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第41章 寻人

    众人都知这落梅院中新晋了位少夫人,说是在春归之宴上有着惊为天人的容貌和如飞天优美的舞姿。

    只是当她们全部围拥到落梅院时,却是影子都没见着。六儿刚探亲回来,不知是所谓何事。正要跟上主子的脚步打算问个究竟。

    却见主子冷着一张脸,一拂衣袖淡淡抛下一句:“把他们都给我赶出去。”

    主子说一不二,于是赶紧遵了吩咐将府中看好戏的婆子丫鬟都出了落梅院。自己赶紧跟上前问道到底是所谓何事?

    “无事。”柳越回答得简短。

    “那无端还会跑来一金屋藏娇的女子了?”六儿不觉柳越凌厉的目光,打趣地问道。

    “是啊。”他抬起眉角,将桌上的画纸铺开。一艳丽的舞女浅笑嫣然,手指做出兰花状,望着远方。耳边垂落的长发和发间别着的红梅枝无不让六儿惊艳。

    原来让自家公子茶饭不思的女子就是这模样。六儿不觉失笑:“少爷等着便是。至于寻少奶奶一事,六儿绝对可以帮你办到。

    柳越眉头微皱,细细摩擦着桌上自己花了两日完成的画,心中思绪万千。脑海里不自觉又忆起那夜柳树上挂着的七彩的灯笼和她绝美的面容。

    “可是有寻着?”柳越执了只狼毫,低眉在桌上细细描绘着墨画。

    “不曾。”六儿乖顺的回答道。

    找一个眉间有粒朱砂痣的女子,京都简直一抓一大把,怎样才会找到少爷所描绘的那样的女子,六儿有些犯愁。

    “不过,公子不用担心。除了六儿,寻那位姑娘的还多的是呢!”

    “多的是!”他微眯着双眼,反复呢喃着那句话。

    “尽快给我找到。”柳越沉了沉脸色,复又低下头去继续描绘着画。眼见着公子不打算再多说。六儿几次想要问出点什么东西,却又藏在了心里。

    还剩下一句话没说出口。寻那女子的人除了那日在春归之宴的宾客以外,还有老爷。

    这可是如何是好?

    “少爷,可以多给六儿说说还有点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或是家住哪儿啊,身份地位什么的。”六儿穷追不舍的问道。

    “她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话,我要怎么知道其他的?”柳越心下烦闷,却又不知道为何。

    “没说话?”六儿诧异,半晌忽然叫道:“会不会是哑巴啊。”

    “怎么会……。”柳越不敢相信,摆摆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六儿认真的回答道。“公子,恐怕是忘了,这府中还有一处地方,是谁也进不得的。那里的人却都是哑巴。”六儿提醒道。

    柳越手中的画笔一下子落下,将那副原本好好的画像毁去了大半。六儿心疼的大呼:“这,这……。真是可惜了。”

    “无妨。”他冷了脸,摆手进了屋子。这柳府有个众人皆知却又不敢说出的秘密。西墙内死了多少女人,就连他自己也数不清。柳家老爷不管,随着楚氏将这府中凡是有一点姿色的女人都关在西墙中,任由她们老去。

    楚氏,又是楚氏。这府中多少恩怨事皆是由她而起,多少年轻女子的性命葬送在她手里。

    柳越捏紧了拳头,一拳挥在床案之上。那妇人,不得不想出点法子让她吃吃苦头。不过现在最当要之际,是要去瞧瞧那女人可还好?

    这柳府院子极大,几乎是占了整条街。落梅院中,春风寒寒。六儿掌灯推开门,眯着眼睛小心问道:“公子,这屋里刚有动静。六儿想……。”话还未说完,视线落在那幕帘之后大开着的窗户。

    “公子,公子。”灯落在地上,六儿赶紧跑到那窗户瞅了瞅,张嘴就要大喊道。

    一双冰冷的手猛地蒙上了六儿的嘴。“给我闭上你的嘴。”

    这声音,竟如滑过圆石的清水一般清脆。鼻尖飘过一缕冷冽的清香。六儿心终于放下来,呼出一口浊气。

    “真是笨死了。你想要把楚氏院中的人也招来?”柳越抚额,不知自己是如何收留了这傻小子。

    尚处在惊吓中的六儿还未回过神来。见着斜倚在柱上的柳越,心有余悸,赶紧将那一抹黑色的云锦抓住,嘴里嘟囔道:“公子是不是想,想……。”

    “想去西墙。”柳越直接了当的回答道。

    “不行。”六儿也拒绝道。那西墙可不比这外面,那遍布着的可都是疯婆子。若是那些个女人伤了公子,他六儿可就算是有十个脑袋也不够老爷泄愤。

    “我没问你。我只是让你给我备马。”柳越的脸色渐渐严肃起来,眸中的坚定的眼神将六儿震慑住。六儿渐渐后退,背抵上另一边的柱子,边摇头,边掩着袖子假装哭道。

    “不给我备马。”柳越面上渐露难色。想着自己若是徒步,的确还是挺难的。

    “公子还是回屋好生歇着。赶明日禀报给老爷之后,再定夺也不迟。”六儿讪讪一笑,抬手将柳越扶着欲要进屋。

    柳越冷冷的笑了笑,将六儿的手一掌打落。“我说了我要去,去给我备马。”

    六儿哭丧着一张脸,埋头赶紧快步去将别院养着的耳火拉了过来。柳越欣慰一笑,拉开袍子轻松一跃,跨上马。

    “这若是被老爷知道了?”六儿依旧是一脸的迟疑,手中的缰绳紧紧的握住,不让耳火前进一步。

    “都是我一人做的。不会让你担着。”

    一阵沉默之后。六儿缓缓退上一步:“那好。”

    这个六儿平日里贪生怕死惯了,还不是要柳越一句话而已。“那公子小心慢走,春宵一刻值千金啊。”

    柳越没有注意到自己嘴角不知何时浮起的丝丝笑意,脚轻轻蹬了蹬马肚子,转身便消失在月色当中。落梅院中,重回平静。

    月上中华,注定是个不平静的夜晚。

    抬头向上望了一眼,柳越心中不觉发麻。这四人高的墙可不是谁都可以翻跃的。那个女人到底是怎样办到的?

    身后丛中有一怯懦的声音响起来:“用梯子,梯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