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第30章 不问前程

    踏在细雨倾洒着的地面,胭脂心仿佛是跳跃在嗓子眼上。一双手隐藏在宽大的袖袍中,微微有些发抖。

    未曾料到竟会是早了半天到,碧儿心下越来越开始忐忑不安,巴不得将一切实情告知轿中的小姐。可是告诉了之后又如何呢?她们主仆二人难道可以逃脱现下这么多人的追捕。

    慕容家虽是商贾之家,可诗书之礼尚且懂一些。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岂是女儿家可以随意反抗的。即便是小姐不依,那又能如何。

    玉墨跟在身后,弯起嘴角似有似无的瞧上那聪明伶俐的丫头一眼。见着她时不时望着轿子,欲言又止,眉间写着淡淡的清愁。莫非是知道些什么?

    玉墨皱皱眉,偏头吩咐了几句话。

    只听轿中传来一声清亮的嗓音。“碧儿,离柳府还有多远?”这行了半日的水路,遇见了夏日的凉风倒是真把人吹得头昏脑胀,全身冰冷。只愿早日到而来柳府好好休息一下。

    “还有段路吧。”碧儿答道。只见来往都是一些小贩,酒肆茶楼,喧闹声不断。这京都大家府门院子,大抵都是建在幽深的胡同之中。

    胭脂只觉脑中发胀,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软着身子蜷缩在轿中道:“碧儿,快到时叫我一声。”

    碧儿垂首叹气,轻声回答道:“好。”

    轿子慢慢拐进一条胡同,四周皆是狭小的甬道,高耸的墙且是将周围的景致都圈了起来。身后迎亲的丫鬟婆子早就被遣送回府,徒留了玉墨一行人随身。

    碧儿心下不安起来,朝着四周望上一眼,强烈的压迫感将她的五官知觉压迫住。渐渐的,眼前的事物越来越模糊,心脏疼痛感越发的加剧。轿子的大红色慢慢的在眼前旋转成一团红雾,悠悠的转着。

    她声音发颤,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小姐,小姐……。”她抬眼向上望上一眼,刺眼的白光将她的眼睛刺的生疼。

    “小姐,你快……。”玉墨几步向前,恨恨的瞪了一眼这不识趣的主。碧儿当下正处着幻觉之际,猛然抬头看见头上的黑影,浑身如坠冰窖,全身的血液直冲上脑门。

    “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你发的什么疯。”玉墨皱皱眉头,将碧儿的手猛然抓住反钳在身后,垂首望进碧儿充满惊恐的眼里。

    “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我本没想让你这么快消失的。”玉墨放开碧儿,很快就有人上前来将碧儿拉开。

    胭脂猛然将帘子掀开,听见碧儿的那声尖叫。心脏仿佛悬在半空之中,却是再也没见到碧儿的影子。

    “碧儿呢?”胭脂不由得问道眼前的玉墨。

    玉墨淡淡一笑,皮笑肉不笑的说道:”那丫头实在是放肆。于是我自作主张让其拖到后山去喂狗了。”

    “你说什么?”胭脂怔了片刻,不敢相信的问道。眼前的女子生的明眸皓齿,肤白如雪,挽着高椎髻,粉颈纤细,唇角似有似无的勾起,美目顾盼流连之间,万种风情,竟会是如此狠毒之人。

    “我说我让她去喂狗了。”玉墨不耐烦的说道,狠狠的瞪了一眼胭脂。抬头望了眼太阳,漫不经心的吩咐道:“行了,动手吧。省的耽误时辰。”

    话一落,胭脂被一股大力从轿中拖了出来。此时入眼的景象已经变化开,围墙之内高大的柳树将其图那团围住,不难看出是个破败的小院。

    胭脂一下扑在地上,痛感让她不由得呼出吸了一口凉气。这难不成是刚进门就要给她颜色看看。

    “谁给你这这么大的胆子的?”胭脂不由得更加怒道。

    “呵。谁给我的?”玉墨漫不经心的看了一眼胭脂,冷笑道:“夫人给我的胆子,怎么样,我的大小姐。从今天开始你就是这西墙之中的奴仆了。大小姐的脾气最好给我收收,不然……。”玉墨蹲下身子,风轻云淡的说道:“我有许多让你乖一些的办法。”

    这女子虽是笑着,眸中却是冰冷之色。尖细的指甲缓缓划过胭脂的面容。”曾听说老爷在答应你哥哥时,看过你的画像。老爷看时的第一眼就被迷上,决定让你来抵了慕容府欠下的债务。”

    身边渐渐围拢起几位黑衣粗壮的男子,手中皆是握着一根皮鞭。只要是胭脂有任何反抗的动作,鞭子可是不长眼的。

    胭脂心中涌起前所未有的愤怒。

    玉墨对胭脂充满恨意的眼神丝毫不在意,倒是一笑。指尖更为放肆的滑过她的鼻梁,再至唇上。“后来,我辗转得到了你的画像。”她停顿了一秒,“特意呈给了夫人看过,她对你可是喜欢的紧。”

    那一双眸中被突然串起的嫉妒之色染的通红。“长得这么标志的美人儿,真对不起,夫人吩咐了我要把你藏起来。”她微微一笑。

    指尖缓缓滑至她的下颌,一把捏住。“你干什么?”胭脂怒吼,眸中全是惊恐。眼前的这女子脸上布着瘆人的笑意,依着这满墙的柳色,她的脸藏在一大片阴影之中。

    “给我喝下去,喝下去。”胭脂脸色惨白,眼泪汪汪,眸中布满恨意。玉墨手中端着已喝去大半的药汁,欣慰一笑。

    “呸……。”冷不防的被胭脂吐出的药汁喷了满脸。还来不及做出反应,被拥上前来的粗壮男子压住动弹不得。玉墨不怒反笑,掏出袖中的绣帕将面上的药汁擦干净。

    “呵,性子倒是挺烈。”玉墨狠狠的瞪了一眼被压制住的胭脂。一记掌风狠狠的扇过去,经不住玉墨的狠劲,半晌才回过神来。

    “看看你还能神气到何时。”玉墨冷笑一声,冷冷的瞅了一眼胭脂。

    嘴里全是挥散不去的血腥味,嗓子像是火烧一般的疼痛。她抬起手想要抓住砸在她脸上的雨水,皆是随着指尖落在她的脸上。喉中如火烧一般疼痛,她努力的张开嘴接住雨水,心中苦涩难忍。

    留在自己身边的碧儿生死未卜。她慕容胭脂因何做了什么孽,竟落得如此下场。

    她想要哭,却是无论如何也哭不出来,眼泪顺着脸颊落下来,喉中仿若一团异物怎样呕也呕不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