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第458章 458 脸好了3

    只是痂里的皮肤没完全长好,撕了,里头的肉就会是粉红色的,不如等它自然脱了,才是最好的。

    不过,干涸的痂粘在脸上,总是忍不住想去撕、想用手摸来着。

    本来想着买一面铜镜的。

    现代的镜子制作是玻璃表面加工化学镀银,又便宜又照得人清晰。古代没有这么发达的技术,只有铜镜。

    铜本来就不是便宜的物什,还要制成一面铜镜,再小也得巴掌大。

    她早就想买一面镜子了,便宜点的也得差不多一两银子,为了省钱,她想了好多次了,到现在都没买。

    每次照镜子,她要么对着水缸,要么端盆清水。

    麻是麻烦点,胜在不要钱呐。

    脸上的痂块说明她的疮好了,她心情分外地愉悦。一脸的痂块虽然还是很恶心,好在要不了几天,痂下新生的皮肤就能‘见到光明’了。

    饭煮在灶上,趁天黑前,苏轻月又去山上砍了一根手臂粗的、二米长的直木头带了回来。

    二哥的身高她是知道的,她人头顶都只到他肩膀稍过一点点。

    她按着自己的高度,比划了下直木到他腋下的长度,剁出段约一米六不到点的长度,两头削平。

    她又把剩余的一截段出约四十厘米的长度,横摆着,在木段中间凿个坑。

    那截一米六的直木,她在顶端圆截面也凿个洞。

    长与短木头,两个洞摆套在一起,她削了根粗粗的木钉锤进去,这就成了一根‘丁’字一样的‘拐杖’,只不过这根拐杖‘丁’的那一横是短的,下面的一竖是靠近一米六长的,而且没有丁钩。

    做完了拐杖,她磨了事先准备好的药粉,用碗端进主卧。她很多天没上山采药了,以前采来的药都放药架子上晒干了,为方便涂抹,就制成粉再掺点水即可。

    二哥蛇毒退了之后又吃了几天抗蛇毒的药,蛇毒对他已经没有影响了,只需要治摔断的那条腿的伤,每天给上药就成。

    房中的三个男人坐在炕上。

    苏轻月在萧熤山坐的炕边蹲下,拆开固定他左腿的两块竹板,两块竹板最初时是她用来夹腕伤的,偏小,她早就换成适合他腿伤的大竹片了,动作熟练地帮他换了药,再把竹片固定回去。

    “月儿,上次我下炕,你当时说的,十天就能下炕。”换完药的萧熤山想起来活动,“现在都十好几天了……”

    她蹲着的姿势抬首,见二哥满脸的胡髯,他很多天没刮胡子了,满脸的络腮胡,看起来就像个凶悍匪徒似的,可这人硬是被她的气焰压得乖乖这么多天没下炕,“我当时说的是最少十天下炕,你多养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加起来都二十多天了,再不下炕,闷死了……”萧熤山浓黑的眉毛深蹙着。

    “谁让二哥有那么一大难呢。你等等……”她转身离开,拿起刚做好的拐杖进了房。

    萧熤山还没开口呢,羽川问了,“媳妇,你做的是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