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32章 败露

    从这所房门出去,往左走上百来十步,便可看见一处月亮门下种着的乱树杂草,丛中隐约可见一间破败上锁的屋子,九窗格上封的严严实实。

    胭脂曾撞着胆子上前去瞧了瞧,那是前些日子不久的冬日之季。积雪严重,将周围的树枝折断不少。踩着那断掉的树枝,胭脂才得以上前仔细的瞧上一眼。

    指尖划过窗柩,那一团正刻画着一朵半开的玉兰,窗柩上是上好的梨花木,看的出这房之前住人之时也算是贵人居住的地头。只是,为何会落得如此荒凉。

    胭脂长叹一声,怕只是这府上的老爷圈养小妾之地。只叹是世上之事难料,欢爱之情皆是过眼云烟。正欲转身离去,眼角瞥见屋内一团轻轻晃动着的烛光。

    胭脂来了兴致,倒是要趴过去瞧个细致。那梨花木咯的她的脸生疼,浅雪埋没进她的小腿肚子。奈何她身量娇小,无法够着窗沿。枯木树枝倒是真真有点作用。胭脂随意捡了点儿搭在自己的脚底,轻手轻脚踏上去,使劲挥着自己的双手够着窗沿。

    那青铜灯柱,如一朵盛开的百叶莲的形状,缓缓的照着莲叶的周围,仿若青光一般瘆人。胭脂只觉心仿若遁入冰窖之中,那屋中前前后后摆着几十个灵位。

    那灯竟是长明灯,是为耗去已死之人怨气的灯。

    “啪……。”忽然一阵清风迎面扑来,垫在脚底的枯枝承受不住重力被折断,在静谧的夜里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这府中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她不想知道。

    手拂着纸上炭笔画过的痕迹,脑海中开始慢慢回想出了这道门这周围的路线图。指腹轻柔,闭着眼方可摸着那道炭笔轻轻划过的线路。

    只需要在恰当的时机,一把火点燃那后院中那所房子,便可以带领着一群姐妹逃出去,再也不用受这暗无天日的生活。至于为何要烧去那间屋子,想的不过是很简单,让那些冤死的灵魂释放变成一团热烈的火,一缕青烟便可逃出这西墙。

    如今孩子西墙中的女儿家的大好时光可没多少时日待在这里。只要出去,与他们父母亲说明一切,离家远离也好,即便是嫁做农妇,每日一碗清粥度日总归是好的。

    正在沉思之际,全然不知身后姐妹中排在最后的轻罗就着沉沉昏暗之色躲在她的身后,小心的蹲着。姐妹们出门玩耍之际,本是想要一同,可看见胭脂还在屋内,于是生出了小孩子的心性。

    她小心的乘着昏暗之色,蹲在地上踱着步子。

    仿若听见胭脂的呼吸声渐渐平稳。躲在身后的轻罗缓缓支起身子在胭脂耳边吹了口气,尔后正欲再躲回去。胭脂正是在恹恹欲睡之际,并未睡沉,耳边有风,沉稳的脚步声落在屋子前的帘子后。

    脑袋忽地炸裂一声,她忍住心中的愤恨之意,将腿上的白纸风似的收到袖中,左右望上一眼。轻罗被眼前的胭脂的动作吓得傻了眼,不知到底是发生了何事?

    胭脂视线缓缓向右移移,看见门帘后果然出现了一双绣花蓝底的布鞋。老婆子的视线死死透过帘子望着帘后的胭脂,昏黄的烛火之下,眸中烟灰色更为严重。

    “她看到了什么?”胭脂心仿佛提到了嗓子眼,脑海中想过千百遍她会被怎样处死的方法。轻罗早已吓得魂都丢了,这老婆子脾气暴躁,凡是在这西墙之中,命都是掌握在她手中。

    若是惹怒了她,取人一命又为何妨。

    屋外仍是热闹的玩雪的众人,胭脂睁大了双眼看着掀帘进来的婆子。她苍老的双手极其有力的将跪坐在地上的胭脂抓了起来,正视着她的眼说道:“丫头,老婆子奉劝你一句。西墙来了,就不要妄想着出去了。晚上也不要乱跑,这院子中的鬼可多的是。”

    胭脂笑笑,笑意却是达不了眼底。这老婆子如此担心她跑出去,莫不是有什么隐情。她倒是要看看有何秘密让她守着的。

    轻罗跪在那婆子的脚边,神情哀伤,面色青白紧紧皱着眉头。她咿呀咿呀的说着不知是什么话,拽着婆子的裤脚不松手,唇紧咬着,估计是在担心胭脂的安危。

    袖中躺着的正是那幅图纸。老婆子一手抓着胭脂的衣领,一只手就着开着的袖口探进去摸到那张纸便拈了出来。她冷哼一声,将那纸打开,却是又傻了眼。

    这哪是什么她要找的东西,上面都是些姑娘家绣花描的图样,看上去是一笔一划细致的画上去的。瞧这是石青树上的喜鹊鸟,开着的牡丹花真真却只是花样子。

    老婆子愣了愣。她不明白若是真这些个东西,轻罗在她身后吓她时又岂会这么慌张。这明显是有什么猫腻。她抬眉细细的瞧了一眼垂手而立,低眉顺眼的胭脂,但又发现不了哪里不对。

    “这些东西也不要画了,根本不会有用的着的地方。”她朝四周望上一眼,恨恨的瞧了一眼胭脂之后甩手走开。

    那一张描花样的纸被她丢进旁边燃着的灯柱之中,一窜火苗腾的一下冲了上来。

    轻罗跪坐在地上总算是松了口气,摸摸自己的胸口仿若一颗心都要跳了出来。那张细弱的脸上渗着薄汗,耳发耷拉在脸上,眼神空洞。之前便听说老婆子的心狠,今日有幸见识到。

    轻罗将胭脂扶了起来,有些愧疚的看了一眼胭脂,垂下脑袋。

    那团火轰一声窜到老高。将胭脂的眸中的清明褪去,她换上了另一张脸,有些迷茫的转了转脑袋,微微一笑。

    望着轻罗眼中的点点璀璨,忍不住将她揽进自己的怀中,轻轻拍着。婆子烧掉的不过真是她闲适时描的花样子,用炭笔描绘的路线图正是藏在那一草一木当中。

    院子中的咿呀咿呀的声调往前了些,隔着窗户便可以瞧见那些女人挽着自己的长袖露出干净的手腕,细白的脸上因刚玩闹晕出鲜红。眉眼露出清明透亮之色,视线回到了那一扇窗户间裹得像是圆球一般的胭脂身上。

    她垂眉,稍偏了头,别在耳侧的长发落下来扫在她手中执着的那卷书上。浅浅的笑意留在嘴边,即便是裹着粗布衣裳,胭脂坐在那处,身姿气息也是犹如一谪仙。

    长发挽成一团花髻,衬得她脸尖尖的,一双眼乌黑透彻,眉心中,那粒朱砂痣璀璨犹如宝石。再近些,她才抬起头来,按双眸中带着浅浅的笑意,嘴角含着温柔的笑意。

    轻罗躲在她的身后,轻手轻脚的抬起半个脑袋,将一块黑布整块蒙在脸上从胭脂身后窜出来,咿呀怪叫一声。

    这而靠是把一群女人吓了个结实。大家俱是将视线集中于胭脂身上,哪料得到轻罗那丫头就躲在她身后。这一静一动,果真是将她们吓了个结实。

    于是,那些个女人咿呀咿呀怪叫着冲进屋中挽袖子要收拾轻罗一顿。轻罗哭丧着脸,躲在胭脂身旁轻轻偎着,眼巴巴的等着胭脂为她求求情。

    胭脂掩着袖子轻笑一声躲开,已是盈盈躲开轻罗。反手,胭脂轻轻点了下轻罗的眉心,神情娇嗔。

    在那些女人回来之前,轻罗与她一同跪坐在地上。她身材瘦小,靠在胭脂的肩上仿若无物。胭脂的手被轻罗抱在怀中。半晌,她垂首在胭脂手心下写下几个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