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第22章 转折

    碧儿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没说什么。她天生也不是个会说话的主儿。胭脂此趟去见的是族中举足轻重的人物十一公。她懂的就是必要是装扮的隆重见贵客才是。

    小姐心细如发,做事绣工也是。她一粗人,自然是不敢妄加猜测。灵芝之前待在苏氏身边的已然养成了一颗七巧玲珑心,聪慧端敏,处事果断。

    碧儿心中似有一处狠狠的挠过,一时竟不知说什么话化解当前的尴尬。一想到自己在今晚就会收拾好东西出府。若是无缘,说不定会一辈子也无缘见到小姐。心中酸涩,忍愧含羞低声应道:“小姐怎样都是好的。”便默默的退到一边不再言语。

    可是当下不容许她的小脾气,厅中坐着的是族中的贵客。小姐常年未待客,今日前去不知会不会紧张。自己如何能在这时候分她的心。

    胭脂听见身后微不可闻的几声抽泣声,心中一紧。从铜镜之中望见碧儿,目光柔和了几分。

    平日里碧儿是断不会这样子。心中略微一思索,也大概明了其中大半。“怎哭了?”胭脂掏出袖中的绣帕,将碧儿的脸强行捧来面对着自己,盯着她通红的眸子,柔声问道。

    “是碧儿唐突了。”她微微屈膝拂身,低眉顺眼,只是眼角还挂着方才夺眶而出的泪水。

    灵芝叹气将绣帕放在胭脂手中,柔声道:“这好端端的为何却哭起来了。”边说边细心的擦着碧儿的脸。

    向外望了望天色,灵芝忙道:”十一公还在大厅里等着,一众的婆子丫鬟都等着呢!”

    胭脂点点头,伸手扶住碧儿的肩,眼中存着柔情,轻叹道:“等我回来。”

    碧儿落在胭脂身上,微微一滞,点点头。

    十一公此次前来,定是为胭脂所求之事。若是晚到,实在是说不过去。穿过一条整齐排列的花径羊肠小道,隐约可见大厅外站着整齐的一队丫头,各个身量苗条纤细,穿着一色粉红亮缎提花对襟褙子,白绫的长裙,梳的有光水滑的发髻上别着小巧玲珑的绒花。瞧见她和灵芝走过来,都柔柔的行上一礼。

    凌氏一眼瞧见从屋外踏步前来的胭脂,不由得多细细看上两眼。苏氏心中不由泛起嘀咕,进门低眉含笑的女子真的是慕容胭脂吗?

    “胭脂丫头来了。”苏氏故作欣喜,忙唤道。

    慕容凌云手端着甜白瓷的茶盖子,听闻声响,朝门口处望上一眼。墨绿色的珠帘掀开,一张秀气的脸蛋跃然于眼前。胭脂进门之时甚至没将目光集中于十一公和身旁的凌氏,而是集中于座上的苏氏。

    这丫头倒是聪慧。慕容凌云不禁想到。只管是淡笑不语。

    照着惯例,晚辈要先给长辈行礼方可坐下。挨着凌氏之时,她抬手止住胭脂的屈膝,轻责道:“在姑母这里不需要这么多虚礼。快快起来。”

    胭脂连忙起身,抬眉舒展一笑。

    苏氏拧眉,甚是不高兴的望上一眼。往常这局面,她都是选择在绣楼上不会下来,今日是怎么了?苏氏凝了胭脂片刻,沉吟道:“怎么,看样子胭脂与姑母感情甚好的样子。”

    “只是许久未见着,大概心中想念吧。”胭脂轻描淡写的回复道,好像昨日见着不过是一场梦而已。

    十一公搁下茶碗,面色微沉,不由得有些不快。苏氏这话问的明显就是针对他。想他一生沉浮与官场和商场,遇见了不少的人。谁不是故意巴结他。

    苏氏倒好,对自己小姑子不友善之外,连带着这做十一公的也开始不友善起来了。

    “慕容苏氏你是何意?”慕容凌云脸色不好,蹙眉瞪向座上的苏氏。

    苏氏身躯一震,方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解释道:“侄女之意只是想着胭脂出嫁,不方便让她出去。胭脂出嫁侄女笨想着亲自上门拜访比较好。”

    “哼。”慕容凌云冷哼一声,似乎对苏氏的回答不甚满意。凌氏见着两人如此,赶快出来打着哈哈试图掩饰过去。苏氏面上难堪,心中赧然,这十一公确实是不好惹的。

    两个妇人家见面总是要议论些琐事,胭脂与身边的灵芝听着俱是不耐烦起来。对坐的十一公更是烦躁,不住的轻咳。

    胭脂瞧着平日里不苟言笑的十一公的样子,不由“扑哧”一笑,说道:“嫂子和婶子说话可不要把十一公落下了。”凌氏面上一红,倒是掩着绣帕不好意思起来。

    灵芝在后面笑的简直直不起腰来。十一公面上尴尬的紧,不过对于胭脂的话倒是没说什么,只是深深的望上一眼,便移开了眼睛。

    苏氏微微蹙眉,觉得胭脂这话是特意说给她听的。慕容景曜不在府中,平日里两人的关系早已就是淡淡的。他虽明面上没领个姨娘回来,可府中谁人不知他风流的本性。

    见着慕容凌云与凌氏,她心中没来由的空空的,眸中光亮之色尽散,只剩唇角的淡淡笑意。

    她抬手摸上自己的小腹,平坦一片,心知那一刻定会来临,不过是时机问题。

    经过胭脂的一番话,凌氏这下顾忌了身旁坐着的慕容凌云的心思。略微一思索,便笑道:”还有件事,我尽是忘了。”凌氏一拍大腿,站起身来,对着候在屋子外面的丫鬟招了招手。四个小厮抬着两巨大的朱漆漆着的原木箱子。那些个丫鬟踏着轻盈的步子随后进了屋站在一处,垂首不语。

    苏氏凝眉一望,似有不解。

    凌氏笑了一笑,缓缓说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今日我和老爷前来最重要的事是要给咱胭脂丫头添上两箱子嫁妆。这些个丫头是我与老爷亲手挑选的,胭脂身边只有个碧儿,想着也是时候给她添上几个。”

    说完此行的目的。凌氏微微抬高了下颌微扬,朝着苏氏的方向深深的望上一眼。果不其然,苏氏的脸又黑上了几分。

    “姑母,这怕是不好。胭脂出嫁是我们家的事儿。”苏氏紧咬牙关,低沉着声音。

    “有什么不好?”一直不出声的十一公开口,语气中含着愤怒。他丝毫不带笑意的面上凝着一层不易化开的冰雪。苏氏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并不是不好。只是这实在说不过去。”苏氏起身笑着还礼。十一公府上的人与他们许多年未曾往来。今日破天荒的前来拜访,还是要给她送钱来的。苏氏感觉她自己恍若在梦中一般感觉不真实。

    其实这对于慕容凌云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为官之时,已算是富甲一方的,加上这几年退官之后,借着官场认识的朋友将生意越做越好,越做越大。即便是去年闹洪灾,粮食收成减去大半,府中仍有不少的囤积。

    苏氏现在心中最惊奇的是,为何他们会对一个小丫头如此大方。难道是看重了出阁嫁去的柳家人的身份。苏氏抽抽嘴角,不由觉得即便是号称儒商的十一公也如此肤浅。

    苏氏抬起眼角,细细的观察着坐在不远处的胭脂。只见她蛾眉淡扫,眉间的那粒鲜红的朱砂痣将她整个小脸衬得灵气逼人。眸中清澈澄净,垂首不语,倒像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

    慕容凌云没发话,厅中的小厮和丫鬟不知该不该退下。只见慕容凌云悠闲的用茶盖子拨拨碗中的茶沫子,轻轻呼出一口气。他在等着胭脂那丫头回话,自己也好回去给语儿一个交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