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第37章 逃出西墙

    一众女人好不容易将老婆子拖回了她的屋子,已经是累的不成样。眼见着老婆子的面色潮红,嘴唇干涩,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胭脂手脚麻利的端来一盆冷水,拧了帕子先盖在老婆子的头上。不管怎样,先退了烧再说。

    一大屋子的人都在这守着,也不是办法。胭脂招呼了她们先回去睡下。若是老婆子有个好歹,到时候也好方便想办法。大家觉得对,就起身纷纷离开。

    屋子里阴冷潮湿,破旧的窗户仿若快要坠下来,窗户纸早就已经是破烂不堪,往屋里呼呼的吹着冷风。

    “胭脂。”正在拧帕子的手一抖,忙赶紧回身果然见着老婆子耷拉着半只眼皮唤她。胭脂忙点头,抓住她的手挨近了些。

    “那些个女人都走了?”老婆子环视了一周,长叹一口气。

    “不怕,我死不了。”老婆子这时候出奇的温柔,面对胭脂也没有发火。只是精神气显然是还没恢复过来。

    胭脂柔柔一笑,抬手覆上老婆子苍老的手。这不多一会儿,烧已经褪去大半。

    “你想不想出去?”老婆子忽然问道。

    抓着老婆子的那双手忽然抖得厉害,望向那双平日里凶狠恶煞的眸子有些不解。原来她是拼死也不愿胭脂出去,甚至是想法都要抹杀掉,现在却故意提出来是所谓何事?

    一抹嘲讽在眼睛里一闪而过。胭脂美丽淡然的面上却隐隐出现怒意。她将老婆子的手缓缓放在被子中掖好欲转身离去。

    “你难道真不想出去?”老婆子在她身后继续说道。

    想出去又如何,不想出去又如何?

    “我知道你很想出去,我不过是给你个选择。”老婆子恢复了以往不温不火的语调,静静的等待着胭脂的回答。

    老婆子知道,胭脂这丫头绝不会轻易放弃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她日思夜想怎样将这丫头留住,还不如让她出了这西墙,让她自己选择该去还是该留。

    “选择?”胭脂一怔,微微侧身,等着老婆子继续说道。

    “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怎么样?我让你做好这个选择。”老婆子不慌不忙的继续说道。那双苍老的眸子将胭脂看了个通透。

    她敢打赌,胭脂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胭脂微微愣神,却是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老婆子这下却纳闷了,不明其意。

    “你不想走?你可要想好了,错过了这次机会,我就不会再让你踏出这个西墙一步。”老婆子斩钉截铁的说道。

    胭脂的脚步仍然没有停下,大踏步的眼看着就要推开门出去。“你难道是以为我可怜你?”老婆子忽然问道。

    脚步终于停下,却是并未回头。

    老婆子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胭脂这人真是给了她太多的惊喜。”你觉得我是在可怜你吗?”她继续问道。

    胭脂并不回答。

    “像我这样子,还会娶可怜别人,只要保着这条命就阿弥陀佛了。我还会可怜你?”老婆子说完,哈哈一笑,眼里闪出泪花儿。

    话虽这样说,胭脂却还是不明白。为何老婆子会突然转性放她出去,给了她一晚上的时间是想让她知道什么?

    老婆子却不再吭声,脑袋垂在一边,似乎又陷入了沉睡。胭脂站在屋中,心仿佛是漂浮着的。她想要大声吼出来,说出自己是有多高兴。

    在西墙的日日夜夜,无一刻忘记自己要逃出西墙,逃出那道禁锢。这下给了自己机会,心却又仿佛定不下来了。

    她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门,衣角带风,不知是如何的高兴。老婆子睁开眼睛,唇角含着一抹温柔的笑意。胭脂心善,对她极好。她想要出去,她老婆子就给她一个机会。

    只是,老婆子长叹一口气。出了西墙她又该如何立足呢?

    那道墙之后的丝竹声越来越成调子,悠扬婉转经常在日落之后传到西墙中来。彼时阳光正盛,在窗柩上投下最后一道亮光。

    轻罗的手紧紧握住胭脂,手心蕴出一层薄汗。她的眸子里印出胭脂略显绝美的脸上。胭脂将长发盘成讲究的团花髻,露出她尖细的下巴。那双眸子灵动异常,藏着暖暖的笑意。

    那扇低矮的墙就横贯在她们的前方。爬上这道墙就可以出西墙了。轻罗左右望上一眼,发现自己竟从未走到这里过。

    旁边竟就是前些日子大火烧过的那间屋子,地上还躺着大火蔓延过剩下的断壁残垣。

    她竟然完全不知这间屋子之后还藏着这么大的玄机。

    为何会选择扯处地方,大概是因为这里埋葬着许多人的冤魂。胭脂想,既然有人有勇气踏出这里,那些灵魂也可以随着她一同出去。

    手脚并用,微微使力。借着低矮的墙轻松便跃至墙的另一端。回转过身子,将轻罗拉上。

    眼界顿时开阔起来,柳色已经将整个柳府装扮的绿意盎然。眼前的景致于西墙大为不一。柳府的园子占地很大,假山堆石,花木甚多,引水凿湖遍栽垂柳山桃。亭台楼阁点缀各处花木葱茏之间。一步皆是一个景,美不胜收。

    池中养着锦鲤,池边浅草芦苇之中放着精致讨喜的圆石,偶有盛开的野花落在其中,为园中的景色添了一份灵动与生气。

    胭脂与轻罗紧紧挨着,似乎有些紧张。胭脂倒是还好,只是轻罗似乎是特别紧张,肩膀微微颤抖着,手心里全是湿意,眸中带着惊奇和恐惧。

    走到一处院子,回廊景致尤为精致。青石铺路,两边种有花圃。春日之暖还未真正到来,嫩黄的一点在枯黄的枝头尤为漂亮。柳树轻轻吹拂着,落在湖中,荡起一圈圈涟漪。

    胭脂耳尖听到了前面传来阵阵喝彩声,像是聚了不少的人。她缓缓踏步向前,手中握着轻罗的手,深呼吸一口。

    柳府的春归之宴竟是在今天。胭脂停下脚步朝里那个园子仔细的瞅了瞅。园中铺开了九张方桌,其间大红灯笼点缀其间,照的其中的宾客喜气洋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