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登徒子

    柳越略微一沉吟,点了点头。六儿麻利的从丛中跑了出来,手里还有一把木梯,模样看着甚是讨人喜欢。

    “你看,公子。”六儿拂了拂衣袖,抬起头来,一双晶晶亮亮的眼神将柳越望着。

    “恩,不错。”柳越点点头,由衷赞赏道。他也是第一次发觉自己这陪读书童还是有几分脑子。

    有了木梯,自然爬上这墙院变得十分容易。柳越挽了挽袖子,轻巧的踏上木梯,对着下面稳着的六儿说:“待会儿你也上来,陪我一起。”

    “这是为撒。”六儿犯迷糊了。自古以来,这半夜三更私会的男女两人不是都要单独相处吗?这公子是什么脑子?

    “问那么多干嘛?”

    六儿噤了声,不敢再多说。这主子心情阴晴不定,自己还是少惹为好。

    好不容易等到六儿爬上高墙,在跳下去已过去半个时辰。月色已开始更为朦胧,无端生起的雾色将西墙院内的草木都踱上了一层轻纱。前面走着的柳越周身黑色云锦袍子,墨色长发微梳,懒懒的披在身后。刘海微湿,贴着近乎完美的侧脸。此刻的目光闪着流光。

    “公子,这天气怕是要下雨了。”六儿上前提醒道。

    “下雨。”柳越一笑置之。他不觉此时下雨是什么不好的事,说不定是好事呢?

    终于走到一处之时,探出而来点人的气息。这不大点的落败房屋之中,隐隐探出点昏黄的灯光。不知怎的,柳越眼前浮现出那个有着清雅面容的女子,直觉告诉他。那女人就住在这屋子里。

    “公子,怎不走了?”六儿好奇的问道。

    “就在这里。”柳越淡淡的回答道。

    “这里不是,按着柳府的格局来说,这里可不是下人们住的地方的。”六儿好心提醒道。

    “是吗?”柳越拾级而上,脚踏过下着蒙蒙细雨的阶梯,走到紧闭着的房门前默然不语。六儿赶紧上前跟着,压低声音问道:“公子,怎可断定那姑娘就在这里呢?”

    柳越没有说话,指尖拂过窗柩上刻着的半开着的点点玉兰,停在了玉兰花蕊处。忽然答道:“是不是,要看过次啊知道是不是?”

    六儿半迷糊半懂的点了点头。公子的心思他猜不着,这才子佳人的好事,他帮衬着也就好了。“公子为何不进屋呢?”

    “是啊。六儿敲门。”柳越抬了抬眉毛吩咐道。

    “为何?”六儿苦笑不得。这若是公子的猜测对的,见见传说中的美人自然是乐意。这若是其他的疯女人,这还不是他遭殃吗?

    公子这计策真是高!六儿由衷的心里赞叹道。

    “快。”柳越再次催促道。六儿哭笑不得。

    “这若是,若是。”六儿含糊不清的想要继续辩解。柳越沉默不语,手已是放在了门环之上,轻轻的叩了叩。

    六儿为了弥补便附和低声唤道:“姑娘,姑娘可在。”细雨微茫,府院此刻全部升起了雾,笼罩在这其间的小屋子更显孤寂。

    半晌,六儿提醒道:“公子,好像没人,没人。咱回去好不好?”

    柳越坚定的摇了摇头,指尖慢慢拂过那窗柩,忽地眼睛一亮。指尖被一处木屑勾住,不经意间却将那窗户扯出了一道缝隙。屋内的烛光渐盛,可以清楚看见这屋子中蔓延着暖气,真是有人的。柳越心上一喜,正欲轻甩衣袖就要跨上那窗沿。

    六儿眼疾手快的将他拉住。满脸吃惊,手也在不听使唤的打哆嗦。“这,似乎不合礼仪。这跃窗户的行径,恐有不妥。公子,公子。你要三思而后行。”

    “恩,你说的有理。”柳越不假思索的答道。那如清冷一般的面容下,荡起一丝魅惑人心的笑容。六儿不由得看的痴了去。

    走到了这里,让他回去怎么可能!

    下一刻,那抹黑色的身影就已经从窗沿消失了。一声闷哼,汤勺沿着直线直直的将柳越砸了个结实。好不容易等到缓过神来,柳越不由得有些发怒。

    眼前的女子的确是那日春归起舞的人,那张清雅的面容上依旧是冷冷的表情。隔着热水的层层浓雾,见到了那女子光滑的肩膀,再就是全湿的长发和原木色的浴桶。

    柳越尴尬一笑,想要解释就被胭脂凌厉的眼神惊住了。

    “这,这,我真不是故意的。”柳越目光不定,不知应将视线放在哪里。仿佛盯住哪儿都是错的!

    不自觉他上前一步,想要近些。胭脂杏目圆睁,又向浴桶后靠了一点,眼底布着惊恐。“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为何不相信我。你看我是那种人吗?”柳越闭上了眼睛,神色开始烦躁起来。

    胭脂视线移到柳越方才跃进来的窗户上,面色更加愤怒。柳越自然知道自己就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登徒子的罪名了,不由得更加尴尬。

    今日的确是不应该打无准备的仗。

    “我替你将帘子拉上。”柳越双脚脱力,几步上前去拉帘子,却是视线从未离开过胭脂的脸。

    胭脂茫然的盯着柳越,脸上忽然带着浅笑。那双眸子里似乎藏着笑意,是柳越从未见到过的。

    哗哗的水声砸到胭脂的脸上,隔着层层水雾,柳越不敢置信的望着仍放在自己手臂上的纤纤玉手。等到水雾渐渐清晰,那双手像风一样的闪开,眼睛望向别处。

    “失礼了,失礼了。”柳越不住的呢喃着这句话,想要挣扎着起身。

    一桶的热水将他的脸晕的微红,眉间拧成一个川字。他下意识的想要将眼前的人在细细的看上几眼,胭脂也似乎是正在打量着他。他揉了揉拳头,下定了决心似的竟是伸手将她挡在前面的长发理了理。胭脂竟也没在出手,只是有些好奇。

    这人她当然是记得的。

    这番见着,他眸色依旧是带着一副她从未见过的淡然之色,仿佛人世间的种种都与他无关。只是胭脂笑时,他也跟着眼中似乎也藏了些笑意。

    “对了,我来看看你是否还在,怕你跃上墙头跑了。”柳云清清嗓子,很是冷静的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