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8.第1848章 1848

    “我不走,在这陪你。”苏轻月等她睡着了,给她下了散助眠散,开始以银针在她脑部针灸。

    这个妇女精神错乱,她的病寻常大夫治不好,她是治得好的。

    施完针之后,苏轻月也有点累了。

    她走出房门,见三哥等在院子里了。

    “媳妇,累了吧。”他心疼地揽着她的肩膀。

    “没事。”

    “房间里那位……你打算怎么办?”

    苏轻月说,“先查清她的身份。虽然从她嘴里一时也听不到多少讯息,就现有的,如果她是京城人氏,或长居于此,应该不难查。”

    挥了个手势,一名黑衣男子从暗处冒出来,“主子。”

    “去查一下,京城哪些人家走丢了疯癫了十五六年的疯妇,年纪约莫五十来岁,有一个女儿叫月儿的。”苏轻月想了想,“叫人画一幅房中大娘的画像,看有何人识得她。”

    “是。”

    黑衣人立马前去办差。

    消息来得非常快,当天晚上就传来了疯妇的身份。

    疯妇名叫苏静玉,是已逝公孙家主公孙熙的原配夫人。

    公孙熙娶了苏静玉之后,又纳了几个侍妾,侍妾先于苏静玉生下了几名子女。

    苏静玉几年后也生了一个女儿,娶名公孙景月。

    公孙景月在五岁的时候得了重病死了,在公孙家的小姐少爷中排行第四,只比排行老五的公孙倩茹大几个月。

    苏静玉受不了爱女死亡的打击,疯了。而后来,公孙熙的侍妾又生了几个子女。

    公孙世家可谓枝繁叶茂。

    现任公孙老夫人许明兰以前是公孙熙的侍妾。是苏静玉疯了十多年之后,才由侍妾扶成正室夫人的。

    而公孙家的现任家主公孙彦离则是许明兰的大儿子。

    公孙熙前几年身体还很健康,生前原本属意把公孙家主之位传给三儿子公孙颜彬,哪知他突然病故,家主位由大儿子夺得。公孙家三少则被大儿子放逐去了偏远的地方看守铺子。

    苏轻月既然建立天机阁,自然有专门收集情报的渠道,有消息称公孙彦离谋杀生父继的父业。

    不过,那是公孙家的内斗,与她无关。

    夜色如墨,月亮挂在夜空,繁星眨着眼儿。

    萧羽川与苏轻月在自己住的院中品茶。

    他若有所思地开口,“媳妇,公孙熙的死有蹊跷,基本可以确定是公孙彦离干的。有可能苏静玉的女儿公孙景月也不一定死了,苏静玉不是说她女儿一下就不见了么。你说你会不会是公孙景月?”

    苏轻月端着茶杯,轻品了一口茶,茶水清香,“你希不希望我是公孙景月?”

    “这哪有什么希不希望的。”

    “如果我是公孙景月,那可就是一等世家的嫡小姐了。”

    他深情地注视着她,“别说什么一个世家的小姐,你贵为天机阁主,实力直接与公孙世家平起平坐。世家小姐可无半分权力,也不过是有个好家世。再说了,就算你什么也不是,在我心里,你都是最大的宝贝。”

    “嘴还满甜。”

    他走到她的坐位旁,抱起她,让她坐自个大腿上,“媳妇,我是真那么想。”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