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11章 内火

    次日一早,喝过药的胭脂稍显有些精神。捧着一卷书坐在绣楼前的长榻之上静静的。灵芝守在她身边,起风时站在她跟前替她挡下一点。

    灵芝寻思着该怎样告诉胭脂昨晚上发生的事。碧儿现在仍下落不明,生死未卜。倘若是个知事的,定会寻思着自己了结。可是灵芝方一细想,胭脂迟早还是会知道碧儿的事。若是真死了,定不会原谅她自己。

    眼见着胭脂不一会儿又放下书,朝门口的方向寻寻。灵芝想她定是心中疑问重重。醒来之时,见着是她就已经够好奇了。灵芝随口编了个谎圆过去,其实心中也还未想好到底如何与胭脂说清楚。

    派了人去杏花楼请少爷回来。那只知花天酒地的少爷一摇衣袖,喝过几杯酒之后扶在案几之上便呼呼大睡。小厮自然是没有办法强带着他回来,也只好任谁他了。至于苏氏,灵芝更是厌恶至极。管家娘子在这时,自然是要去请示她该如何做。她倒好,掩面而笑,俏丽的脸上布着毫不关心。

    她说了,碧儿那丫头死了又何妨。

    正想着,管家匆匆从屋外赶进来,面色黯淡,愁云满布。灵芝忙站起身来,快步迎上去,将他拉住,低声问道:“可有找着?”

    管家长叹一口气。什么话也不说,面色异常难看。灵芝只觉心一紧,就像一只手狠狠地抓住心脏一般,无法呼吸。眼前全是碧儿明媚的笑脸。

    灵芝轻声问道:“可还活着?”

    “活着,活着。”管家反手握住灵芝的手,抬手轻轻拍道:“你勿要担心。找着的时候不知在那草丛里躲了许久,身上的衣服全是破破烂烂的,那些个挨千刀的。”管家愤愤道。

    灵芝松了口气,心中一颗石头落地。她半倚在石栏之上,回眸便瞧见胭脂已然起身,朝她这处望过来。管家越过灵芝的肩头,在晨光微曦中看见了披着薄衫子的胭脂,便要上前去。

    灵芝一怔,下意识的挡住管家的路。

    “可是,可是……。”管家为难的说:“现如今,怕是瞒不了小姐了。碧儿伤着了,她不肯去医馆,谁的话都不听。我这才干脆回来请小姐。”

    灵芝挡在他身前,使劲摇头。胭脂昨夜才从鬼门关出来,碧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定会让她气晕过去。“哎,现如今还管这些。先救碧儿才是要紧事。”管家拂开灵芝的额手,大步向前。

    管家深深的向胭脂鞠了三次躬,最后一次却没起身。胭脂心中疑惑,放下手中的书卷,柔柔问道:“可有事?”

    “碧儿姑娘昨夜去为小姐请大夫,在路上受了酒鬼的欺负。现在在西郊的后山之中,受了伤无论如何也不肯去医馆。”管家见着面色苍白的胭脂,告诉她其实心中也不愿。但他亲眼见着碧儿的狼狈。如今,只有靠着胭脂去劝劝兴许还能救回她一条命。

    胭脂手中的额书卷滑落在地。清晨水滨茂盛的青草点满了春意。半晌,她才不敢相信的问道:“碧儿,你说是碧儿。她现在在哪里?”

    管家凝视着她空洞的眼睛,垂首道:“小姐不用心急。我带您去。”

    她扶着扶栏挣扎着要出门去寻碧儿,身形却不稳,眼见着就要摔倒。灵芝冲上前来稳住胭脂,却是一句宽心的话也说不出来。慕容府中,碧儿是慕容胭脂心中无法替代的最重要的人。只有胭脂自己才可能体会到碧儿的痛苦。

    “我已经备好了马车,小姐还是先去劝劝吧。”管家躬身,快步往府门前走了。灵芝紧紧握住胭脂的手,只恐她受不得这个打击。

    马车上,胭脂沉默不语,手心紧握着绢帕。灵芝真怕下一秒她就会失声痛哭起来。胭脂一直紧咬着唇,从掀开的帘子往外看去,很快出了城来到西郊。

    沿着布着青石的荒郊一路上了山顶,薄颤的花枝树下,一袭翠衣的碧儿朝胭脂的方向望了一眼便又移开,四周站着府中守着的小厮。

    碧儿神色凄然的望着天,小脸上布满了抓痕。长发乱糟糟的披在双肩,一双眸子中毫无生气。即便是仰头看见的梅花之中丝毫也不见其春意。胭脂见过这般面色的人是在自己的爹爹脸上。

    从林中忽然飞起一只碧绿色毛绒的鸟儿,啾鸣着一飞上天。碧儿被吓得一抖,将脑袋藏在臂弯之中。忽然,她抬头将渐渐靠近的胭脂盯住。

    胭脂一怔,停住脚步,望向她明显在瑟缩的眼神,心中疼痛难忍。她每靠近她一步,她的眼睛里都在透出一股害怕。胭脂捂着帕子,眼泪也一直在眼眶前打转,抬手止住扶着她的灵芝以及管家,自己一人向前。

    碧儿紧紧抱住自己的双臂,小脸上布着惊恐不已的表情。她的发髻早就散乱,身上原本那件翠衣只身下稀松蔽体的衣物。裸露出的雪白的皓腕上布着大大小小的青痕。

    胭脂忍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碧儿面色微怔,启唇唤道:“小姐。”

    众人皆是松了口气,碧儿既然是认出了胭脂,也算是幸事了。灵芝掩袖哭泣。

    “不要过来,小姐。碧儿已经脏了,脏了。”碧儿红着眼,接着说道:“小姐是清清白白之人,碧儿如今的残花败柳之躯,还不如死了算了。”

    “我不准。”胭脂大喝一声,用尽了她胸腔内的最大的力气。灵芝一震,抬眉见着胭脂已经冲上前去,将碧儿紧紧的抱住。

    “你是想把小姐我丢下吗?”胭脂泪眼朦胧,抬起手抚上碧儿那张布满青痕的面容。“早知如此,我便是将你丢在街上。你若是死了,我便当你从来没出现在我身边过。”

    碧儿被胭脂的这一番话吓得愣住。反手将胭脂抱住,呜哇一声大哭了起来。管家及小厮赶紧上前,将胭脂与碧儿扶上了马车,赶紧得送回慕容府上才行。胭脂身份特殊,可万不得在苏氏那里落下话柄子。

    风波还未散去。刚回到绣楼,请了大夫为碧儿查看了伤势,灵芝炖了些补品给碧儿喝下。碧儿的脸色总算好了些。胭脂一直陪在其身边,亲自喂她喝药。

    刚放下碗,不到三四刻的功夫。苏氏得闻碧儿回来,于是由凝香扶着上了绣楼。这时候不去,更待何时呢?她心中不禁想到自己得到了信物之后的快活日子了。

    灵芝匆匆进来通报胭脂,说是夫人带着一大群人朝绣楼来了。胭脂一愣,将碧儿的手轻柔的放进被窝之中,起身相迎。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苏氏笑着掀起墨绿色的珠帘而入,着了一身紫红金线牡丹吐艳妆花的双肩褙子,芙蓉暖玉步摇,看着明艳动人。与这冷清的绣楼比这可是相差甚远了。进屋的苏氏先是一笑,瞪了一眼站在胭脂身后的灵芝一眼,大大方方的坐下。

    胭脂环顾绣楼之上的人,都是族里面的姑姑,姨娘之类的妇道人家。胭脂立在花厅中,对着座上的苏氏拜了个礼,便低眉等着她说话。

    今日她带着这些人上她绣楼所为何事,她不知道。但必定不是什么好事,胭脂定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应对才行。灵芝哪见过慕容府上的这种大场面,先前苏氏家中不过只是一小小的商贾人家,与慕容家丝毫不能相比。

    胭脂吩咐了几句,灵芝便领着些小丫鬟下楼去取茶水去了。苏氏正了正面色,装作不经意的问道:“碧儿呢?”

    胭脂猛然抬头对上那一双别有深意的眸子,见着胭脂对上来。她不留痕迹的闪开,面色有些微怔。凝香在旁柔柔一笑,忙于她主子一口出气,也问道:“我绣品还有几个问题想要问碧儿姐姐。”

    “我吩咐她出去给我买东西去了。”胭脂握紧了双手,脑海中顿时清明了不少。趁着碧儿睡着的时候,灵芝将前因后果讲予了她听。苏氏的态度不得不让她怀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