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23章 转折(二)

    苏氏的脾性胭脂清楚,她性子急躁。在这样的场合之中,她更是坐不住。他只管不说话,让苏氏自个儿想清楚其中的利弊。

    果不其然,苏氏轻咳一声,含笑道:“说起来两家似乎多年未交往。前些日子我本想趁胭脂出阁去十一公府上好好拜访。十一公心疼胭脂,儿媳自然是知道的。既然十一公亲自送来,儿媳自然是要替胭脂收着了。”

    凌氏嘴唇动了动,眼见着那些小厮将两口大箱子抬进了内室,心疼的肉紧。

    “是啊,是啊。早该这样子。不要辜负我们对胭脂的心意。”凌氏面上故作淡定,笑眯眯的,心中却是很郁闷。

    既然苏氏收下,胭脂定是要说上一番感谢的话。于是便盈盈起身,对着慕容凌云深深的鞠上一躬,说了些吉利话。凌氏笑眯眯的打赏了串墨玉珠链。

    丫鬟们各个翘首以盼等着胭脂的选择。苏氏既然发了话,胭脂必是要在其中的姑娘中选出自己的陪嫁丫鬟。但见其中的女子轻轻淡淡,出众的面容和不俗的举止定知其中的来历不凡。

    “不用了。”胭脂婉拒,微微一笑。“胭脂身旁还有一女名唤碧儿。我只让她一人伺候便好了。”

    如今身份非同往日,苏氏万不得已不会轻易动胭脂。碧儿的安全和名节暂时先是得到了保障。

    慕容凌云微不可察的蹙蹙眉头,胭脂可是不相信他选的人。苏氏连忙说道:“是啊,是啊。胭脂那丫头与碧儿最合得来。加上胭脂脾气古怪,可不是谁都可以与她好好相处的。”苏氏丝毫不觉说的话有何不妥。在她眼中,胭脂就是脾气古怪不懂尊卑的野丫头。不过就是命比她好而已。

    “谁许你说这话的?”慕容凌云一拍桌子,凌厉的眼风扫过苏氏,心中冷哼:“真是地主家出不了什么好东西。”从进门开始就一直在忍受着苏氏的疯言疯语。

    胭脂性子沉稳,是他这个十一公知道的。脾气也是比较温和,从未听谁人谈起过胭脂的不对。尤为做嫂子的,应该多夸夸自己的小姑子。

    不论是慕容凌云,就连胭脂自己都惊呆了。自己什么时候在她眼中成了一个脾气古怪之人。

    苏氏心下有些不自在起来。自己平时在下人跟前讲习惯了,丝毫不觉那番话有何不妥。她正正忘了胭脂是慕容族中尊贵的嫡女。凌氏俱是十分惊讶,奈何自己怎想,也不会料到胭脂丫头过的是如何的生活。与昨日的服饰不同,今日穿着十分普通,灰白棉布的交领襦裙,下摆处绣着几朵精细的牡丹,几片翠绿的叶子作底,让那件毫不起眼的衣裙增色不少。头上盘着整齐油光的盘云髻,纤细脖颈露在外面,一副寒酸的打扮。

    瞅了一眼苏氏悠悠的说道:“儿媳还是将这句话吞回肚中吧。那有嫂子说自己小姑子不好的。而且还是没出出阁的姑娘家。你以为是你能随随便便诋毁的。”

    胭脂微微一怔,抬眉果见着苏氏面色看起来不甚好。十一公的身份在族中算是数一数二的。她自己说话稍有不顺,是会受到族中规矩惩罚的。

    “只是因为碧儿从小与胭脂亲厚。而我也喜静,不喜欢太多人。还望姑母和姑父成全胭脂的小心思。”胭脂解释完,慕容凌云面上的不满才渐渐散去。那些个丫鬟俱是一怔,才明白起来自己还未真正露脸,就被慕容家的小姐一句话轻飘飘的带过。

    她喜静,不喜欢太多人。这句话将凌氏也噎住了。

    一时之间,花厅中央,谁都没有说话。慕容凌云喝完了杯中的茶,自知是时候说明今日来府的目的了。慕容凌云向来是一严谨的人,既然答应了胭脂,自然是要做的有理有据,不会让别人说了闲话去。

    慕容凌云从袖中掏出一张纸,掩着袖子轻咳几声。“苏氏,今日来府确实还有另一事。”

    厅中所有的婆子丫鬟都将耳朵竖了起来。十一公今日前来,若只是想到简单的想尽姑父的心意,那就大错特错了。好戏还在后头。

    “这府上的布庄子是族中分给七哥的家产,只是慕容府上还有一规矩。不知苏氏与胭脂这丫头是否知道?”慕容凌云摆正了一张肃穆的脸,直听得苏氏心惊肉跳。

    “若是府中无有能力的人经营下去,族中会准备将布庄子收回去。”苏氏和胭脂俱是一惊。苏氏更是惊慌,面色苍白,半启着唇带着楚楚可怜的眼神望着十一公。

    “这怎么可能?”苏氏不敢置信。这到手几年的产业眼看着就要在她眼前溜走,任谁都会觉得肉痛。只是慕容族是一个庞大的家族,族中规矩繁多。而她一个刚嫁入慕容府上没几年的新妇又怎么会知道。

    苏氏再如何,不过也是一妇道人家。乍一听这样的消息,只觉脑袋一阵眩晕,胸腔中有一股气随意的乱窜。眼前的白光越来越甚,差点晕过去。

    “可有解救的法子?”苏氏急了,若是自己败了,岂不是辜负了自己在慕容府中的光阴。

    慕容凌云唤了小丫头重又添上一壶茶,等着胭脂说接下来的话。要帮的只有帮到这里了,之后的且要看看这丫头的口舌了。

    “嫂子可有何办法?”胭脂细心瞧了一眼苏氏的眼色,小心翼翼的问道。

    苏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胭脂,没好气的回答道:“我能有什么办法。败了最好,省的你哥哥在外花天酒地。只是苦了我啊。”说到动情处,眼泪鼻涕哗哗的也顾不得流了下来。

    “胭脂倒是有一计,嫂子可是想要听听。”胭脂淡笑不语,看着苏氏慌成一团。

    苏氏面色一怔,朝眼前的这个女子细细望上一眼。胭脂垂首而立。从方才的惊慌中迅速反应过来并能如此镇定。苏氏不禁问道:“你且说说。”

    “碧云轩的陈氏是不错的人选。”胭脂道。

    “你说什么混帐话。”话一落,就被苏氏喝道。苏氏一向心高气傲,怎会放下身段去求一位死也不肯进庄子的人。

    慕容凌云说道:“不妨一试。”

    苏氏柠眉,似乎是不敢相信从慕容凌云口中说出的话。陈氏从三年前出走慕容家,就成了慕容家谁也不愿提起的人物。慕容青云还未过世,就已经许多人不愿认同她,更别说后来的不辞而别。

    可想而知从慕容凌云口中说出这句话来时,苏氏是如何的吃惊。

    “可是……。”苏氏转眼一想,忙又道:“这提议虽好,只是谁去请比较好?”对于这件事,苏氏显然还是上心。毕竟是关乎自己从此之后生活的好坏。

    “我去吧。”胭脂沉声道。前屋子传进来一股股山茶花的香味,刚还下着小雨的天气转眼间又转为晴天。胭脂的面容隐在照进屋中来的暖阳中,秀气中不失沉稳之色。

    苏氏皱眉,将手中的青瓷茶碗缓缓置于桌上,对眼前的这女人带了些信任。毕竟她的身份决定了,在慕容府上之时,甚至是可以算的上是陈氏的半个女儿。苏氏缓缓道:“好,拜托胭脂丫头了。”

    吃过了午饭,慕容凌云不愿再待一会儿。凌氏便只好笑着要告辞回去。苏氏领着胭脂一行丫鬟婆子将他们送到府门前,说了几句以后多多往来的话。

    胭脂站在人群前面,免不了还要说上几句话。慕容凌云临上马车之际,转头来细细看了一眼近处垂手而立的胭脂,心中石头终于放下。回望眼前的宅子,往事俱浮上心头。胭脂是最疼他的七哥的孩子,自己却冷落了她如此之久。

    凌氏诧异的望着他,问道:“怎还不上马车。”

    他点点头,快步前行。掀起帘子的一刹那,又放下,踱步回了胭脂跟前,将自己腰间的一块玉饰取下来放在她手心。玉饰是慕容凌云做官之时,在西域地方买得,是个稀罕物。上刻着一条凌空展翅的鹰,根毛尽显,凌厉之势。

    玉身晶莹剔透,其中的碧绿之色像是一根丝带一般柔和,在浅浅的光晕下散发着柔和的光色。“给你的丫头。”他淡淡开口。“出嫁之****就不来了,再等两****便要去北方一趟。这便是十一公给你的,望好生保重。到了京都,万事小心。遇上麻烦事,就拿着这玉牌前去寻左相。”

    “胭脂便收下了。”胭脂大方收下,屈身行礼。慕容凌云没再说什么,便转身上了马车。

    十一公刚走,苏氏面上的不耐烦的神色顿起。瞧见胭脂朝着车队消失的方向眷念不已,心中耐烦,不由得冷笑道:“怎么,可是别人给你送上点东西,你就真当别人是亲娘了。”

    “嫂子说笑了。”胭脂冷冷的回道,便要回转身子准备回绣楼上去。

    “站住。”苏氏气的牙痒痒,见胭脂变得如此不听她的话,更觉心中冒火。“别以为能做出点什么事,我就会忌惮你。”

    胭脂嘴唇动了动,冷冷道:“嫂子这是说的什么话。胭脂不过是累了。”说完,毕恭毕敬的转身,朝着绣楼的方向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