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第15章 拜访(一)

    灵芝长叹一口气,挨着胭脂坐下身来,柔声问道:“那小姐可有何打算?”

    胭脂抬眉,眸中布着冷意。苏氏是个好强的主,与族中的人的关系处的并不是很好。加上一直无所出,除了每年上交的财粮之外,并不受重视。而胭脂今日可不比往日,嫁的人是京都皇商,听闻与朝中某位王爷关系甚密。

    加上皇商掌握的商路和货品源可不比一般的商家。慕容家若是能搭上去,以后的商运可谓算是平步青云了。

    “族中十一公可是在府中?”胭脂一笑,突然问道。

    “在的,在的。”灵芝恍然大悟,将胭脂扶起来。埋首整理胭脂身上的那件素色绣缠青竹的翠色衣裙。

    “小姐,可是要换上一件?”灵芝问道。胭脂低头一看,自己这打扮的确是有些不好,自己在绣楼呆惯了,可是从未觉得自己不妥之处。今日去的是十一公的府上,如此寒酸毕竟也是不合礼数。

    “那就随意找一件给我换上吧。“胭脂知晓灵芝是个聪慧的人儿,甚至比她自己还要懂人情世故几分。于是也就放心的让她为自己寻上一件得体的衣服。

    片刻之后,从柜中寻了一件桃红色的荷叶边绣着大片芍药的窄袖褙子,倒不是很艳丽,却是将女儿家的俏皮,清新脱俗之美透露出来了几分。

    灵芝许久未见胭脂穿过如此鲜艳的衣裙,换上之后,不禁打趣道:“小姐这模样,犹如天仙下凡。这出了绣楼,还不吧南郡男人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胭脂笑笑,轻轻点点灵芝的眉间,未说话,脸却不由得红上了几分。

    苏氏刚来过绣楼,估计短时间不会再来找她,也正好方便了胭脂出门去十一公的府上。

    灵芝随行,自然是叫了位信任的丫头来照看碧儿。胭脂看过之后,点点头放了心。

    这十一公是慕容族中鲜有出任过官职的一个人才,不过因为前些年朝中攀附着的左相因触犯了龙颜。皇上一怒之下将左相相关的官员都降职。十一公想了想,伴君如伴虎,不如回家偷的浮生半日闲。

    轿子晃悠着出了府门,灵芝随后吩咐了管家几句,便也跟在轿子后。南郡街上一如既往的热闹,十一公府邸在西街胡同的北边,胡同后面也是十一公女眷的宅子。

    巨大的府门外,两边的空地上杵着两只凶恶的石狮子,那牌匾还是左相为其提的几个方正的大字。十一公在慕容家算是排在小,胭脂的父亲慕容青云排行老七。他十分疼爱自己的十一弟,按理来说应该多多走走。

    十一公个子不算高大,少时比较胆小。而慕容青云却是个聪慧主儿。慕容老爷理所应当的将厚望寄托于慕容青云头上慕容世家都是从商,谁也不会料到十一公却能高中各进士,一时光耀门楣。

    可是之后慕容青云带着胭脂上前祝贺之际,却被他堵在了门外。至此再无其他交集。胭脂苦笑,自己能否进十一公府的大门还是个未知数。

    且她自己这些年来独居绣楼,几乎未外出过,更不知眼下两家人的关系。苏氏为人刁钻刻薄,心思缜密,慕容族中鲜有妇人可以相提并论。加上慕容青云辞世,更是来访甚少。

    出了轿门,首先展现在胭脂眼前的是一排气宇轩昂的府门,四周檐各挂一只铜铃,风过之处便是清脆的铃声。从转角处便见从墙里探出的海棠,鲜艳欲滴。

    胭脂一路想着心思,忽听见灵芝的惊呼,抬眉才发现自己已经到了府门前。灵芝上前敲了敲,隔了许久方才有管家应声。

    胭脂从未到过其府上,自然管家不认识。只是见其气质非凡,眉间那粒朱砂痣,心中也了然了几分。

    胭脂轻轻颔首,柔声说道:“还请麻烦通报一声。”

    管家笑问:“可是慕容胭脂小姐?”

    胭脂点点头,微微一笑。灵芝叽咕道:“这不是明明知道,还要问上一句是什么道理?”

    胭脂瞧了灵芝一眼,含笑道:“身边的人不懂规矩,还烦通报一声。”

    他紧了紧眸色,老爷与这慕容家的老七慕容青云并无过多交集。且听闻还有过节之处,若是轻易放了她进去,保不准会被训斥一顿。灵芝上前,将袖中的碎银子掏出来,放在那管家手中。

    “今日前来,并未与十一公事先谈起过,所以冒昧前来打扰实属是胭脂的过错。只是眼见着我快要远嫁京都,想着趁着这几日来看看十一公。”这做侄女的出阁之事也算是慕容府上的大事,前来拜访也属孝道,若是无故拂了她的心思,岂不也不好。

    眼见着管家陷入两难境地,灵芝上前一步,低眉小声说道:“我家小姐今日可是特地前来拜访十一公的,管家可别误了时辰。”管家看向胭脂的眼神一滞。灵芝继续道:“小姐是要嫁入皇商家中的人,对咱慕容家那可是多大的功劳,管家你可想清楚了?”

    胭脂含笑低头,并不言语。随着灵芝说也好,十一公这里总要挑明来意,才会让他明白她慕容胭脂还有利用价值。

    管家笑着说好,颤巍巍的将府门拉开一些,一边迎着胭脂主仆二人进了府中,一边差人去请十一公。

    府中回廊影壁,翠竹林立。长廊曲幽通径,布着整齐的房子。精致的雕刻工艺将去往大厅的廊子里的柱子雕刻的古香古色。府院坝中摆着争奇斗艳的花朵,暗香扑鼻。一弯拱桥连着两边,湖中遍布着青莲。

    十一公府果然不同于那些个叔公的府中,竞相摆着的都是些金银的摆设,哪会有如此的清幽之境。

    “小姐,小姐。”灵芝挨近而来她一些,低声道:“湖边亭中的是府上的二小姐慕容语儿,旁坐着的是夫人的侄女凌诗兰,两个都是厉害的主。尤为凌诗兰是个才女,凌氏甚是疼爱。”胭脂抬眉扫向湖中悠闲惬意的两人,心中却是一沉。尤记得当年十一公当年高中进士,慕容老爷子拉着胭脂前来祝贺之时,面对的是如何的一张冷峻的面容。

    灵芝以为她不知,却不知胭脂心中已了然于心。

    墨绿的帘子轻巧的掀开,凌氏走进来,挂着和善的笑容,着了一身大红的八宝璎珞的褙子,一条素净的马面裙,头上带着的是金丝点翠蝴蝶钗,及一些玉饰,青翠欲滴显然是不凡之物。

    慈眉善目,倒不似留言中那般是个吃人的主儿。

    胭脂抬手扶扶鬓角散落的耳发,轻轻柔柔一笑,素手搭上凌氏伸过来的手,关切的问道:“姑母身体可是要好一些了?”

    “好,好多了。”凌氏拍拍胭脂的手背,温柔的关怀道:“可是有许久未见了。”

    胭脂面上的笑容一顿,嘴角微微抽了抽,语气有些酸起来:“可不是吗?”目光一扫,避过凌氏的目光,扶她在前边主座坐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