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甜妻蜜恋

第1309章 在你世界里,什么最重要

    江亦洁来到席景墨的房间,刚刚在收拾干净的房间里坐下来,就看着他拿着一个药箱走了过来,脸色不是很好。

    “你拿个药箱做什么?”江亦洁看了看他,“你受伤了?”

    “我又不跟人动手,怎么会受伤?”席景墨坐在沙发上,“我那个小哥哥啊,真拿他没有办法。”

    “他怎么了?”江亦洁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不知道为什么,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办公室里,不见任何人,连医生换药都不肯,这不,医生拜托我去给他换药。”席景墨侧脸,笑容邪魅,“我又可以看到他难过的样子了,你说这是不是连上天都在帮我?”

    “恶趣味!”江亦洁握紧双拳,“你就那么讨厌席陌垣么?”

    “不讨厌啊,我喜欢着呢!”席景墨叹息,“从某种程度上说,我爱死他那种孤单的样子了。”

    江亦洁忍住愤怒,“那你怎么不去给他上药?”

    “我要等一下,”席景墨轻笑着,“医生说了,他的伤在肩膀上,如果不按时换药的话,伤口是会感染的,而一旦感染,他的整条手臂很可能就会被截肢!”

    “你说什么!?”江亦洁猛然站了起来!

    “你想想看,小哥哥那个高傲的一个人,胳膊被没了,他每天看着自己残破的身躯,会是怎样一种体验?”

    “住口!”江亦洁拿起一旁的药箱,“收起你邪恶的念头,他不会有事的!”说完,转身离开。

    席景墨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唇角斜起了一抹得意的笑。

    他一个情场高手,难道这点事情还搞不定么?

    江亦洁拿着药箱,走到办公室的门口,一脚将门踹开,然后在秘书目瞪口呆的情况下,走进去,又一脚将门踢上!

    听到声音,席陌垣抬起头,却发现是江亦洁!

    “看什么看?”江亦洁走过去,将他正在看的文件扫到一边,然后将药箱放在桌子上,打开,“过来上药!”

    冰冷的声音,似乎不带任何的感情。

    “不用了,我……”

    “要么,自己把衣服脱了,要么我帮你,你选择哪个?”强硬的声音,不带任何商量的余地。

    席陌垣知道她一贯最倔强了,于是,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

    他的身体不像外表看起来那么瘦,那么弱不禁风,该有的肌肉,他都有,而且还很完美,甚至是充满张力的,处处彰显出男人的魅力。

    只是肩膀上骇人的伤口,无法让人在乎其他。

    有些感染了,伤口周围都是红肿的,可见,他不仅仅是这么一次不配合治疗了。

    看到他漠然的脸,江亦洁生气了,他总是漠然的像是一块冰,好像对谁都不上心,那么他自己呢?难道他连他自己都不在乎么?

    “席陌垣!”江亦洁忍住愤怒,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冰冷,“你在你的世界里,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这个问题……

    席陌垣转头看着她。

    不知道。

    以前,他觉得是家人,是他身边的亲人们,所以他不管做什么事,都首先考虑他们的利益,他们遇到了麻烦,他都尽力去帮忙解决,尽管他觉得他们都强大得好像不需要他,但是他还是想要为他们做点什么。

    但是如今,家人们都过着平静又快乐的生活,真正不需要他了。

    那么,对他来说,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国家么?

    但是国家的事情,他总会很轻松的解决,他也没有什么朋友,好像在他的生命里,什么都没有一样。

    每次,他之所以那么照顾席景墨,是因为他终于有了事情可以做,所以才会那么的上心?

    “怎么不回答?”江亦洁看着他茫然的样子,有些心痛。

    这些年,他都是怎么过来的?

    一个人,承受着孤单和寂寞,但是自己却不知道,甚至连自己要珍惜谁,要保护谁都不知道,只每天重复地工作着,年复一年,在这么单调的世界里过了这么久。

    没有人打扰他的平静,也没有人慰藉他的孤单,所以他就让自己沉沦在其中,一天又一天。

    “我不知道,”席陌垣淡声的回答,“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过这些没用的事情了。”

    “那你每天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国家大事。”

    “……”江亦洁不再理会他,低头,专心的为他上药。

    药水碰到伤口上,很痛,而席陌垣只皱眉忍着,不让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尽管很痛,但是他是男人,这点痛苦,他要忍着。

    “这些问题,是必须要想的么?”半响,席陌垣问江亦洁。

    “什么?”江亦洁在想其他事情,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刚刚问的,”席陌垣淡淡地问着,“关于谁最重要的问题。”

    “……也不是……”原本她是想鄙视他的,但是他现在的表情,让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像是很勤恳的学生,在请教问题。

    小时候的席陌垣不是自己挺有主意的么?怎么现在变成了一根木头?

    “现在,我只有我自己,所以不知道该在乎什么,”席陌垣平静地说着,“我所有要珍惜的人,都走了,他们都有了各自平静的生活,也不需要我担心了,所以,我没有办法去在乎了。”

    “你自己呢?”江亦洁忍住内心的酸涩问,“你可以在乎你自己。”

    “我?”席陌垣笑了笑,“自己有什么好在乎的?”

    他从来没有在乎过自己,自己在乎自己算什么?

    “你……”江亦洁还想说什么,但是话到了嘴边,什么也没说,只将席陌垣的伤口包扎起来。

    “小洁,”声音,很轻,“你……”双手,下意识地紧握成拳。

    “什么?”

    “你是真的喜欢景墨,所以才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因为其他的原因,是么?”席陌垣沙哑着声音,还是问出了这句话。

    “会因为什么原因呢?”

    “……”对啊,会因为什么原因呢?

    可是他们之前并不相识,这么快就在一起,不会觉得仓促吗?甚至他们之间谁也不了解吧?江亦洁对感情那么投入,而景墨却很随便,所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