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拜访(四)

    一屋子的婆子丫鬟都愣在了原地。小姐向来心慈,断然不会做出如此龌龊之事。只是常年累月的不受待见,迟早会与夫人生出膈应来。

    且慕容语儿常年自己待在凤轩居之中,身边只有个老嬷嬷伺候着。这做主子的也不是很是容易亲近,这时候生出看戏的心情也是肯定的。

    她听罢,垂首不语。手中的绣帕早就拽的不成型,似有一盆凉水从头到脚淋下来。凌氏目光凌厉,似一把把尖刀将她穿了个通透。

    “夫人,可要明鉴啊。小姐怎会加害凌小姐。”嬷嬷扑通一声跪下,不住的磕头。

    凌氏眼神如凌厉的刀子在慕容语儿的脸上划过几道,半晌冷哼道:“谁给你那么大的胆子加害兰儿的?”凌氏气的浑身发抖,心如擂鼓捶。看着慕容语儿就这样沉沉的望着她,左边的长发覆住的脸越看越瘆人。凌氏避开慕容语儿的眼,抬手欲要给慕容语儿一耳光。

    胭脂身为客,本来不易出面制止这场家务事。但见凌诗兰准备看好戏的眼神和慕容语儿望向凌氏沉甸甸的恨意。胭脂忙大喝:“姑母,且慢。”

    灵芝拉拉胭脂的衣袖,沉声道:“小姐,不要管。”

    凌氏缓过神来,气息稍见平稳。心想道,自己真是糊涂了,这慕容家还有位外人在这儿,自己方才竟起了心要打自己的亲生女儿。

    胭脂的一声惊呼,将凌诗兰从恹恹的状态中拉回来。她半躺在婆子的身上,半眯着眼睛盯着那起身而立淡然如梅的女子。胭脂口上说的很急,但是面上却丝毫不见急色。

    她倒是要看看,南郡流传一时的聪慧如此的女子到底是有何能耐为那丑八怪开脱。

    “姑母怕是误会语儿妹妹了。方才凌小姐是朝妹妹的方向倒的。若是语儿起了歹心,凌姑娘现在应该是自己一人倒在地上了吧。”胭脂刻意不急不缓的说道。

    凌诗兰愣了半晌,朝凌氏挤挤眼睛带着哭腔嚷道:“姑姑偏心,偏心。”凌氏无法,只好将气撒在慕容语儿身上,字字句句不带刺将她刺的体无完肤。

    “姐姐可是偏袒语儿妹妹。我难道还会自己绊着自己不成。”凌诗兰急的大呼,全然忘了自己方才还恹恹的模样。尔后,凌诗兰炫耀似的抬了抬下巴。胭脂抽抽嘴角,复又说道。

    凌诗兰说的没错。谁会傻到伤害别人之时还要伤害自己一说。这其中却是有疑点的。慕容语儿垂首看着地上,并不出声,即便是方才凌氏差点扇她耳光之时,都是一副淡淡的模样。

    但那一瞬没有逃脱胭脂的眼睛。慕容语儿那身翠衣下隐隐探出的绣花案底的鞋。

    “兰儿姑娘真是说笑了。这走路就走路,岂会每一步都盯着地上看的。”胭脂轻轻笑道。凌诗兰却是面色一白,有些尴尬掩着绣帕轻轻咳上几句。

    慕容胭脂方才所说的话中,将慕容语儿与她的称呼刻意的分开了些。一个是妹妹,一个是姑娘。孰亲孰远傻子都分辨的出来。

    凌氏出声打断凌诗兰的怨言,喝道:“谁许你讲话的。”凌诗兰白了脸,眼神怯懦的看了一眼凌氏,垂首做可怜状去了。

    “只是胭脂见着两人隔的甚远,这多出来的小动作胭脂并未见着。还请十一母明鉴。”字字句句将矛盾指向凌诗兰,却将慕容语儿的小动作忽视掉。

    凌诗兰大概也是注意到慕容语儿是起了心思要捉弄她。凌诗兰如是那样子想,何必要毁了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的事呢?既然如此,何不将她也撞翻在地。

    姑姑定会对不善言语的她多出几分防备的心思。慕容家一众老小和多出了的慕容胭脂也悉数在场。唯独少了最疼爱慕容语儿的慕老爷子。此时不做更待何时。

    凌诗兰在倒向慕容语儿一瞬脑袋中就已经想好之后的台词。若是姑姑问起来,直接将责任推给慕容语儿。凌氏呵护有加的侄女,三言两语就会相信的。

    “是吗?”凌氏对于胭脂的行为并不是很满意。一个还未出阁的大家闺秀,对于别人家中的家务事按理来说是避之不及的。胭脂却在这时站出来,为她并不是很喜欢的慕容语儿辩解。

    “姑母说笑了,胭脂不过只是实话实说。兰儿姑娘今日着的这件长袖舞裙,下摆太宽,许是因为这件衣裙引起的。胭脂方才见着在湖心亭中两人悠闲喂鱼的情景,知道姐妹俩必定是情深。若是因为这点小事,实属不值得。”

    这话一说,凌氏若是再去计较就显得不识大体,倒像是她故意去破坏她们之间的感情样。

    这时候从里屋传来几声闷咳,一身青白长衫的五十岁老者从里屋走出来。慕容语儿蓦地抬起眼角,抬头望上一眼,泪水已经夺眶而出。

    凌氏没料到慕容老爷子从书房到了花厅的里屋,方才自己那样对待慕容语儿可是全被他听见了。一想到这里,凌氏面上就开始凄楚起来。

    凌氏微微倾身踌躇着要与慕容凌云说上几句话。慕老爷子侧身,扫过屋中,视线停留在胭脂身上,似有含糊的问道:“可是胭脂?”

    胭脂柔柔的一笑,拂身弯腰屈膝行礼,抬眼与慕容凌云的视线对上,丝毫没露出怯场之意。凌老爷和善的一笑,并未多做出什么欣喜之意。

    他也顾不得胭脂的在场,将自己的女儿扶起来,冷冷的瞪了一眼垂首而立,大气都不敢出的凌氏。凌诗兰双眸带泪,紧紧的依附在凌氏身上。她一向忌惮几乎冷面的姑爷。

    慕容凌云见着自家的女儿这般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当家主母不疼自己的亲生女,尽是对自己的侄女疼爱有加。不过是一件姐妹间的小事,让她弄得一屋子鸡飞狗跳。

    不过,若不是凌诗兰那丫头,自家的女儿能落得如此地步。凌诗兰见着慕容凌云恨意的眼神,心上一跳。莫非慕容老爷知道了方才之故到底归咎于谁。

    “老爷,方才只是姑娘家的闹的一时别扭,你不要往心里面去。”凌氏一边说话宽慰着慕容凌云,一边暗中朝凌诗兰递了个眼色。

    凌诗兰一骨碌从婆子肩头站起来,将慕容语儿的手拉住,柔声道:“方才可有伤着?”

    胭脂不由的嘴角一抽。直到此刻,她才算真正见识到这府门大院之中的人是如何的看脸色行事。慕容老爷还想说点什么,但顾忌到胭脂在场,也不便。

    经过凌氏的好一顿劝,慕容凌云的脸色才转好。见着语儿似乎也并未伤着哪里,心也放下。

    只是胭脂仍坐在位上迟迟不肯走,面上出现不耐烦之意。今日听见管家来清林苑中来请人时,不过只是听了个大概。慕容凌云是何人,他自然是不愿巴结着柳家依附而上的。那是趋炎附势的小人才会做的勾当。

    且与老七一家许多年未有过交集,甚至是过世的送别之行都未去。她做女儿的,岂会不恨他这个十一公。临近出阁,跑到他府上来,不知会闹出个什么把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