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第9章 心思难测

    “夫人,夫人。”苏氏身边的贴身丫鬟凝香一路小跑进屋来。见着苏氏正端坐在桌前批注账本,谨慎的退后一步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苏氏抬眉不悦的挥手,将笔放在笔架上。朝那冒冒失失的凝香淡淡的望上一眼问道:“何事那么惊慌?”

    “碧玉轩的陈氏进了咱府,上而来绣楼。带着一大群婆子不知是不是来给小姐量衣裳的?”凝香急切的说道。

    苏氏心头微微一沉,冷笑道:“这抢生意还直接抢到家里来了。”继而笑道:“那又怎样?”

    “夫人你可是忘记了。陈氏是什么身份?”凝香上前一步,继而说道:“少爷之前可是千方百计去请她回来主持生意都被拒绝。”

    苏氏皱眉,轻叹一声:“那是人家实在觉得咱慕容府不比之前了。任谁都会想着离开,倒是人之常情。”

    “可是夫人可是忘了,碧玉轩的婆子放话出来说的什么?”凝香问道。

    苏氏面色暗沉下来。她怎会不记得?慕容景曜上碧玉轩拜见陈氏之时,那其中的婆子闭门不见,在南郡最为繁荣的街上喊话说的是此生再也不踏进慕容庄子一步。

    今日不请自来,上了那慕容胭脂的额楼,带着碧玉轩的婆子。难不成那陈氏还与那丫头念起旧情了?陈氏本看不惯苏氏的作为,难道是想趁此机会遏制住她的势力。

    苏氏越想越气,抓起桌上的青花瓷的茶碗就往地上砸去。滚烫的茶水泼了一地,茶香四处弥漫。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反我?”苏氏心中沉沉,脚下的步伐紊乱。慕容景曜子啊窑子中寻花问柳,从不关心府中的生意如何。

    凝香赶紧拂了拂身,避开滚烫的茶水,忙命了小丫鬟来收拾好,她自己则缓步向前,唤了一句:“夫人。”

    “夫人怎动了这么大的火气,气着身子骨可不好。”凝香陪笑道,抬手欲扶着苏氏进屋。

    苏氏心中正是火大,啪的一声打掉凝香的手,厉声道:“我没有动气,那小丫头能做出什么事让我动气?”苏氏听闻陈氏前来,心中气息紊乱。苏氏虽是坐上了慕容府当家主母的位置,可她有没有能力做好事另外一回事了。

    如今的慕容胭脂不似以往的温柔模样,性子变的沉稳了许多,已不是任她摆布的人了。

    “老爷子信物一事,我可等不了了。”苏氏挑眉,这么说来,心里越发觉得胭脂当日说的话都是搪塞她的。

    “夫人是指?”凝香吃惊道:“夫人难道是指西郊的地租子一事?”凝香试探性的俯身向前问道。

    苏氏轻叹一声:“不是那事还有谁,这不省心的大小姐。那族长死活也不肯交东西,说是老爷子留下了信物。”苏氏一捶桌板,愤愤不平道:“嫁入这慕容家,没一日不是为着家操心着。现在换着竟然是要联合外人来爬到我头上去。”

    苏氏是何等聪明的人,怎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凝香静默片刻,附耳语苏氏说道:“夫人何不灭灭小姐的威风。依奴婢看来,小姐的确是太不知好歹了。”

    苏氏上下打量一番凝香,缓缓说道:“枉我没有白养你。你且说说。”

    “这小姐在这府上最亲近的人是谁?”凝香问道。

    “还不是碧儿那丫头。”苏氏气不打一处来,紧握着拳头,杏目圆睁。

    “这身为小姐的贴身丫鬟,且也是马上出嫁的小姐,若是丫鬟出了个什么不贞的事实。夫人,您猜胭脂小姐会作何呢?那还不是好好听你的话。”碧儿那丫头,总是与她作对,现在可是找着机会反咬上她一口。

    苏氏脸色发黑,点点头。“这法子不错,不过也要注意些影响,可万不要把事情闹大了。”

    凝香微微拂身行礼,掀帘出去了。

    但愿这事可以牵制住那丫头,老老实实将慕容老爷的信物交出来。

    日光渐渐下移,渗透进窗沿,隔着绣楼外的重重树影,在屋中照出斑驳的树影。

    月上中天,树影斑驳。翠玉轩的婆子刚走不久,屋中的热闹渐渐散去,胭脂半倚在床榻之上,见着碧儿忙里忙外。

    她淡淡一笑,招呼碧儿过来同她坐下。

    碧儿涨红了一张脸,使劲摇摇头。“小姐,我还要收拾收拾,那些个婆子把这里弄的乱,小姐不喜欢。”

    胭脂嘻笑着将她拉过来,同她坐下。碧儿额角渗出许多薄汗,鼻尖也有,整个脸红扑扑的。“可有累着?”胭脂关心道。

    “没有,碧儿一个粗人,干这些事情怎会觉得累。”碧儿摇头,缓缓道。

    胭脂心疼的掏出绣帕给她擦擦脸,瞧着这一张粉雕玉琢的脸蛋,甚是喜欢。她半开着玩笑捏捏碧儿的鼻子说道:“这么个小美人,可想过要嫁人啊?”

    碧儿慌张的起身,扑通一声跪在地上,带着哭腔道:“小姐,碧儿可是有做错事?”

    “什么错,你没错。”胭脂哭笑不得,欲起身将她拉起来。哪料到那孩子还是个倔脾气,跪在地上不起来了。

    “除非小姐答应我,不要赶我走了。碧儿只有小姐一个亲人,小姐在哪儿碧儿就在哪儿。”胭脂一愣,蹲下身子去,对上那一双含泪的水汪汪的大眼,柔柔一笑。

    胭脂怎会舍得碧儿离开自己。她永远忘不了第一次见着碧儿在下雪的天气赤脚站在她轿子外的那种无助感。小时候的碧儿见着慕容家的轿子本想跑开,却是被掀帘的小姐跑过来拉住她,将她的披风披在她的身上。

    于是碧儿也就跟着了胭脂,这么多年从没变过。小姐待她如姐妹。这恩情恐怕倾尽一生也还不尽了。

    “咳咳咳。”胭脂捂住胸口,狠命的咳起来。屋内寒风冽冽,全然不像是夏日中的夜晚。碧儿起身,心疼的拍拍胭脂的背,眉宇间满是心疼。

    “药,药……。”胭脂停了半刻,呢喃道。碧儿将胭脂扶着进了起居的卧室,让她躺好,给盖上了一层被子。

    碧儿心中暗骂自己不应该让小姐伤心。这先前的风寒还未好,吹着冷风,被自己一闹,小姐咳得更厉害了,这可如何是好。

    “碧儿。”胭脂这时候唤道。碧儿扶着床沿,挨近了一些,见着胭脂半张着眸子,缓缓对她说道:“碧儿,我会让你一直在我身边的,不会让你离开,咳……,咳……,离开我。”说完,她似有些放下心来,便要闭上眼睛。

    “小姐,小姐。”碧儿忙唤道。她握紧了胭脂的手,手忙脚乱的道:“小姐不要睡,碧儿这就去给你端药。不要睡,陪碧儿多说说话。”胭脂半眯着眼睛,点点头。

    碧儿慌张的绕回到自己的房间,从枕头下掏出一玉镯子出来。她放在胸口,呼出一口浊气,便匆匆下了绣楼。

    “李大夫,大夫。”碧儿使劲的敲门,叫道。半晌,从门后探出一张苍老的脸来。碧儿一把将他抓住,哭喊道:“大夫,我家小姐不好了。咳得好厉害,您去看看可好。”

    这李大夫是京都的名医,脾气倔的很。见着是慕容家的小丫鬟,脸一黑,就要关门。“我求求你,大夫。碧儿给你带了酬劳,您去看看我家小姐。”碧儿跪在地上,哭喊着,满脸的眼泪。

    “你能有什么东西,先把之前的药费付清吧。”李大夫踢开抱住他脚的碧儿,嫌恶的一挥衣袖就又要进里屋去。

    “这个,这个。”碧儿赶紧将怀中的玉镯子拿出来。在并不明亮的烛光下,那镯子竟也你发出如此柔和的光芒,玉色轻盈,翠色与玉浑然相成,一看就是不凡物。

    见到如此的东西,哪有不心动的道理。这镯子可抵的上他一月的收入了吧。碧儿眼含热切,将那玉镯子放在他手心。

    “你且等等。”轻叹一声,说完,便匆匆回屋去取药箱子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