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旧情

    “十一公是慕容族中唯一高中过进士的才子,甚有威望。现在我府上大权已落入他姓之人的手中。加上哥哥他醉心于花天酒地,府中基业也落败的差不多了。”凌氏皱皱眉头,这可是来向他们讨债的不成。

    慕容凌云深深望了一眼垂眸平静说出口的胭脂。他自喻自己聪明过人,心思过人。竟然没猜出来她是来求救于他。慕容凌云心中冷笑,她过的如何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何况许多年未曾相见,两家不曾往来。她怎会断定他慕容凌云就会帮她呢?

    “你可是想着什么好的办法?”他实在是有些闹不懂眼前的女子是如何想的饿了。

    “碧云轩的陈夫人。”胭脂淡淡的开口。凌氏轻哼一声,别开脸去。她还以为是有妙计,竟是她慕容家布庄子最大的商敌碧玉轩。

    且南郡谁人不知那陈氏是个望恩负义的主,先前慕容青云得了重病,还未去世。她便收拾了包袱出了慕容府的大门,从此销声匿迹。直到前年才在郡中树了一座布庄子,直逼的慕容家的布庄子的生意节节败退。

    慕容凌云也同样没料到胭脂所说的就是碧云轩的掌柜陈氏,一时之间微怔,方又继续问道:“可是碧云轩的当家的?”

    胭脂略微一沉吟,知晓他们的顾虑。

    “胭脂已为慕容家的布庄子寻回了技艺高超的师傅,准备在来年招一批绣女跟着陈姨多学学。毕竟那布庄子中有很大一部分的劳工都非常认可她的手艺。”胭脂解释道。

    她所说的话有她的道理,慕容家布庄子中确有许多老员工正是陈氏一把手教出来的。虽随后碧云轩的建立走了不少,但不可否认的是陈氏在其中的地位。

    “你是说,她已经答应了?”慕容凌云从未想过陈氏再有一日会回到慕容府中去,依她的性子是不愿再踏入一寸之地的。想着当年他自己名下的一处布庄,本想请她归来做庄,却是屡次拜访都未能成功。

    现在却被一小丫头占去了,心中焉能不惊奇。

    凌氏心中泛起了嘀咕,不满道:“按我来说,那陈氏也不是个好东西。想当年抛下你父亲,出了你家布庄子的大门,即是与你家再也没有任何关系。这身份来的不明不白,一下子做了管事。况且这族中觊觎那位置的人甚多,若是让她坐去了,在族中如何立足?”

    凌氏的话不全无道理,却是说到了点子上。两相权衡之下,胭脂也不得不承认请回陈氏是多么冒险的一个决定。

    不过胭脂今日来了,必定是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她盈盈起身,对着慕容凌云恭敬的行上一礼。抬眉之际,眸中似若含着千言万语,星光耀耀。

    慕容凌云当下便是懂了胭脂的心思,略想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凌氏讪讪一笑,心中荡起不快。奈何慕容老爷在此,更不好说什么,只好将一肚子憋屈的话吞回肚中。慕容凌云与胭脂说了好一会儿话,又象征性的关心叮嘱了一番。临走时,淡淡的说了一句让她尽管放心。

    马车刚转过西街的小巷子,消失在视线之中。凌氏便向丈夫不满的嘀咕道:“干嘛又是送钱又是送情的。老爷你可真大方。”

    慕容凌云转身对其身旁的凌氏嗤笑一声道:“夫人何时关心起这些来了?”

    凌氏怔了怔,有些尴尬的回道:“我这不是为自家府上着想吗?老爷府中生活也不宽裕。今日做主给胭脂添上的四件嫁妆就算了吧。我瞧着其他哥嫂都未行动。我们心急个什么劲。”凌氏以为自己说的在理,为自己的丈夫分忧解难。原是件多好的事,却收获了自己丈夫不满的神色。

    “老爷你这是怎么了?我哪里说的不对吗?”凌氏纳闷道。

    “你懂什么?”慕容凌云冷冷道:“我方才听了她说的话,就知道此女定会出息。与那些个只会附庸风雅的女子不同,一言一行皆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慕容凌云缓缓说完,别有深意的对上凌氏的眸子。

    他这是拐着弯说兰儿的不对。她忽然记起胭脂在花厅中对慕容语儿维护的那番话。

    “陈氏夫人一事,估计打听到了什么足以威胁到碧玉轩。否则陈氏岂会那么容易被她说动。那女人,心坚硬犹如磐石。”转念一想,陈氏终究还是回到了慕容家的布庄子里面。

    陈氏作风向来谨慎,几乎不会有任何把柄能让别人抓住。胭脂到底是有何能力能将她说动。

    凌氏一惊,眸中带着些不可思议。胭脂在时,凌氏并未觉得此女有什么不同之处。只当是快要飞上枝头变凤凰的一只麻雀。慕容老爷一说,凌氏在细细的一想,便也觉得慕容老爷说的在理。

    马车辘辘的朝回程的路上赶。胭脂也已没有了来时的忐忑之情,现下心中一派平和。十一公求也求过了,该做的都做了。陈氏只要一进入布庄,整个慕容家中的基业相当于有半份之多都掌握在了她的手里。

    到那时,她便是要将慕容府的家业重振旗鼓,为自己也为慕容府中的每一人夺得立足之地。灵芝今晚也甚为高兴,拉着胭脂的手直说小姐如今可是苦尽甘来。

    胭脂面上笑笑,心中却想着仍在屋中躺着的碧儿。小小年纪遭受到如此凌辱,换做是其他人或许早就宁愿死了。胭脂在西郊寻见她时,碧儿抱住自己轻声说的话让她一辈子都会记住。她说,碧儿不会死,不会死,会留在小姐身边,谁都不可以分开。

    苏氏做的缺德事,自有老天会惩罚她。灵芝长叹一声,后低声询问胭脂:“小姐,放心吧。有我灵芝在,定不会让夫人做出有损慕容府利益的事儿。”

    胭脂定定的望着灵芝,眸中欣喜之意越发显露出来。随即她温和一笑,将手覆在灵芝手背,柔声道:“辛苦你了。”

    灵芝一下子愣住了,诧异的望着胭脂。小姐从前并不会与她说上那些话,也不似如今这般聪慧端敏。她渐渐懂得为慕容家的人谋求以后的出路,懂得了人情世故。

    “小姐,灵芝实在是无颜面对你。受了夫人的蛊惑,原来竟那样待你。”灵芝垂首,想起来都觉面上无光。

    胭脂会心一笑,将灵芝的手紧握住,并不言语。灵芝知道胭脂的脾性,受了委屈也不会讲。即便是自己之前如此为难她主仆二人。想到这里,灵芝就越发觉得对不起胭脂。

    苏氏吃过晚饭,踱步来到院中消食。抬头瞥见花椒木丛中隐隐闪过一缕翠色衣裙的身影。凝香一愣,狐疑的问道:“奴婢刚是看着小姐了吗?”

    细心一瞧,那抹身影又攸忽不见。花椒房那处是过世的公公的住处,苏氏平日里很少去。府中也长久没安排丫鬟婆子去打扫。凝香想要上前看个究竟,被苏氏呵斥住:“站住,那是过世的老爷的住处。你去可不是打扰他老人家清净了。”

    凝香面色一怔,随即败了脸,退回到苏氏身边来。

    苏氏并不知在花椒房处见着的就是胭脂与灵芝二人。慕容景曜醉心于花天酒地,偶尔带回两个女人从未瞒过苏氏。凝香跟着一起,若是见着了岂不是明儿个就会在府中传开。她怕的正是有损当家主母的威严。

    苏氏并不知胭脂下午去拜访过十一公,更不知第二日会迎来如何的变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