆栽,各放在专门放置的板上,倒像是有人经常照顾的?

    胭脂停住了脚步,问道:“这些个都是谁的?”

    “都是老爷的。老爷平日里素爱摆弄这些花花草草的。往常都是搁在书房门前,由那些个小厮养着。这不,都没以前看着好看了。既然二奶奶来了,何不句教给你养着最好。夫人做了主,便叫那些个奴才搬来了!”乔妈妈答道。

    胭脂静默不语,视线忽地一下子移了开去。这些个花草看着艳丽,却都是不好养的品种。在慕容府时,她也爱摆弄这些东西,楚氏叫搬来,养好了算是她的本事,没养好到时就有的话说了。

    光看着外头已然如此精细讲究,里头的陈设布置就更不用说了。四周垂着轻纱,将外头热辣的太阳遮住不见丝毫闷热。花厅广阔,除了那那书桌前两盏十六只得烛台,另有极大的纱灯置在隔间。正中央搁了个四足蛤蟆的青铜燃香鼎。

    屋内装潢皆是按照正夫人之位来布置。这丫鬟婆子没见过的尤自有些感叹。玉墨波澜不惊的垂首站在一处,由着胭脂慢慢熟悉。

    好一会儿,玉墨才开口道:“二奶奶还是好生歇着。老爷一会儿便回。除了二奶奶身边那丫头之外,夫人吩咐了。”她抬手拍了几巴掌。

    从后院陆续出来四位着了粉缎褙子,白绫长裙的姑娘。皆是鹅蛋脸,美目盈盈,一瞧过去就是受过训练的丫头。果不其然,玉墨继续说道:“这些都是夫人从凤羽轩中亲自挑来伺候二奶奶的,都机灵的很。二奶奶以后有什么事,只管吩咐她们。”

    胭脂轻声回答了句:“是。”

    身后的乔妈妈不由提醒道:“哎呀,二奶奶,现在你是主,她是仆。不用这么恭敬。”

    胭脂怔了怔,便就没有再回答乔妈妈,只是肃起了脸色。乔妈妈吃的一顿亏,摸摸鼻子只好算自己倒霉。

    过了些许时候,玉墨告了退,领着一众的丫鬟婆子出了洞庭轩。乔妈妈也赶紧着跟上前去,抢着要去给楚氏复命。讲讲这新出墙的小媳妇可是听话不?以后也好有用的着的时候。

    厅中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轻罗站在她身边,那几个丫头恭敬的站在边上,粉颈低垂,看着甚是乖巧。轻罗扶了胭脂坐上主座,便开口道:“叫什么名字。”

    “回二奶奶。”那四个丫头恭敬的行了个礼,陆续脆声回答道:“奴婢红灵,红华,红采,红月。”

    胭脂微笑着点了点头,便就不再说话。那四个丫头心上好奇,纷纷抬头看了一眼斜撑在桌沿的新主子,见其长发垂腰,面上稚气未脱,那眸中却悠悠一两分成熟之色。指尖如葱白,捧着茶盏的手看上去莹白发亮,似乎并不像是西墙刚放出来的疯婆子,倒是不由得欣喜起来。

    “你们对我可是有什么想说的?”胭脂问道。

    “奴婢不敢。”四个丫头一下子跪在地上,垂着脑袋。

    “有什么话不妨问问,我这会儿闲着我也好回答。”胭脂倒并不生气,只是垂了眼睛,细心瞧着自己脚上穿着的绣鞋的花样子去了。

    “二奶奶可是真是从那西墙出来的?”红月大着胆子问道。

    “那是自然的。”胭脂答道。

    “那怎么看着不像呢?”其余三个倒是没忍住,不由问道。

    胭脂不由怔了怔,觉得好笑。便回答道:“或许是因为我偷懒了啊。”

    红月没忍住,笑开了收不住。从前在楚氏眼皮子底下可从未见过这么开明的主子,照理来说这主仆第一次见面也应该定下些规矩才好。

    这主子非但没有定规矩,还跟她们一起说笑来了,不由对这主子更添了几分喜欢。轻罗也是由初入这洞庭轩中的不适变成了现在这般自然,也多亏了胭脂的几句玩笑话。

    说了好一会儿话,胭脂也觉得乏了,靠在那边上觉得有些昏昏欲睡。院子内起了风,由着那花厅中开着的门吹在胭脂的脸上,温而不寒。眼皮子越来越不听使唤,听着听着就闭上了眼睛。

    那风吹得胭脂几茎短发,痒痒拂在脸上,睫毛微微颤抖,似一粉雕玉琢的孩童一般伸手挠了挠。屋内俱静,听不得一点声音。

    红月四人立在厅中四侧,以便胭脂醒了好吩咐她们。院内却起了轻微的脚步声。肩舆上的人远远望见厅中的一幕,抬手叫停,亲自步行而上。

    轻罗还未反应过来,便觉屋内一玄色衣角一闪,已经近在了眼前。长身玉立,墨色发丝垂在腰际,丝毫不觉来人便是已经年过五十的柳老爷。

    红月一行就要下跪行礼,被柳洵挥退了出去,更是抬头示意了旁站着的轻罗。见着那短发贴在胭脂的脸侧,他不由得抬手将那短发替她拂了拂。

    手一落,抬眼便见着已然睁眼的胭脂正定定的望着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