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第26章 大戏(一)

    陈氏顺利重回慕容家的庄子。不久之后,由胭脂起头招了批新晋的绣女,跟着陈氏学起了刺绣的技艺。胭脂时常会趁吃过早饭坐着轿子去庄子上转转。

    苏氏只当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待嫁的日子平静毫无波澜,大半时光都用来荒废去。令人欣喜的是碧儿已恢复大半,性子也慢慢开始活泼起来。只是偶尔同胭脂坐在窗边做绣工之时,会不自觉的就失了神。胭脂手中依旧是执了一卷书,偶尔抬头瞧瞧窗外的细雨微芒。

    灵芝偶尔上楼与她们说说话,却时常带了厨房婆子新做的糕点给她们尝鲜。说是那些个煮饭婆子最后忽觉得胭脂是位好小姐,之前那样对待实属不应该。

    碧儿听罢,晃悠着脑袋问道:“那些个婆子真是这么说的?”

    灵芝故作镇定,敲敲碧儿的脑袋,噌道:“那当然了。小姐觉得呢?”

    胭脂笑笑,捻起一团桂花糕,凑近鼻尖细细的闻过之后咬上一口,慢悠悠地说:“我为什么不相信。这每日送来的都是我爱吃的,连味道都与望月楼上的一模一样。我当然信的了。”

    碧儿掩着绣帕别开脸,使劲憋着笑。

    灵芝面上尴尬,脸却不由得红了。碧儿将脸凑到灵芝跟前打趣道:“灵芝姐你不知道了吧。最近送来的糕点,小姐尝过第一口就知道了。”

    灵芝哑然,垂下头去,闷着声音道:“我只是想让你出嫁时对这府上的人还会有一丝眷念。哪怕只有一丝,午夜梦回总会回到这院子。许是哪时候你就会回来再看看我。”

    “这还不都怪你。”胭脂假装怒道:“还不都是怪你。我这许久未吃过,心中甚是想念之际。你就拿来了。这在脑中思索千万次的味道,自然第一口就尝出来了啊。”

    灵芝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可是真的?”

    “自然是。”胭脂点点头。

    “知道吗?世间总有千般万般舍不得。我自然是舍不得的。也定会回来看你。若是你们夫妻二人以后来京都那极然是最好的。我们俩,以后见着的机会还有很多很多。多的你呀,数也数不清。”胭脂俏皮的刮了下灵芝的鼻子。话毕,灵芝身子一抖,鼻子一酸,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簌簌落下。她忽然双手捂住脸,双肩不停的颤抖。哭声从紧咬着的唇畔中不时溢出,如小猫的呜咽。

    “你怎么这么傻。”胭脂不由得有些心伤。若是灵芝现在未嫁,她定是舍不得将她一人留于这府上。

    “快去用冷水敷一敷眼睛。待会儿下楼去岂不是让那些个丫鬟婆子见着了,会说我这做小姐的欺负你呢!咱慕容府上官家娘子的威严去哪里了。”

    碧儿掩着袖子轻轻笑出声。抬头却望见灵芝一双喷火的眼,忙止住笑,起身吆喝着去打水了。

    灵芝和胭脂相视一笑,却是相顾无语。

    婚期渐渐接近,灵芝也开始忙碌起来。说是要招待族中的贵客,还要备好那日所需的酒菜之席。整日忙的脚不沾地,晚上倒床就睡。管家那厮心疼,却又不好出言说话。

    灵芝几次派了碧儿下绣楼去帮帮灵芝都被她赶着回来。说是婚期将近,胭脂忙的也挺多。胭脂无言以对,勾勾唇角将视线重新汇聚于手中的那卷书上。

    蓦然,身后传来轻响,胭脂身躯一震却并未回头。那人熟悉的气息紧紧包围住她,将她逼的蜷缩于藤椅之中,心如刀绞一般疼痛。

    那人想要上前一步去瞧瞧,被胭脂厉声阻止:“你不要过来。”她语气冷如寒冰,全然无了以往的娇俏。

    “你可是还恨我?”

    凝着手中的书卷客客气气地开口:“公子这就是说笑了。无缘便是无缘,何来恨之说。胭脂拜托的事可是有办妥了?”

    “自然是妥了。”身后的那人语气沉沉,一改往日的轻细。

    胭脂点点头,手指尖拂着落在书卷上斑驳的光影轻轻笑出声如银铃般:“倒是谢谢你了。报酬会在离府之日让灵芝送予你府上。”

    “其实不用。”他故意避开报酬一事,打起笑脸。胭脂并未回头,眼角余光瞥见那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阶前,一身玄色衣衫紧紧贴在他修长的身上,细白指尖一枚翠色玉扳指上写着李字。

    正是这个字,深深刺痛了她的双眼。胭脂不着痕迹的别开眼冷冷道:“李公子真是说笑了,这哪有买家托付了事不付钱的道理。你且回去吧。”

    余晖落在窗柩之上,洒在她微微侧身露出来的尖细的下巴上。乱发之间,那一双水澄澄的眸子满是凄苦之色。

    那人还想上前一步,胭脂不急不缓的说道:“李公子还是先回去吧。胭脂这里可是装不下你这样的贵客。”

    “贵客”一词深深的刺痛了李和颂。他停下步子,手中紧紧握着扇柄,朝那身影呢喃道:“到是唐突了。”

    话一落,门外那木楼咯吱作响。碧儿推开门,朝那阴影处一望,甚是有些好奇想要走过去瞧瞧。胭脂适时的叫住她:“可是有帮到什么?”

    碧儿被胭脂拉回心思,不住的抱怨道:“灵芝简直忙到话都未曾与她说过听说是起床便忙到这时候,喝口水都没时间。”

    “哦。”胭脂笑道:“明日让她上绣楼一趟吧。我好好教训教训此女。”

    “那是,那是。”碧儿也是担心她身体吃不消。一听说胭脂要管,灵芝哪里还有不听话的份,于是兴高采烈的下楼去寻灵芝传话了。

    胭脂起身,回望了角落中山水五屏之后的阴影处,不觉莞尔。那人早已离开,还以为会有不舍,原来是等着她说清楚报酬。

    胭脂心中一气,撑着藤椅一角站稳了脚跟,脸色越发的苍白。

    次日,灵芝一早到绣楼。碧儿被胭脂支开去,徒留胭脂一人。初生的阳光照进这偏冷清的绣楼中。依然是一身素缟的白裙,长发懒洋洋的披在肩后,见着灵芝前来,指了指跟前的凳子,示意她坐下。

    灵芝微微一笑,从袖中掏出一半截的玉饰,仔细的用衣角来回的擦拭几番。阳光透过九宫格似的窗柩照进屋里来,那一双沉静如水的眸璀璨如金。

    “小姐,这是?”灵芝俱是惊讶,胭脂手中的是慕容老爷子生前的旧物。只是因为只有半截,端端的损了那玉的美感。所有人都未在意。现在看着胭脂手中的玉饰,忽然像是明白了什么。

    “出嫁之日,你且将这玉送到李府去。”胭脂呢喃道,将那玉放在心尖尖上,很是不舍。这是父亲唯一剩下的贴身东西,一直藏在她绣枕之中。

    “这便是夫人一直找的物件。”灵芝惊道。“可是,可是……。”灵芝想要出言阻止胭脂。她不懂这半截玉的含义,但是看在苏氏一直寻找,只怕不是这么简单。

    胭脂却是笑了笑,抬手为灵芝跟前的杯中续了水。“千言万语,我也想与你说。现在只是为时过早。成了,这府中百来十号的丫鬟婆子才会有未来。”她脸上分明笑着,如深潭一般清澈的眸子却是一片水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