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第51章 不能说破的谎言

    那小厮难得见老爷如此生气,一惊,便打着滚去叫陈宣前来。这书房之间摆了个巨大的灯柱,点着十六根蜡烛,照的仿若白昼一般明亮。柳越一身蓝衣,在烛火的映衬下显得更为丰神俊美。他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将那把竹伞放在脚边。

    这陈宣还未等来,倒等来了楚氏。玉墨掀了帘子进来,楚氏跟在其后由一名小丫鬟扶着进了里屋。柳洵皱了皱眉头,想起这书房的小厮被唤去叫人,便有只好作罢。

    见着柳洵拉了一张脸,怒气未消,心中不由有些快活。她轻巧的从袖中掏出帕子掩着唇轻轻一笑:”怎的,你们父子两这又是闹的什么不快!越儿你也真是,不要老是让你父亲生气了!”

    柳洵这当头正是因为望月楼中一事气的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楚氏又来寻思着说点膈应的话,心中更加不痛快。

    “谁叫你来的?”语气强硬艰涩,看也不看她一眼。

    “这不是老爷你心情不好吗?我这做夫人的不来岂不是都没人来宽慰你了?”楚氏缓缓说道,语气诚恳之极。若是拿了旁人听去,还以为是两人鹣鲽情深,谁知?

    “你这是什么意思?”柳洵冷了一张脸,颇为有些不悦。

    “老爷,这是怎的?越儿那孩子惹了你生气也不是故意的,你莫要与他一般见识。”楚氏道。

    柳越捧了一碗茶,将那把伞放在桌上淡淡一笑。楚氏虽凶狠,不过这脑子却是实在不怎么好!

    没人来宽慰,岂不是将柳越也排除在外。作为儿子,父亲遇到什么烦心事自然也应该从中宽慰父亲的。而楚氏说的竟是除了她就咩有旁人了。这当头,柳洵最听不得这话,楚氏偏要往枪口上撞。

    玉墨一回屋子来,就将柳洵去了望月楼一事讲予了楚氏听。天还微微亮的早上,楚氏就赶紧起了床,让玉墨扶着去瞧瞧好戏。这好戏没赶上,自己倒还找了顿骂!

    柳洵将那茶碗往桌上狠狠一摔,泼香的茶味瞬间溢满了整间屋子。只见他手微微发抖,脸抽搐着似乎是在极力忍耐。楚氏那老脸一僵,忙寻了位置坐下便不再言语。柳洵时有脾气暴躁的时候。每当那个时候,楚氏还是最好不要多言才是好的。

    这时,书房当值的小厮跑了回来,从外间低声说了句:“陈管家来了!”便有人直直掀了帘子进屋里来。

    因他特殊身份,陈宣进到书房来其实从不需要通传。只是因为那小厮见着老爷气的发青的脸色自然是不敢造次,守在门外以防着待会儿老爷还有吩咐。

    屋外静谧有声,天上还挂着几点残星。从东边飘来一阵凉风,直将那小厮存在脑海中的睡意全都吹了去。拢紧了身上的那件半旧棉袄,听见那屋内传来几声怒骂,便不由自主的往近了站去!

    “谁许你放了少爷出去?”柳洵沉声问道。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若是自己没早发觉,不知会怎么样!越想心中越是有一团火蹭蹭的燃着正旺,操起手中的茶碗盖子猛的摔过去。

    那垂手而立的陈宣躲闪不及,被一尖锐的东西划破眼角,幸及立马落下,也只留了点血。陈宣依旧是站着,没有出言为自己辩解一句。他身为府中管家,主子们的出门的目的,或是去留那都是必须要有数的。陈宣确实是失职了,没有任何的借口可言。

    柳洵冷笑一声,回转脸拨着临窗新架起的百叶帘冷声问道:“怎么,不说话。是不想说,还是默认了?”那百叶帘无端被柳洵大力一扯,哗啦一声全散了下来。楚氏的心中的那点小心思,全都瞒不过柳洵。而陈宣身为柳府的管家,本应该效忠老爷。这次柳越顺利出了府门,一定有陈宣和楚氏的暗渡陈仓。

    这样一想,他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对于陈宣,他还是给予了很多的关注和疼惜的。没有想到仍旧是养了一条白眼狼。

    “反了,你们都反了。”柳洵苦涩一笑,慢慢踱步回位子上,怔怔出神。袖中的双手仍忍不住有些发抖。

    但见那坐在右侧的柳越,却是平和镇定。

    这时,蓝衣的少年缓缓开口:“孩儿不知晚上为了赴那侯叔的约,竟闹的成这般。那侯叔低了帖子来,说是要三更见,将那孟宗竹的油纸伞交予我。只当是那孟宗竹取自极阴之地的竹林之中,恰巧路过了这里,便叫人来寻我了。”

    屋内寂静的很,全都在认真听着柳越说话。楚氏撑着脑袋,只知是说些话来再柳洵面前开脱的,便跟着随声附和了几句。但她再看向多了几分审视的姿态。这个柳越虽与她并没有实在多的联系。但是她却是十分佩服睁眼说谎不气喘的这种态度。

    “至于管家……”柳越停了半晌,说道:“父亲这几日将我禁在那落梅院中,夜深也不好叨扰,便再管家那里求了个人情。没料到爹爹竟发了这么大的火。”柳越缓缓说完,瞧了一眼厅中的陈宣,眉角带着讥诮的笑意。

    楚氏这时起了身子,不禁笑道:“原来只是一场误会。越儿这孩子也是,是误会就要早些说清楚。”楚氏笑脸盈盈的说道,瞅了一眼缓和过来神色的柳洵,心中却又不痛快起来。

    自己花了这么大的心思要让他不痛快。这才多了好一会儿,已经是神色如常,不愧是一老狐狸。这伤痛过去的快,如今这时候大抵也是好的完全了。

    柳洵虽不信柳越口中所说,但见其平缓的样子,心知也没出什么事。那奉裕王府之人是有意为之,不幸却被他撞见。大概想说的还未说完吧!

    心中烦闷异常,挥手让其告退。楚氏唇角带笑,说了几句话便退了出来。一路回至凤羽轩,已是暖阳高照。新绿结的越发葱翠,偶有黄莺出来,啾啾叫上几句。

    楚氏心喜,面上的神色也不由得快乐了几分。玉墨瞧着,垂首低声说道:“夫人,奴婢托人打听过。那奉裕王最多活不过四月就要入土了。”

    “这时候选的真好。”楚氏微微一笑,停下脚步,望了望着府中的春色忽道:“那时候满城花开,走的可真喜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