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一舞倾城

    此话一出,震惊四座。众人皆知,这柳家的少爷脾气天生古怪,是什么人竟会让她垂怜?

    台上的舞女一惊,也朝他们望去。只见得那柳家少爷身后躲着一身灰衣,垂着脑袋让人看不清楚真容的丫鬟,不觉轻蔑一笑。

    “公子可是跟我们开玩笑了?”一舞女壮了胆子,轻蔑的一笑。虽还没见着正面,但见其穿着,也不是什么大家的小姐,倒像是个丫鬟。

    柳越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于是众人对他身后躲着的女子更为好奇了。

    “为何不出来示人?”

    “呵呵,不会是丑八怪吧。”那些个舞女低低笑开,将手中的蒲扇挡住笑的花枝乱颤的脸上。

    “这是什么话?”柳越不乐意了,朝那些个舞女身上扫视了一眼,漫不经心道:“我挑选的人,自然是比你们好的。”

    “什么?”带头的舞女不同意了,想他们也是京都红巷子里有名的舞女,这不是谁都请的来的。以舞姿优美华丽著称,这京都谁人能比?

    “我的话你们难道听不懂?”柳越沉下脸,凌厉的目光扫过各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舞女,补充道:“很难看,本公子我看不下去了。”

    说完,甚是嫌恶的往后退上一步。那些舞女将他的表情尽收眼底,不觉有些羞愧难忍。

    “为何不让她出来示人,也让我们姐妹好好瞧瞧到底是如何的清秀佳人,才可配的上你柳公子。”舞女咬牙切齿,狠狠的说道。

    “有何不可。”柳越回答得轻松,微微侧身准备让开。胭脂一把将他的衣袖拉住,几近祈求。

    他是逃出西墙来的人。虽老婆子私下允准,可如今是在柳府的地盘,若是被楚氏一行人发现,岂不是害了老婆子。到时候自己还不知身首何处?

    她不得不乞求眼前的这个陌生人。

    “乖……。”他抬起手,抚上胭脂的头顶。指尖拂过那开的正艳的红梅,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胭脂垂着头,却依稀能够想象她说出那句话时的表情。一定是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那如黑玉的眸子依旧是布满寒霜。

    “帮我完成一件事,我护你周全。”对着胭脂的耳朵轻声说道,仿若一阵微微的叹息。

    他扬起脸,对着主座上的那身玄色衣裳,正襟危坐的中年男子柳洵,他的父亲看上一眼。“你想要找什么,我替你找。你想要做到什么,我替你做。只要你做好这一件事,如何?”

    胭脂眼中一沉,抬眉望向头顶上对她温声细语的男子。柳越的眸子下垂将她细细的看着,只等着胭脂点头。

    她没有任何路可以选。

    “这女人是何意思,到底跳不跳。”所有人的目光立刻集中于那缓缓侧身的胭脂身上。她深深呼吸一口气,抬起手来将自己的发髻弄散,再取下那别在发间的红梅利用它来松松垮垮的挽了个发髻。

    站在她身后的柳越不由呼吸一滞。

    落在耳后的碎发将她的侧脸遮住使人看不清楚。但见其侧脸,肤如白瓷,唇如头上盛开的红梅,身似扶柳。那灰白衣裙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足以能够让人惊艳。

    胭脂抬起手将挡在眼前的落发拂上去,转身过来之际。眸中已是晶亮的色彩,额间饱满,一粒朱砂痣将整张脸衬得灵动。乌黑发亮的眼眸在黑夜之中闪闪发亮。

    勾起唇角,柔柔一笑。

    一排排的大红灯笼由远及近,乐声渐起。那处于红色灯笼中的女子轻柔一笑,轻轻抬起两只手臂,雪白的皓腕露出来,在一片红色的光晕中尤为显眼。

    随着乐声,那如削葱纤细的指尖旋转成一花瓣状,慢慢旋转盛开。周围掌灯的舞女慢慢靠近,将胭脂围在中间,发出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那其中的胭脂也随着笑起来,随后一下子张开自己的双臂,如林间突飞而起的鸟雀。

    发间的那束红梅在光晕中盛开的更盛。清幽的梅香仿若飘遍了整个园子。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那其中的女子吸引住。看着她不断变换自己的脚步,身上的那件原本灰白的衣裳在大红灯笼的映衬下早就踱上了一层美艳的颜色。

    她尽力挥动自己的手臂,看见自己的手臂在空中滑出优美的弧度,再落下。发间的那束梅花花瓣慢慢随着旋转落在她的裙边。

    她且舞且旋,在灯火辉煌如月华之夜,仿若一朵缓缓盛开的睡莲。

    动作温存,嘴角是动人的优美弧度,眼珠漆黑而凝深。让人不由自主的陶醉在那女人的眸光里,不由得看的痴了去。

    随着一曲快要结束,竟是有些不舍。柳越沉了沉脸色,眯眼看着胭脂。随着乐声越来越高昂,她踮起脚尖,奋力一跃,舞如飞天。

    一曲舞毕,仿若还在梦中。好半天,才幽幽转醒。大家不由得拍掌称好。柳越重回了他的位置,朝那方向看上一眼,垂下眼帘去。

    胭脂已不见身影,许是就着夜色跑了。既然答应了让她走,也不须担心,总有会见的时候。摆在他手边的不远处的是一净瓶,方才还由那女人握着给他敬了酒。

    想到这里,不由低眉一笑。这府中何时变得如此好玩了。

    一边的玉墨一行人却在四处找着胭脂。许是隔了太远,玉墨也只看了个大概。只是恍惚记得那女人额间的朱砂痣,像极了半年以前被关入西墙的一丫头。

    “找到没有?”玉墨厉声问道。四周顿时亮起烛光,紧凑的脚步声传来。花园中慢慢靠拢一众的婢女。

    “玉墨姐,还没找到。”

    “那就再去找。”玉墨眼中一沉,朝喜墙里望上一眼。顿时就消去了自己的怀疑,许是自己看错了。这西墙,怕不是普通女子可以翻越的。

    “玉墨姐要找的是何人?”一小丫头好奇问道。

    玉墨眸色一沉,想起在春归之宴上看见的那女子,道:“许是二夫人。”

    柳洵迟早会找到那春归之宴上起舞的女子,到那时候,可不就是二夫人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