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5章:雪晴

    她剧烈地打了一个寒颤,然后冒了一身冷汗,不一会儿她看到刘远山和他的妻子带着惊惧和恐慌的神色回来了,灵赏连忙急切地向她们询问:“怎么了?在里面看到什么吗?”

    可是两人没有回答灵赏的问题,进入车子后就慌忙地启动了引擎,然后驾驶起车子,匆忙地离开那间鬼屋,在车子上灵赏还不断地追问刘远山和雪晴,可是他们两个都没有说话,只顾看着车子前面的情况,灵赏感觉有点怪异,随即那CD机里面的声音也好像出现了扭曲的变化。

    原本播放着周杰伦的精美乐曲的CD却突然慢慢地变成了嘶哑的女孩悲鸣声:

    “你们……都……会死!”

    那声音是这样说的,同一时间,三个人都惊诧不已,刘远山的双手更是抖动不停,他本来在驾驶车辆,可是来到一个天桥下面的时候,却看见路中心有一个蹲着的穿着蓝色运动服的男人,远山连忙刹车,可是却还是撞上了那个男人!

    远山和雪晴骇然地打开车门下了车去查看男人的情况,可是却怎么也找不到他的踪迹了,他们感到纳闷,坐在车子后面的灵赏更加是心乱如麻,怎么会这样?

    两人回到车子上继续开车,在车子启动没多久的时候,一双男人的旧皮鞋仍然遗留在车子的后面。

    当车子刚刚经过那天桥的时候,阳光便利店的灯光闪烁在他们的眼前,这个时候,远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好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

    他和妻子同时往车子的下方看去,只见那里有一个满身血污的女婴在趴着自己的车子下面,她的手正搭在了远山的右手臂上!

    啊!远山惊慌失措地控制着车子,那车子因为他的失控而砰的一声撞上了路边的水泥墙上!

    他们不知道,刚才离开鬼屋的时候,他们的车子又从新驾驶回来了,正好撞到的地方正是鬼屋和阳光便利店之间那电车站的墙壁,原来他们在这条死寂的街道上兜了一个圈子。

    听到剧烈的碰撞声,我从发现男人的高帽子突然松开了,我猛然地推开了他,他好像跌跌撞撞地滚爬起来,往便利店的外面而去,一下子就无影无踪。

    我随着车子撞到的方向看去,那里出现了交通事故,于是我报了警。

    当远山和雪晴来到医院的时候,被送进了急救室,两者的伤势好像尤其的严重,而灵赏也好不了多少,她被几个护士推着进入了手术室,过了很久才稍微康复了一些,现在她已经醒过来了,几个警察正坐在他的身边。

    “刚才在事故之前你们都去过了什么地方?”看见灵赏醒来,一个警察开始落口供。

    “没有,我们是下班回去的。”灵赏说着,她不想把鬼屋的事情提及出来。

    警察做了一下笔记然后又继续和灵赏说道:“刚才我们都对你做过酒精测试,你的体内没有酒精成分。”

    “恩?警察先生,怎么了?”

    “没有,只是最近有一个凶手总是到处杀人,我们想找多点线索而已!”警察说着,准备离开的时候,却被灵赏拦住了。

    她急切地说道:“你是说那个吞噬死者血肉的凶手吗?”

    警察被她这样一问,连忙回过头答道:“难道你知道什么?”

    “没有,只是我的一个同事,就是死于他的手里的。”灵赏说的就是那个白领女人。

    “哦哦!这个案件着实刺手,希望知情者可以和警方合作。”警察答应了一句。

    “这是一定的!”灵赏和警察微笑着保证道。

    这时,在另一个病房里面却传来了不好的消息,这件事是这样的,刘远山的死了!

    医生发现他的身体内部的器官居然全部被锋利的牙齿咬过,警察们知道这件事后更加困惑了起来,难道车祸也和那家伙又关?

    很可怕的凶手,居然吃人也不眨眼,的确的凶残。

    知道自己的丈夫过生的雪晴悲伤不已,而此刻灵赏的内心也是在极度的不安中度过,这天刚好是远山的葬礼的第一天,雪晴哭丧着一种格外忧伤的表情在那里跪拜着,来看刘远山的除了他的亲戚外,还有就是技尙游戏设计公司的同事了。

    整个追悼会上,气氛都相当压抑,周遭的人穿着端庄严肃的黑色礼服,在棺木的前面跪拜,而棺木上面摆放着刘远山那惨白的照片,那照片上好像有一抹淡淡的笑靥……

    雪晴因为丧夫的缘故,几天都没有去上班,这天有几个同事又再次来到她的家,这已经是刘远山出殡的2个星期后的事情了,好像昨天晚上正是他的回魂夜。

    来雪晴家的有灵赏还有另一个女同事,她们想知道雪晴为什么不来上班,而且电话打不通的情况,来到她家的时候,两人轻轻地敲打那结实的红色木门,里面却没有反应。

    灵赏和另一个同事对视一眼,于是又去按动那木门旁边的一个按键,叮咚——!清脆的铃声从屋子里面传了出来,灵赏再次去敲打一次门,可是那居然在着古时候咿呀一声打开了!

    两人礼貌地走了进去,然后客气地询问道:“有人吗?”

    屋子里面并没有任何回音。

    之后灵赏和另一个同事就放下皮鞋,随意穿上那招待客人的拖鞋就礼貌的走了进入,口中还在说着:“如果没什么的话,我们就进来了哦!”

    屋子里面格外的平静,根本没有丝毫动静,灵赏有点纳闷,只见同事来到了大厅的电视沙发上坐了下来,大购是感概人家的屋子够别致吧!那同事喜出望外地坐着,还不时玩弄旁边的盘栽和精致的茶具。

    灵赏摇了摇头,独自一个人往屋子的厨房走去,当她来到厨房的一刹那诡异的事情就出现了,她骇然地发现雪晴从里面走了出来,她好像很紧迫地和自己说着:“我在忙啊!但一会儿就好了!”

    灵赏感到奇怪,她后退了一步恩了一声,刚才又不出来开门,现在却说在忙,怎么回事?

    她不解地在墙壁前面站着,看见此刻的雪晴又走进去!

    灵赏以为她真的在忙,于是就想走回去和那同事一起看电视,可她才刚回过头,雪晴又再次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说道:“我在忙啊!但一会儿就好了!”

    灵赏又再次恩了一声,说道:“知道了,你忙吧!”

    可是对方好像并没有看见她一样,又匆忙地走进了厨房里面。

    灵赏的头壳愕然了一下,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雪晴有点怪怪的,这个时候她往厨房的里面走去,想看看雪晴到底在忙什么的一刻,雪晴突然又从厨房里面跑了出来!

    嘴巴机械地重复那句话:“我在忙啊!但一会儿就好了!”

    第三次了,如果正常人怎么会这样说话呢?不断地重复难道不厌烦吗?此刻,灵赏的头皮好像遭受到雷劈一样剧烈地麻了起来。

    谁知道,那雪晴不断地从厨房里面跑出然后又匆忙地跑了进去,来来往往都好几十次,不断地说着同一句话,而且那动作好像根本没有改变过!

    灵赏的恐惧如同直线上升的股票一样不断提高,这个时候,她忍不住直接冲进厨房,可是里面居然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正当她惊魂未定的一刻,突然从二楼传来了几声砰砰的声响,她猛然地走出厨房,抬头往那狭窄的楼道中看去,上面晃过一双洁白的大腿!

    灵赏焦急地跑了过去,口中不停地说道:“是雪晴吗?是雪晴吗?是雪晴吗?请你出来!”

    可是楼上却没有任何回音,她只好缓步往楼梯上面走去,砰砰的声音就在她抬起脚的时候同时再次响起!

    虽然心头绷紧,可是巨大的好奇心理和对雪晴的关切,灵赏还是鼓起勇气往楼上走去,当她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的时候,却骇然地发现一股红色的液体从里面流了出来。

    现在她内心已经有了一种心理暗示,而且不断地和自己说道:“不要进去,否则会看到什么?!”

    但是灵赏随后又摇了摇头,她镇定地和自己说道那是红色漆油!

    她这样安慰着自己,然而却战战兢兢地来到房间的门前,她的头发好像被什么液体沾着一些,她用手去触碰,结果是一些乌黑粘稠的黑色物体,说不出的怪味从上面蔓延了出来。

    与此同时,她的头缓慢地朝房间里面转了过去,她惊惧地目睹那白色的床铺上正有一具已经没有头颅,而且满身血丝的女干尸躺在那里,鲜红的血液正是从她身上流下来的!

    而那尸体的许多位置已经被不知名的物体吞噬掉,糜烂不堪地瘫软在平整的床铺上,此刻灵赏的整个人都好像遭受了一次破天荒的打击一样,完全处于心惊肉跳和极度癫狂的状态中。

    她跌跌撞撞地往楼下跑去,然而当她来到一楼大厅的是时候,她发现刚才坐在沙发上的那个女同事也不见了,正屋子布满了鲜红的污迹,好像下雨一般地往灵赏的头上掉落!

    随即洗手间的方向好像传来了汩汩的水声,她连忙往那边跑了过去!

    当她来到洗手间的浴缸前面的时候,发现那水龙头正自动打开了,只是里面喷下来的不是水,而是淡黄腐臭的脑浆!

    同一时间,她趴在了浴缸的扶手前面,可是那浸满的脑浆中却突然露出了一个女人支离破碎的人头!

    那人头不是谁!正是雪晴!

    此刻,人头看见灵赏,缓慢地张开了布满尸虫的嘴巴幽幽地说道:“你们……都会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