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第48章 楚氏发难(二)

    玉墨站在屋外面,瞧见六儿掌灯朝凤羽轩过来,远远的躬身行了个礼。眨眼间,柳越已经近身来到玉墨跟前。

    瞧见大门紧闭的院子,皱了皱眉头不悦的问道:”母亲睡没有?”

    玉墨行了一礼答道:“夫人还在等着少爷!”

    还等着他?柳越心中冷笑,抬手呼啦一声推开门,抬脚进了屋子。这花厅之中的摆设极其奢华,这西域进贡的金毛线毯子,上面绣着如意富贵花开的牡丹,华贵的纱帘将这花厅重重叠叠遮盖起来,屋内一三足香炉静静的烧着烟。

    一描绘山水屏风正正的放在花厅中间,精巧的桌上甚至还为柳越放上了一杯热茶。这时,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楚氏的身影从屏风上掠过,然后坐在了对面的蒲团之上。

    “母亲,可是最近几日闲的慌了?”柳越语气中带着几分冷笑的意味。

    “我儿这句话可是想为母亲排忧解难否?”楚氏微微一笑,答话之间也不含糊。

    “那是自然。”柳越勾唇一笑,悠然的坐下身来,将自己的袍子理了理。方又道:“母亲不妨说说,做儿子的自然是乐意之至。”

    两人对话丝毫没有任何的火药味,倒像是平日里谈话一般,充满了闲适的意味。

    “母亲我近日得到一消息,说是奉裕王那老头子要死了。苦苦寻他在外生的野种回去继承。这奉裕王年轻时风流,现在幡然悔悟不知我儿认为该不该原谅呢?”楚氏喝了口茶,脸上荡起别样的笑容,定定的望着帘子另一侧的柳越。

    柳越心生疑惑。这楚氏为何要与他讲起这皇族人的秘事。谁都知道随意乱议论皇族之人是要杀头的。她竟然敢在他自己的跟前说奉裕王的野种?

    一时之间,花厅中安静异常。柳越沉了脸色,倒不是有意,只是若是一直再这样与她纠缠下去还不如自己直接了当的绑了她将那女人换回来。

    “我今天来这里……”

    “我儿不是说要替母亲我解决烦忧吗?这解决了,我自然才会答应你的请求啊。”柳越还未说完。楚氏打断话,微笑着说道。

    柳越好不容易压住自己心中越来的不耐烦,端起桌上的茶水,猛喝了一口说道:“那请母亲慢慢道来,儿子愿意为其分忧。

    柳越心中知道。这屋前屋后不知有多少楚氏收买的暗卫,加上这府上还有条走狗---陈宣。柳越若是出手,不出一刻必定会涌进来众多的暗卫将他堵住。

    他没有胜利的把握!

    “而,最近,这奉裕王府的信还送到了这柳府之中。”楚氏勾唇,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柳越不由得表情一变。楚氏这话是何意思,他自然是懂。不过转而一想柳洵多年来与奉裕王府有着浓厚的情谊之事连他都知道。楚氏何必大惊小怪的!

    “母亲难道是想要拜托我去帮奉裕王找那私生子?”柳越放下茶盏,淡淡的说道。

    找人并不难,可是要找什么样的人就是难事了!且找人过程中又不能透露半丝奉裕王府的秘事,小心为上是最好。这无一不给找那奉裕王孩子的事加上了一道一道的枷锁。

    楚氏抿唇不语,端着茶吹出一口冷气。屋内的香越发的浓烈,周围似乎都燃起一层薄雾。

    “我若是说那奉裕王找的野种就是你呢!”楚氏缓缓说道。

    柳越缓缓抬头,表情充满了对楚氏话中有话的赞赏之意:“母亲,这话说的可真好。儿子我差点就相信了!只可惜,我心知肚明知道奉裕王与家父一直交情甚好。这找儿子之事来摆脱父亲很正常。母亲可不要想太多了!”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楚氏长叹一口气,将身子的袄子拢了拢,缓缓说道:“只是,你莫要忘了。你心心念念的那姑娘还在我手里。相信我不相信我倒是无所谓!”

    “母亲这是为何?难不成是父亲所托?”柳越挑了挑眉,望向那屏风后的妇人。

    “当然不是。这是我们母子俩的秘密。”楚氏语气中含着笑意,抬起手来再屏风上戳了戳,忽然沉着声音说道:“是秘密,千万不可告诉你父亲。”

    “不告诉他,我怎会知道事情的真伪。”柳越对此颇为无奈。这楚氏口口声声说的是皇族之间的秘闻。且又是从小对他极好的奉裕王。这其中种种,父亲定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越儿,母亲知道你不信。”她微微一笑,指尖慢慢在茶盏上滑过一圈,缓缓道:“越儿可是忘了。我院中还有一人可是越儿今日来找母亲的原因。”

    空气中有明显的沉闷起来,柳越抿唇不说话。楚氏也只是淡笑不语。两人皆知这其中对其双方的厉害关系。

    但是柳越的脸色难以抑制的变了变。楚氏果然是藏着那女人,有意将自己引来好说明来意。那这样说来,那湖前站立的那翠衣女子也是楚氏的人了。

    这样说来,她还想要了自己的命!

    “那母亲如何证明自己所说的是实情?”柳越深吸口气,不得不压制住自己心中的火气。

    “三日之后,望月楼中自有人来相见。越儿可莫要错过了。毕竟这是关乎自己是何身份的大事!”楚氏说完,轻咳一声。玉墨缓缓从外厅出来,朝柳越微微颔首静候在一旁。

    这是要赶人了!柳越起身,一甩衣袖,语气中布着森冷的寒意:“若是母亲说了一句胡话,到时候可怨不得我了!”

    “那是自然。”

    “还有那女人,不可伤她一丝一毫。”柳越不放心。走到门边又顿了顿步子说道。

    “那是自然。”楚氏面上挂起笑容。“这自然是是要将她好好待着,毕竟越儿身份不同于往日,可是要谨慎对待了!”

    柳越沉了沉脸色,一脚踏出凤羽轩,便再也不回头。这院子前前后后都让他觉得烦闷异常。

    六儿掌灯跟上前来,小心问道:“这夫人可说了,如何才会将那姑娘放出来?”

    那张原来如玉的面容上愁云满布,眉头紧锁。眉宇之间,仿佛有一团散不开的黑雾。六儿见公子不说话,便只好自顾自的喃喃道:“想必这次十分不易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