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重生

    月亮升起来,低低的在树桠之间。月色淡白,照的四下如笼轻纱般轻盈。晚饭吃了一点,见着时候不早,胭脂也乏了,便说了要躺下歇息。

    碧儿刚为她拆下发鬓,正欲扶着她上床歇息。她站起身子来,微微一笑,避开了碧儿的搀扶。她这是虚弱到了走路还需人扶的地步了?扬起苍白的脸,对着碧儿笑笑,素手轻抬,欲撑着妆台支撑着自己虚弱不堪的身体。

    “哐当……”,耳边传来一声惊呼,她手顺着那妆台滑了下去,身体极速下降。额头猛撞上妆台一角,身体中的血液极速往上涌,渐渐将眸中充的鲜红。

    屋外平白起了风,吹得呜咽有声,犹如鬼魅。碧儿哭喊着抬手将胭脂额上的伤捂住,只管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小姐,你可不要吓碧儿啊!”风声和着哭声,更是吓人。碧儿抓了胭脂的手往自己怀里塞,只恐那温度慢慢消了去。心中惊惶至极,却又不知应该怎么办?

    那些人世间的过往如走马观花一一浮现至她的眼里。那些个无数日夜听闻见的苏氏的那些诸如“你早该如此,早该随着你爹死的话。”渐渐远去。

    眼前的一切仿佛都像是置身于黑暗之中,耳边的声音渐渐都消失掉。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很轻,漂浮在往生河上,来往开满了鲜红的彼岸花。她原来已不在人世。

    她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心里却感觉到了不一样的轻松。

    “你愿意这样吗?这样无故死去。”忽听耳边传来一女声。胭脂抬头望去,见那浓雾之中隐着一女子,着了一身大红的羽缎斗篷,眸色清亮,眉间一粒鲜艳的朱砂痣,映着身后的点点烛火,滟滟生色,模样却是看着越发的熟悉。

    “你是谁?”胭脂出声问道。

    “我自然就是你啊。”她柔柔一笑,眸中盛满笑意。视线落在她手中执着的羊角灯上去,方才注意到这环境中只见得到那里的一点光。她的样子逐渐慢慢清晰的映在胭脂的眼里,竟是真的与她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

    “走吧,我来带你出去。”她向胭脂伸了手。胭脂犹豫着抬手放在她手心。

    话一落,眼前的景致忽然变了。

    翠色烟柳之下,胭脂晃着小短腿四仰八叉的躺在凉亭中的席上耍赖。对坐便是含笑的慕容青云,胭脂父亲。

    “不好,不好我要悔棋。”胭脂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伸出胖乎乎的小手点了点桌沿,捣鼓似的摇头。

    “哈哈哈。”慕容青云也不生气,捻起那一颗棋子放在胭脂手心,问道:“若是你以后的生活不如意了,输在了哪个点上,可是没有办法悔棋哦。”

    犹带稚气的胭脂微微一愣,摇晃着脑袋很显然不懂。乌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抱着慕容青云的手臂娇滴滴的问道:“爹爹在胭脂身边不就好了,爹爹棋艺这么好。也就不用悔棋啦!有爹爹在,胭脂就不怕啦!”

    慕容青云拍腿大笑,甚是宠溺的刮了刮胭脂的鼻子耐心道:“若是真有朝一日,胭脂不要管是对是错,走下去说不定才会有翻盘的机会。”

    那慕景缓缓消失,徒留一句话一直萦绕在胭脂的耳边,走下去,走下去才会有翻盘的机会。

    对面的那女子柔柔一笑,将一枚棋子放在胭脂手上,低眉问道:“你还想悔棋吗?”

    胭脂猛然摇了摇头,脑海中回想起苏氏那张可怖的嘴脸,和仍旧眷念着的尘世。

    “听我的,回去吧。回去好好活着。”云雾渐渐浓厚起来,那女子的身影在其中渐渐隐去。

    各种光线混合在一起在胭脂眼前微微的抖动着。渐渐的身上开始一寸寸回暖,却又像是绑了石块一般的重,她轻轻的哼叫出声,碧儿惊喜的抬起头对着胭脂唤上几句,眼眶中立刻弥漫起一层水雾,一下子扑在胭脂的身上喜极而泣道:“小姐,你醒了,我还以为你丢下奴婢走了。”

    胭脂眼眶也湿了,伸手抱住碧儿,在她背后轻轻的拍着轻声安慰道:“碧儿,快别哭了,小姐我不是还在吗?”

    “小姐,可是有想吃的东西。少爷听说小姐晕了,吩咐了厨房给小姐备有些小姐爱吃的东西。”碧儿擦了一把自己的脸,慌忙问道刚刚转醒的胭脂。

    胭脂摇摇头,扯着干涩的嘴唇问道:“哥哥来过了?”

    “来过,来过的。来看过小姐。大夫也是少爷请的,少爷见着小姐好些了才走。还说小姐醒来定是不想见到他。”碧儿莞尔,看到小姐恢复过来,又问起许久未问过的少爷,也算是喜事一桩了。

    “他真是这样说。”胭脂抬头,一张小脸在昏黑的烛光中更显瘦削,眉眼干净。

    “小姐可是要碧儿去请少爷?”碧儿小心翼翼的问道。胭脂垂头,静默不语。

    “明日再去吧,这会儿他也应该不在府中。”胭脂摇摇头,将碧儿的手拉过来,紧紧的握住。“我定不会再有寻死的念头,你放宽心吧。碧儿,你家小姐我这次可是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明白了许多。”说完,她对着碧儿嫣然一笑。

    碧儿惊喜的覆手盖住胭脂的手。“碧儿也就放心了。”自从老爷死后,小姐从未这样笑过,想必现在是真的放下了。

    次日一早,胭脂刚穿好衣裳不久,就听见熟悉的慵懒声音在外面的木楼梯上响起。从门后探出一张细白的男人的脸。他一身的月牙色的袄子,长发上布着晨露,撑着门框对着镜中的胭脂笑笑。他就是慕容府中的长子慕容景曜。

    “少爷,你现在的样子,不行啊。”碧儿慌张的跑进屋内,见胭脂已经起身,望着那个已经站也站不稳的兄长。她缓缓的将帕子放在桌上,对着碧儿点了下头。碧儿听话的退了出去。兄妹俩已经有许久未见,他脸上倒是刻上了几道深深的皱纹。

    “我的妹子啊,你可醒来了。你不醒来,哥哥我可是没法向死去的爹娘交代啊。”因醉酒,还未清醒。他摇晃着身子踉踉跄跄的朝胭脂走过来险些撞倒。

    “不牢哥哥费心了,妹妹我已经好多了。”胭脂身子微微一僵,用绣帕捂住自己的鼻子,轻巧躲开。

    望着自家的妹妹已经长得如此的亭亭玉立,想起小时的那般粉雕玉琢,跟在他身后柔柔的唤道:“哥哥,等着胭脂。胭脂要与你一起。”转眼间,已是快要飞出府院的姑娘了。

    “胭脂,我听你嫂子说了。你可是气着了?是哥哥对不起你,是哥哥没有守住这个家。你恨哥哥吗?”他抬手想要想往常一样去摸摸胭脂的脑袋,抬起手来却又不知该如何放下。

    “恨,怎会不恨。是哥哥你亲手毁了妹妹的幸福。”胭脂抬眉,对着跟前的兄长一字一句的说道,眼里的恨意越发浓郁。就是因为他做哥哥的,性子软弱,才会让苏氏有机可趁将她一步一步逼进了鬼门关。

    望着她略带恨意的眼睛,他不由得后退一步。他记忆中的小妹是温柔的,从未生过这么大的气。

    “若不是你,我定不会像现在这般的模样。府里也不会败落成如此不堪。若不是你,我现在应该也是坐在李郎的花轿之中了。若不是你,若不是你……。”胭脂望着自己唯一的亲人,只觉心中一阵恶寒。她颓然的坐在椅上,心中仿若牵起无数的游丝。一半是自己,一边是整个慕容府。

    “哥哥,我求求你,让我留在府里。我愿意做女红,让你拿出去卖。我会自己养活自己。”胭脂扑通一声跪在他跟前,拼起最后一丝希望求着自己的兄长。

    半晌,从头上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扑通一声,慕容景曜朝她跪下身来,对着他自己的脸狠扇两个耳光:“胭脂,是哥哥对不起你。可是他们说了,只要你不去,就要打断哥哥我一条腿来抵债。哥哥不想要残啊。你要救救我,胭脂你救救哥哥。”他抓住胭脂的手臂,颓然的哭喊道。

    他抱紧了胭脂的腿紧接着道:“还有这个府院,是爹的建的,我们兄妹俩也是在这里出生的。你舍得它变成其他人的吗?只有你,慕容府现在只剩下你可以救我们一大家子了。哥哥给你磕头了,给你磕头了。”他对着胭脂连磕了几个响头,嘴里一直念叨着:“胭脂,你看在爹的面上,救救哥哥。”

    慕容景曜一边哭喊着一边抬起眼角观察着胭脂的神色。只见她闭着双眼,眉宇之间盖着忧郁之色,不忍之情溢于言表。

    是啊,看在爹的面上,还有什么可以支撑着胭脂活着呢。到如今这部田地,她可以不顾所有人,但唯独不能不念着这份亲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