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第38章 春归初见

    胭脂身穿一身灰白的衣裳,却丝毫遮不住她的美丽。那张精致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眼里如一汪清透的湖水。从密密的柳叶下透出来的烛火,将她的唇齿点亮,好一个美丽的女人。

    她的手指纤长,细白如削葱,指甲莹润发亮,眉眼中藏着书卷气质。

    百来十步就可以走进那方园子。轻罗却在这时停住了脚步。她的浑身在发抖,眼里蕴着瑟缩之意。

    许久未出西墙,轻罗是在怕。她如今这副模样,全然不似原来的清秀伶俐,还是个哑巴。

    胭脂微微侧身回头看她。

    轻罗摇了摇头,闪身就要朝西墙的方向跑去。胭脂心下着急,心中一窒,正欲抬脚去追。

    一股大力将胭脂的衣袖拉住。胭脂眼看着轻罗越跑越远,却不能追上去。心中发怒,狠狠的朝身边那扯着她衣袖的人瞪了一眼。

    彼时夕阳微垂,湖畔风凉。他就站在她的身边,墨色的发丝垂在腰间,徒留了一根黑色的发带松松绑着。半侧的脸被头发挡住,如玉般温婉的面容。长眉入鬓,凤眼微微眯着,唇角带着笑意。那一身黑色的云锦袍子,衣角用金丝线勾出的繁复的花纹。

    对上胭脂发怒的眼神,他也只是微微一怔,却是带了几分不敢相信的神色。半晌,他唇角露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但那笑却仿若达不到眼底,不过只是唇角微微一弯而已。他的脸上布着冰霜,似乎很是不耐烦。

    胭脂想,这人真是长得好看。即便是不笑的时候,都想让人好好望着。

    “你是谁?”他的眼神转而恢复成冷淡的色彩,握住胭脂的手腕有些用力。

    那双如鹰隼的眼睛将胭脂上下打量了一番,冷冷问道。

    胭脂皱了皱眉头,心道这人真是不讲理的男人,心下对他的好印象又减去了不少。

    那人依然是不顾胭脂的小动作,仍是将她的手腕紧紧的抓住,不肯放下。胭脂心下一急使了力气想要挣脱,那男人抬头冷淡的望着胭脂说道:“你会梳头吗?”

    他声音是仿若夏日大雨初歇时流在山谷间的语调,清脆仿若是一阵微风拂过。

    瞧着胭脂错愕的眼神,那人面色不改将胭脂拉住朝自己屋子院子里回走。胭脂这下心急,自己不知他身份怎可以与男子公然拉拉扯扯的。

    手腕上的力依旧是胭脂不能抗拒的。

    直直跨进屋中,是一处简单的居所。屋前种了棵元宝槭,树冠呈圆型,枝叶浓密,青青翠翠的叶子看着倒是挺讨喜。这人的屋子离主院离得最远,当属的清净,又不失高雅。

    眼前的这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他到底是何来意,手中丝毫没有任何物的胭脂有些害怕了。

    终于停了下来,胭脂脸色一变,瑟缩的望着那依旧是冷冰冰的一张脸。

    “呵,不过是想让你为我梳头,竟会怕成这样。”那男人微微扬了扬眉头,轻声说道。唇上扬起意味深长的笑容,意兴阑珊的把玩着手中的木梳。

    那身黑色的云锦将他的气质衬得华贵,若是再配上一个不错的发式必定是最吸引人的。

    只是他轻抬眉角,看着胭脂躲在墙角不愿上前一步明显是在害怕的眼神,有些觉得无味。

    想着六儿不过是回乡探个亲,自己竟会落得如此田地。

    往日都是由六儿为他梳的头,这几日因要看书,才寻出一根发带绑上。谁料父亲回来,备了春归宴点名要他必须前去。

    在路上见着她,不过是一时兴趣想要问问,谁料。她却是一句话也不说。柳越顿觉索然无味,正欲抬手自己梳个难看的算了。

    谁想,那女子一阵风似的飘到自己跟前,从他手中夺回那木梳。她望向铜镜中那英俊的五官和冰冷的眸子,不由得又打了个冷战。

    “你,你要帮我梳?”柳越有些错愕,方才那么胆小的女子突然转了性子,倒是真出乎意料。柳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桌面,等着胭脂给他梳个头。

    胭脂手微微的发抖,捋起那长发轻轻的梳着,一股清冷的梅香传来。

    他的长发丝丝展开如一把展开的黑色的蒲扇,在晕黄的灯下莹黑发亮。那股清冷的梅香一直飘荡在胭脂的鼻尖,久久未散。胭脂想,他的身上的味道吧,只是这冬梅早已谢,竟还会有这股冷冽的味道。这人是在冰雪里裹着长大的吗?

    “你在想什么?”他的语气是明显带着怒气,似乎是在埋怨胭脂的不认真。

    胭脂轻轻摇了头,依旧是慢慢的梳着仿佛并不着急。她的眼里似乎是正在想着什么事,眉宇之间笼着淡淡的清愁。柳越抬起头,脸色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梳好没有?”他隐隐含着怒气,似乎是不想再等上一分钟。胭脂一愣,方才不知自己竟是想着什么去了。她匆匆接过他手中的冠玉,轻松套上去。

    青翠的玉镶嵌在冠玉之上,玉色纯净透亮,翠色在其中仿若是缓缓流淌的水。胭脂终于见着这人的整张脸,依旧是那仿佛终年不化的寒雪。

    他望向胭脂的时候冷漠无比,似乎方才与他同坐一起,她为他冠发的事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行了,就这样。”他缓缓道,起身理了理袍子。

    胭脂抬眉望向他,没有了方才怯懦的模样。取而代之的是有股大家闺秀的气质慢慢升华出来。她就那样盈盈的望着他,眼神没有丝毫的躲闪。

    柳越对上他的眼神,不由一惊。方才自己出门不过是随意抓回来的一个女子。见着穿着不似府中丫鬟的服饰,才将她抓回来。那张清雅的面庞上泛着一丝清清淡淡的笑容,唇角亦是带着笑意,两颊浅浅的梨涡。一身灰白的衣裙,倒一点都没损了她的气质,眉眼如画,额间那粒朱砂痣灵动异常。

    她的肤色白皙如瓷,乌黑的长发挽成的团花髻上没有丝毫的装饰物。眼珠子乌黑,尖细的下巴,若林间的羽雀。

    “你是谁?”柳越忽然问道。

    那双眸子将胭脂仿佛将胭脂看了个通透。胭脂摇摇头,心中苦涩。

    “好,随我走吧。”柳越面色冷了冷,抓住胭脂的手腕厉声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