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大戏(二)

    慕容府上许久未这么热闹过,处处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院前院后的桂树上挂满了绢花点缀在桂叶其中。鞭炮齐鸣,锣鼓喧天。端是酒席就摆了四五十桌,族中老爷带着一众家眷前来道喜,布庄子里些婆子丫鬟都跑来沾沾喜气。

    来往的宾客道贺,恭喜声连绵欲绝,人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苏氏亦是,心想着这小蹄子终于嫁出去,这慕容府今后还不是她的天下。

    想到此,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更是殷勤的招呼客人。慕容府之上一时热闹非凡,族中许久未来往的老爷们也来了。小姐们一身华丽的衣裳手中握着玉骨描金的山水扇,扇面干净或是淡紫,绘上花鸟虫鱼,旁边写着蝇头小楷,大抵都是些春色无边,思慕佳人之类的话。

    坐在席上最显眼莫过于的竟是南郡知府李家李翰墨公子,一身黑色锦袍加身,头戴冠玉,面色沉沉。一头青丝只用了一根同色的丝绸带子绑着,懒散搭在肩后。进了院中,他倒是大大方方的坐下,丝毫不露怯色和不自然。

    身后跟着一袭碧衣黑发的女子,浅笑嫣然,眸中含笑。一头青丝垂下,唇角带着笑。那女子一路随侍,面对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只当是看不见。

    “这李家的公子怎来了,这请帖难不成还送进他们李府了不成?”

    “这谁说的准,指不定是对咱小姐旧情难忘呢?”

    “哼,旧情难忘,旁站着的那女子听说是新纳的侍妾呢!”

    绣楼之上,胭脂正坐在雕花百子床罗汉床上,任由着丫鬟喜婆在她头上捣鼓。这大喜之日,喜婆子是第一次见着苦着一张脸的新娘子。虽说嫁的挺远,这爹娘却是早就不在的了,倒不知是苦的是何?

    真是白白费了这一张小脸,若是放在官家小姐身上,大抵是人中龙凤的福相。长发被高高盘起,其中只放了几颗珍珠作为点缀,和者几只金镶玉珠钗,典雅不失高贵。因是还要坐上一段时间轿子,许多头饰皆是不能戴的。

    碧儿也换了身簇新的衣裳,宝蓝色短褙子,上用金线绣着细碎的小花,看着倒是不失俏皮可爱。

    在这泼天的热闹之中,胭脂由碧儿搀扶着拜别了慕容景曜和苏氏,跨出了大门,上了大红花轿。一时之间,周围皆是道喜之声,这在慕容家中的礼节就算是完了。

    灵芝立在人群之中,望着越来越远去的胭脂的身影,喧嚣的锣鼓声和人群的喧闹声中,灵芝静静的站在一处。不觉之间,眼底越来越浓重的水雾渐渐弥漫开来。

    苏氏站在府门前,笑意越渐发深。慕容胭脂嫁过去了。府中再也不会有人同她争。这府中上上下下的东西岂不都是她的。这样想,一旁的慕容景曜也越发的碍眼,她定是要找个机会除掉这祸害才行。

    苏氏心中兴奋异常,脸上堆满了笑容。但在慕容景曜眼中看来皆是如同蛇蝎心肠的毒妇一般。他不动声色的避开苏氏,心中冷哼,抬脚朝里屋走去。

    管家拥挤的宾客之中朝灵芝点头示意。她捋起袖子将眼泪擦干净,换上一张笑脸一路小跑到苏氏身边垂首道:“夫人,奴婢有话想与你说。”

    她从远处收回视线,凌厉的视线扫过垂首在一旁的灵芝。

    “夫人是忘了与小姐的约定吗?”

    苏氏不悦的皱眉,不耐烦的看了一眼灵芝,抬脚就要离开。自从与那小蹄子好上之后,灵芝这丫头就越发不入她的眼。

    “看来夫人果真是忘记了。”灵芝不着急,脸上依旧是那番不变的笑容,只管等着苏氏改变主意。

    凝香一愣神,忽然记起了什么,附在苏氏耳边说了几句话。苏氏眼睛一亮,微微侧身依旧是故作的烦躁问道:“你知道?”

    灵芝只管是垂首不语,淡笑着望着苏氏。这说谎的本事灵芝可不如苏氏,也没长那个心眼。当下她只好应小姐的吩咐,不说话是最好的。

    半晌,苏氏抿唇一笑,那张保养得当的脸上溢满笑容。“瞧,我尽是忘了。胭脂那丫头说是给我的。她这嫁出去,府中自然就还剩你了。交给你自然是最好的。”

    灵芝垂首浅笑,眸中星光点点,径自上前带路朝着后院走去。苏氏喝凝香跟在身后。后院林木甚多,夏日之际,树大林荫将后院遮盖的清清凉凉。

    浣花林中栽种了各种树木交相辉印,树上绑着的绢花迎风飞扬,飘在半空再悠悠飘落下来。席间,众人热闹之际。李越离席着实并未引起多少人注意到。

    “难道是绣楼上?”苏氏自顾在身后自言自语道。同时心中却泛起嘀咕。那破绣楼早就派人上去找过,什么都没有啊。

    “夫人且随着奴婢来就是了。”灵芝低声说道。

    后院寂静,丫鬟婆子都跑去前院凑热闹去了。不知怎的,她心中没来由的心急,想着要快些离开这后院。若是让灵芝她自己去寻了给她,苏氏又不放心。若是给她之时,身边恰好慕容景曜却在,到时候就是有理也说不清。

    对了,身边还有个凝香。苏氏一把抓住身边的凝香,有些心急道:“你随着灵芝去拿,我先回去。记住,拿到就直接拿来给我。”

    凝香惊觉苏氏苍白的面色,眸中不知何时布满了惊恐之色。“夫人,你是怎么了?”凝香问道。

    “记住,拿来直接给我。”苏氏急急忙忙的就要绕着旁边的一条抄手游廊绕到前厅去。

    凝香心中没来由的打鼓,回望灵芝含笑的眼眸只觉骇人。后院清风乍起,苏氏尖叫声如同一道平雷乍地而起,整个后院的寂静将她的呼叫声淹没住。李翰墨冷沉着脸,将苏氏的手反钳在身后。

    苏氏发髻散乱跪在地上,口吐血沫子。脸上布着张狂的笑,出口便骂道:“那狗娘养的种,贱蹄子竟合伙外人来欺辱我,真正是翅膀硬了。”

    李翰墨收了手中的折扇,半蹲在地上。那双墨黑的眸子仿若是望进了她的心底。苏氏朝后挪了挪,不由嗤道:“怎么,那贱蹄子丢下你这穷官家享福去了,你心中不高兴?”

    他一巴掌将她扇在地上,嘴角的伤越发裂开。苏氏趴在地上,低低笑道:“果然是生气了。”她美目勾魂,嘴角滴落两滴新鲜的血液。她伸长舌头将其舔掉,继续骂道:“骂两句你就心疼。你喜欢就去抢啊,有本事去抢啊。”

    生平最恨欺人,恶人。苏氏这两样当真是占齐了,若不是看在她是个妇道人家。他真想在扇上她两耳瓜子。

    “果然是疯了,先将其带回牢里去。一切等到父亲回来再定夺。”李翰墨出声,起了身拍拍锦袍上染上去的血液,如同很懂料峭开出的红梅。身旁站着的碧衣女子应道。

    “你有何本事要抓我?”苏氏不服气,欲挣脱碧衣女子的束缚朝李越扑过来。头上的发髻散乱,嘴角残留着血,脸上的妆粉全都掉落,只留下一张苍白如纸的脸。

    “看来你是忘了!”李越掏出袖中的手帕,不急不缓的说道:“无妨,我有很多办法让你将一月前买通逃犯加害胭脂身边碧儿的事慢慢道出来。”

    话一落,苏氏的手垂落在地,冷不丁视线正对着游廊深处站着的夫君慕容景曜。她只觉眼前一片灰暗,徒留那一处的光线。她想要抬手抓住,心中酸涩异常。

    慕容景曜面色冰冷,回转身子朝另一方向走去,再也不愿意再看上那心肠歹毒的女子一眼。

    凝香早已吓得跪坐在地上,眼见着李家公子朝自己走来。凝香半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道:”大爷,饶了民女吧。民女都招,都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