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第35章 火烧西墙

    冲天的大火将西墙的院子映的通红,枯木枝桠堆积在那院子的周围加重了火势的蔓延。火舌迅速的吞没了西墙后院的那团蓬松的灌木丛,几近烧到那间屋子。

    老婆子赶到之时,火舌已经蔓延至那屋子的墙瓦,将黑夜中的柳府照的通亮。“你们还在干什么,还不赶紧去取水来。”老婆子厉声吩咐道,皱着眉头望着那团火将那屋子渐渐包围住。

    经久失修的房屋刚经历了积雪的压盖,本是潮湿最易生虫,早就是不堪一击。火势一来,已现出摇摇欲坠之势。

    胭脂站在窗边,看着那片越来越冲天的火势,唇漫上嘴角不过也只是微微一笑。房中所有女眷都已离开去看热闹,独留了她一人。

    老婆子屏退了身边跟着的一行人,怒气冲冲的来到房中。“哐啷”一声,房门从外面猛的被推开。衣角带风,一记掌风已狠狠的拂过胭脂的脸。

    “就知道你是个不省心的。瞧瞧你干的好事。”老婆子气的脸抽搐,手也在不住的发抖,心脏狠狠的被拽在一起仿若悬在半空之中。

    那后院被眼前的女人一把火烧了,那她一个老婆子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楚氏大概明日就会派了乔氏那贱人将她带出去乱棍打死。楚氏聪明如厮,绝不允许那些秘密公布于众。

    清脆的声音重重的响彻房间,也击溃了老婆子长久以来逼迫自己存活的堡垒。那屋子一倒,她的命就走到尽头了。

    胭脂低呼一声,眼前直冒金星,脑袋不由自主的歪向一边。半边口腔中慢慢渗出血,唇角被打破,淌着血,钻心的疼痛。

    “贱人你说,是不是你放火烧了后院那所屋子。”老婆子一把上前揪住胭脂的衣领厉声问道。

    “你满意了!”老婆子的声音沉痛而凄凉。“我原以为你是个聪慧的主,懂的命是违抗不得的。可你偏偏要去抗命是为何?”老婆子脸颊肌肉抽搐着,狠狠的瞪向胭脂。

    “你说,是是不是那乔氏派来的奸细,不是就是要让我死吗?”老婆子如今已是气的神志不清,根本没有办法好好思量事情的来龙去脉。

    胭脂抬起眼,努力的睁大眼睛一眨不眨的凝向老婆子,眸底一片宁静和祥和。她没做便是没做,做了岂会还能在这屋里安心等着老婆子前来找她算账。

    “你这是什么意思?竟还会这么理所当然,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死?”老婆子心急则乱,一时急火攻心乱了往日冷静的分寸。

    胭脂眸中一黯,长叹了一口气,抬手不以为然的擦掉嘴角的血丝,缓缓的摇了摇头。她从头到尾都没有干过火烧后院的事,她为何要替不相干的人背黑锅。

    “你什么意思?”老婆子眉骨微微一挑,望着胭脂多出一丝探究之意。

    跳动的火焰的光照在她那张平静的脸上,如羽扇一般的睫毛轻轻的眨了眨,仿若是精灵一般。老婆子望着她的脸,不由得慢慢静了下来。

    胭脂倒是不急,半晌之后对着老婆子做出了“夫人”的口型。老婆子摆手不敢相信,自己对于她还是有用的,根本不可能会产生除掉她的想法。

    那还有一个最重要的人物就是乔氏,如今楚氏身边的大红人。前些日子前来说是楚氏头痛让老婆子去看看那间屋子是否有邪气跑出来了,难不成还记恨在心。

    胭脂有些搞不明白这大家府院的纠纷,就连普通的夫人身边的婆子丫鬟都要讲个地位一说。老婆子在这场争夺战中失去了宠信,被关到这西墙守着冤魂,继续为楚氏效力。

    “呵呵。”老婆子不由冷笑道,想当初自己是如何的风光,现在不照样还是落得如此下场。她长叹着,但是仍旧不解恨。今日之事若真是乔氏干的,她定会在楚氏面前指征出来,让她也来西墙受受这遮天蔽日般的滋味。

    胭脂微怔,心中不知该做如何的感受。她深知老婆子与楚氏,乔氏的恩怨不简单。但依着她直觉来讲,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但是一下子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正想着,院子里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将原本清净的西墙扰的倒是热闹了起来。老婆子起身一望不由得勾起了嘴角出门迎道:“这谁家的狗,大半夜不守着门进我西墙时作甚?”

    乔氏皱了皱眉头,狠狠的瞪了一眼老婆子,讪讪一笑:“妈妈这就是说笑了。我不过就是来办夫人吩咐好的事而已。办好了,我也好尽快回去复命。”

    “呵呵,正好我也事想要禀告夫人。老婆子也不含糊,看着乔氏一行人来了倒是挺高兴。

    乔氏微微挺了挺眉毛,讶然道:“谁说要让你去见夫人的?”

    在后的胭脂不由得呼吸一滞,忽然明白了方才自己一直在想的东西。她就觉得事情好像没有这么简单,正如自己第一次所想的那般,真正想要老婆子命的人是夫人。

    要不是楚氏的吩咐,乔氏哪里来的那么大的胆子,竟敢放火烧了那间屋子,原来一切都是楚氏吩咐,办事的不过就是乔氏而已。

    “乔氏,狗奴才。跟楚氏一样的狼心狗肺。”老婆子不由怒道,凌厉怒意的目光瞪向一脸得意的乔氏,摄人的寒意从眸中生生散发出来。

    “死到临头了还敢这么嘴硬。”乔氏吃惊的瞪向她,抬起手就要像老婆子狠狠的扇去。

    望着老婆子寒气逼人的气场,竟生生的被她气场所震慑,伸出去的手缓缓收了回去。

    “看夫人怎么收拾你!”乔氏嘴角漾起浅笑,使了个眼色。从乔氏身后窜出几个粗使丫鬟将老婆子围住,将她的手反钳子啊背后一压。那拐杖落地,老婆子身子不稳险些倒了下去。

    就这样,老婆子被乔妈妈带着走了。临出房门之时,乔氏回头望了一眼站在角落中畏手畏脚的胭脂。只见她抬起眼角看了一眼又赶快埋下头去,眼里充满了惊慌失措。

    乔氏心中讶然,心道:“不过是个贪生怕死的主,这老婆子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与这丫头扯上关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