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6.第456章 456 脸好了1

    便租了邻居李一保家的两间空置房子来堆放蕨菜。两间空置房就是在李家主宅边上盖的茅草房,以前是李一保父母在世时住的。

    村里人说李一保不孝顺,不让他爹娘跟着住大屋里,把老两口赶到边上的茅草房住,李家老两口过世后,那两间茅草屋子就空出来了。

    反正是空着,就以一个月二十文租给了苏轻月。

    苏轻月一边边大量收购,边雇人把所有收来的新鲜蕨菜全部制成了干蕨菜。

    晚上睡前,萧羽川朝苏轻月勾了勾手指,“媳妇,你过来一下。”

    她走过来,“什么事?”

    “媳妇,你看我的脸……”他可怜兮兮地指着前几天下雨时摔了一跤,磕伤了的地方,“我的脸会不会留疤啊?”

    苏轻月白了他一眼。就这点伤怎么会留疤,磕破了点皮肉而已,又不是二哥被熊抓得伤口当初肯定见骨。

    死萧羽川,她也不想他好过,于是郑重点头,“会。会留疤、会留大大的疤!”

    “真的?”萧羽川愁苦了,“媳妇儿,我要是破相了、不俊了,你会不会嫌弃我?”

    “当然会。”她点头。

    他不干了,“苏轻月,你不许嫌我!”

    “我就嫌。”她哼道,“你破了相,我还能不嫌吗?”

    “二哥也破了相,难道你也……”萧羽川瞧了眼炕的另一头坐着不发一眼的二哥,住了嘴。见二哥脸色难看,他说,“二哥,我不是有意的。是媳妇这个坏女人,相公英俊的时候就喜欢,相公一破相,就嫌了……”

    苏轻月听得炸毛,“胡说什么!你英俊的时候,我也没喜欢过你。还破个相、更讨厌了!”

    萧熤山自从十九岁时脸被熊瞎子抓花了以后,本来对女人也没什么想法了,要不是为了两个弟,他觉得萧家就是没有女人,那又何妨。

    把轻月从朱家买回来,三弟与四弟坚持,不能让他落单,即使媳妇只有一个,哥仨也认了。

    岂知以前的苏轻月令他们三人都憎厌。从镇上重伤回来后的她,却又让他们都觉得媳妇人太好、太能干了。

    萧熤山以前也完全不在乎自己毁容了,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在意起了媳妇的看法。

    想问她,他这张满是抓疤的左脸,她能接受不?

    又自卑得不敢问她。

    只是凝重的目光看她看过去。

    “不许讨厌我、破相也不许嫌我!”萧羽川气得哇哇叫。

    苏轻月才不管川子气不气,事实上,他越气,她越乐。

    “媳妇,你快点给我制点灵丹妙药,给我去脸上的疤……”萧羽川急了。

    “浪费什么药啊。”她送他无可救药的眼神,“你自己呸一口,涂点口水到伤口上就好了。”

    转身出门,去次卧睡觉。

    萧羽川苦兮的话在后头响起,“媳妇,涂口水是不是真的有用啊……”

    萧熤山等到媳妇走了,也没敢问她心里的话,闷头倒在炕上,冷厉地道,“睡觉!”

    只有萧清河,事不关己,清雅的俊容没什么表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