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16章 拜访(二)

    不是十一公,而是姑母出来相迎。这倒是并不出乎胭脂的意料。十一公岂会这么轻易来见她这个黄毛小丫头。凌氏面上看上去与平日里端着的慈祥的眉目丝毫没有差异,心底其实也是对胭脂的到来心生疑问。眼见着胭脂丝毫不畏惧,眉目平静,平淡着说出这一系列话,凌氏自当是当作且陪陪她玩玩。

    跟在十一公身前,早就长出了一颗七巧玲珑心。

    不过,依他的心思,派了自己的夫人前来,岂会远离的道理。胭脂这般想了之后,心中有了释然,也便大方的坐下。

    “难为胭脂还记得十一母啊。许多年前见着的时候才只有这么高,现在长成了一个粉雕玉琢的孩子,真是慕容家的福分啊。”她一双慈目秋水盈盈,言辞恳切诚挚。

    “胭脂也在长大啊,只不过姑母还是小时候见着的模样,一点也没有变老啊。”胭脂对上话去,带着些许俏皮,把凌氏夸的咯咯直笑。

    “这丫头。”凌氏拧着绣帕掩嘴轻笑。“胭脂今日来可是为什么事?”凌氏喝了一口茶,清清嗓子问道。

    “姑母这是什么话。只是想着快要出阁,定是要来拜访十一公的。于是择日不如撞日,也就来了。”胭脂回答得轻巧,灵芝递上胭脂早已准备好的江南上好胭脂和一些钗环配饰,都是些胭脂娘亲留给她的珍贵物件。凌氏瞧上眼,道谢。看向胭脂都不免觉得舒畅起来。

    老爷让她前来应付这个小丫头,可不是笑话。至少要做的极好才是。凌氏笑笑,从手上拔下黑玉镯子套在胭脂手腕。

    “你十一公有事忙,谁也不见。我们不要理他。”凌氏随口说道,便一搭没一搭的与胭脂谈着鸡毛蒜皮的小事。问的每一句话,胭脂也都细心回答了,找不出什么让别人说闲话的漏洞。

    “对了,你嫂子怎没随着你来?”凌氏忽然问道,眼睛直愣愣的将胭脂盯着。

    “是嫂子让胭脂过来的。”胭脂起身微微颔首道。凌氏见着这低眉顺目的样子,也没多做怀疑。眼见着人也见了,是不是应该打发她回去了……

    “对了……”凌氏拨了拨茶沫子,淡淡问道:“可是还是嫁给李家的那位公子?”

    胭脂面上一愣,却不过是片刻,又恢复了平静。李元良那人终究是负了她,心痛之后也想通了不少。凌氏问起,实属无心,与慕容青云家并无太多交集。她不知那门婚事告吹实属正常。

    “爹爹去世,李家便退了婚。后来京都的柳家来提了亲,寻着时间也是快了。”她淡淡一笑,眉间笼罩着清愁。

    慕容凌云少有会在凌氏跟前谈起这些小事,凌氏听见之时着实是吓了一跳。

    对凌氏来说,慕容胭脂嫁给鸡鸭鱼都与她无关。可是一听到京都的柳家可就不一样了。柳家老爷子柳洵是如何的人物,叱咤商道多年,便也是天王老子也是十分重视柳家的盐商业。

    听闻是京都的柳家,凌氏手一顿,眉角抽抽,似有些不相信。胭脂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便又加上一句:“前几日翠玉轩将喜服送到了绣楼。胭脂还寻思着拿来给姑母母瞧瞧。胭脂知您也是慕容家绣工一流的好手。”

    身边服侍着凌氏的贴身丫鬟红玉与红绣也有些惊奇。柳家如何的财大气粗,只有在商道上的人才会得知。就算是府中的丫鬟婆子也都知道一二。

    “前些日子,其他姑母还与嫂子一同去了呢!胭脂在花厅中寻了好久都未见着你。可是嫂子没来请你吗?”胭脂欲再说点什么,但及时的掩袖笑道:“胭脂不好,竟说起这些没来由的东西。”

    凌氏与苏氏关系本就不好。听到这里,凌氏定是拼了一口气也会从这上面夺回面子来。十一公在族中是如何的威望,她自信可以将苏氏比下去。凌氏出生书香门第,爷爷曾官拜二品的文官。不过是商贾家出来的女儿,即便是有点才情,总比不过官家出来的小姐凌氏。

    好一个苏氏,竟瞒着她。若是让她凌氏知道了,岂会让她占了先机的道理。

    “好孩子。”凌氏笑赞道,便拉了她的手轻轻拍道:“有心了。可是把嫁妆都备齐了?”

    “胭脂不懂这些,全凭嫂子做的安排。”自古女儿家的嫁妆都是由父母亲和家中的长者安排,这话回的也有理。

    凌氏没说什么,只是慕容胭脂母亲裴氏嫁入慕容府时的排场可谓算是南郡的一桩盛事。按传统来说,这胭脂母亲的陪嫁首饰也应随着胭脂。只是苏氏一向小气,那些个东西恐怕现在也已经在她囊中。

    胭脂继续说道:“嫂子这些年来为胭脂做的也挺多的,这一下子嫁出去,却不知何时才能回来。”

    凌氏听了这句话,心中不快,面色浮起恼怒之色。“胭脂这话说的就见外了。姑母才是最爱你的。想想你其他的姑母哪个不是说一套做一套。”凌氏心直口快,便也没避着胭脂说。

    话一落,方知刚才说了什么话。见着胭脂并无太大反应,便继续说道:“乖孩子,听姑跟你说的话。你嫂子苏氏怎么对你,我还是有所耳闻,勿要记挂一些不相干的人。现在家业被你哥哥败得差不多了,你可要想清楚,慕容族中谁才是你慕容胭脂的靠山?”

    凌氏神色倨傲,心想的是胭脂不傻,定会清楚投靠哪边才是最好。

    灵芝方走在花厅中间跪下,眸中泪光闪闪,恨恨的说道:“夫人对小姐甚是克扣,之前小姐病倒。还……。”说到此处,灵芝一个已经出阁的姑娘家都不愿提出来。

    凌氏紧了紧眸色,便也顾不得身份,起身将灵芝扶着起来,心急的问道:“可是有什么不好说的,直说无妨。我来给你们做主。”

    灵芝抬头望了一眼胭脂轻轻摇了摇头,心中一动,垂下眸子回答道:“小姐病倒之后,夫人还故意吩咐了账房将原本拨给小姐的银子减少,害的小姐的身体越来越差。”

    “这苏氏竟长了这么大胆子,谁给的?”凌氏愤恨的紧紧捏着绣帕,气的胸膛一起一伏。不过是她身下的一个小辈,现在出息了,竟会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

    “奴婢所言非虚,望夫人明鉴,为我家小姐讨回个公道。”灵芝越说越激动,双手撑着地面,俏丽的脸上遍布着泪珠儿。

    “灵芝。”胭脂唤道,略带着心急:“快别说了。”

    “说,继续说。”凌氏踱回自己的位置,面色铁青瞪着跪在花厅中央的灵芝。这慕容胭脂过的如何,从头到尾没激起过她的兴趣。

    她要做的就是要做的比苏氏好,让慕容胭脂放下心中戒备成为她这边的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