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4章:亚子

    不断地在亚子的身体四周回荡,此刻她的四肢绷紧,她那里会忘记这种声音呢?那声音不是在天桥上面曾经听到过吗?

    她焦急害怕地放着慢镜头般往自己的侧面看去,正好对上洗手间的门,可是那洗手间的门却骤然自动打开,门里面砰砰砰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跳跃着,一个半蹲着的而且穿着淡蓝色运动服的男人从里面滚落出来!

    同一时间,亚子的背后一阵发凉,她震惊得头昏目眩,四下里都失去了知觉,整个人陷入极度恐惧的状态中,此刻,那男人靠得越来越近,一直来到她的面前,口中还不断机械地重复着:“那个女孩……那个女孩……”

    这样诡谲的话语,让亚子的身子歪倒在椅子的背后,随即那直接压在了她的身体上,撕咬着她嫩白的肌肤,慢慢地她的身体已经只剩下累累的白骨了。

    中午的时候,雨馨打算叫上亚子去上学,可是拨打她的电话时里面却传来了一阵低沉的嘶哑声:“呀……那个女孩……”

    不断的重复着,那可怕的如同男人低沉的声音,雨馨恐惧地扔掉了电话,那声音不是在吊桥上面听到的吗?她好像疯了一般往亚子的宿舍跑去,来到的时候不断地敲击她宿舍的门,可是里面没有任何回应。

    当雨馨报完警的时候,发现亚子那骨头的一刻,她整个人都惶恐不安,为什么?她不断反复对自己发起询问,怎么要对她下手呢?

    她其实是在询问自己的姐姐,为什么,姐姐那个人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一天晚上,又是雨馨在便利店值班,到了凌晨2点,穿着鲜红色连衣裙的女鬼出现了,她来到便利店,穿过那堵透明的玻璃门然后走了进来,和她妹妹说道:

    “是不是很恨姐姐的做法?”

    “姐姐,你怎么可以这样做呢?”雨馨纠缠的心里有说不清的痛苦。

    “你不是一直和她吵嘴吗?在男生方面,她老是带动同学嘲讽你,难道你看不出来?”

    “什么时候?”

    “就那件事,和楚胜的事情!”

    提起我,雨馨连忙反驳道:“这件事亚子已经做得很好了,起码她没有像其他同学一样排挤我!不是吗?”

    可姐姐却在这个时候狠狠地在雨馨的脸上扇了一巴掌,然后拉长那可怕的沾满血液的嘴巴骂道:“那是个唱白脸人,这样你都看不出来,她才是那些女生欺负你的罪魁祸首,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她们欺负死了!”

    “是这样的吗?姐姐”

    “你自己想吧!”姐姐从便利店的玻璃门中走出,只留下还傻愣当场的雨馨呆呆地站在那儿……

    我和雨馨在便利店中度过了这个快乐而难忘的暑假,最近我又得到姐姐的死因,却依然调查着另一件事情,那就是便利店和学校森林附近古屋之间的关系。

    不过暂时没有任何头绪,今天早上我在阳光便利店值班,现在雨馨参加一个美术培训班,所以工作的时间比往日小了。

    中午的时候,我在玻璃门的外面,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孩正推着一架BB车站在电车站,好像要坐车的样子。

    正在我注视着她那平静的神态的时候,突然一只乌黑的物体在我的前面撞了过来,碰上坚硬的玻璃门后发出了砰的一声,我当即被吓得倒退到货物架上,还把上面的一些零食撞得掉了下来。

    “你在干什么?”那老板娘歪着头用一种异常可怕的神色看着我,我啊的一声叫道:

    “那玻璃门外好像有什么死了?!”

    她随着我的话音走到玻璃门前,面目很冷漠,她和对面的那个红色连衣裙的女孩招了找手,然后走到玻璃门外用水管冲洗着那死尸留下的痕迹。

    那是一只乌鸦的尸体,怎么会有乌鸦撞上透明的玻璃门呢?我骇然地思考着,头一侧却发现刚才在电车站站着,推着BB车的那个女孩在向我露出惨白微笑的脸蛋!

    我的肌肉瞬间抽搐了一下,那女孩!不就是鬼屋里的那个吗!?我正想再看她,可是呜呜一架电车从我的眼前经过,车子走过后,我发现对面的女孩不见了。

    而那BB车同时也了无踪影,我吞了扣唾沫,想回到收银台的后面继续工作,却发现老板此刻也走了出来,老板是个瘦弱的中年男人,喜欢穿着淡蓝色的好像医院病号服的那种衬衫在店里行走,词他和老板娘在门外,一起清洗那污秽之物。

    可是我亲眼看见他们一边擦拭着玻璃门上的血迹的时候,居然嘻嘻哈哈地笑个不停!

    怎么会这样?我的内心刚才被女孩一吓,现在又遇到这样离奇的时候去,我开始感觉到这个便利店好像也存在一种种阴魂不散的气息,因为这件事整个下午我都是在极度的不安中度过的。

    幸亏我手机电池里面暗暗藏匿的那把阴阳刺镇住了我的心魂,否则我已经昏倒好几次了,无疑中的我感激我的爸爸,临死的时候还是留给我有用的宝物。

    晚上的时候,刚接了雨馨的电话,她说有事情不能来上班,于是我就继续代替她的工作,一直工作到夜深,今天晚上的生意好像特别好,好几个人都是买足够20元以上的东西。

    这让我心里不禁有点快乐,很久没有看见店里的生意这么好了,我曾着一个客人刚结算离开,去了一趟洗手间,谁知道刚坐下的时候,却发现好像有一双冰冷的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我猛然地回头喝道:“谁?”

    那手如同被电击的藤蔓一般,猛然地缩了回去,从座次缝隙的深处我却看到一个男人血红的目光!

    我连忙处理掉生理的物体离开洗手间,然后立刻往店铺的收银机后面走去,回到工作岗位上,我才缓缓地舒了口气。

    刚才看到的什么呢?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不一会儿又一个客人进来了,这个人不就是上次来的店铺里面,看着报纸几个小时还不走的那个穿着白色毛衣的男人吗?

    从雨馨曾经和我说明的一切中,我知道他也是鬼屋的一员,是雨馨姐姐的男朋友,可是他为什么总是出现在店铺里面呢?

    这个冤魂不散的家伙,到的要怎么才愿意放过附近的人呢?还有那个长舌头的女鬼,雨馨的姐姐!

    虽然现在我知道了许多事情,可是这个便利店和鬼屋的关系还不清楚,这件事就连雨馨本人也不知道,因为他初中和小学是在广州的,回到海南的时候,没几天就得知姐姐已经死了。

    巧合的是好像雨馨姐姐的死和我姐姐的死好像相隔的日子不是很长,现在我知道月子也死了?

    那么那个进入过鬼屋的另一个女生会不会也有死于非命的一天呢?

    还有那叫元熙的体育老师,不用说那肯定是女鬼或者那男人杀的,这件事我有去问过雨馨,她也给了合理的解释,因为上次元熙把我们害惨了,不过那个可恨的狗牙主任为什么却没有遭到毒手呢?

    众多的疑问纠缠在我的脑海里面,我想着想着,男人来到我的面前,手中握紧2份报纸,他那空洞的漆黑头颅里面尽是幽深和无限的未知,我不知道他的头到底去哪里了?

    那高帽子下居然是个深邃的空间,洁白的毛衣却好像新的一样,他每天都穿着它来这里买报纸,不知道雨馨曾经见过他没有。

    正当我想起雨馨的时候,却突然感受到一个乌黑的物体罩在了我的头上!男人居然把帽子盖在我的头部,然后我看到里面出现了一种古怪的情景: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回到鬼屋了,我看到一对情侣正欢天喜地地的往鬼屋中走去,只是现在的鬼屋好像洁净如新,大概这是屋子还没有出事的时候吧!

    我看到他们温馨地在做饭,然后一起吃,一起睡觉,还干那个事情,床单抖动不已,而且整个二楼都好像要倒塌的样子。

    我哭笑不得地苦喊了一句:“看来房子不结实嘛!”

    看着他们的日子好像过得不错,可是有一天晚上,女孩拿回来一张医院的病例表,里面显示女孩怀孕了,可是男人不想要那个孩子,几次和女孩发生了冲突……

    画面还在继续延伸,我透过那清晰的画面,看到女孩被男人怒骂,然后推动床上痛打的情况,怎么会这样?

    自己女朋友怀孕了居然还这样对她,我不解而痛恨地看着那个男人殴打女孩,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因为我发现自己和他们总是保持着一段距离。

    无论我怎么走过去,都和他们相隔甚远,眼看是近在咫尺,实则相隔千里之外。

    怎么办?这样殴打下去女孩是会死掉的,可是那男人却怎么也停不下来,就好像着了魔一样,我极力想去阻止他的这种没有人性的行为,可是却怎么也办不到。

    同一时间,三个从技术尚游戏设计公司下班的员工,经过了传说中鬼屋,其中一个叫刘远山的男人鼓舞着两个女同事进去里面看个究竟,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传闻的可怕事情出现。

    听到是鬼屋,一个女人当即就拒绝了,她摇着头说道:“这么可怕的事情你们自己去办,要不进去弄个MV什么的,给我看看就可以了!”

    “哈哈!”刘远山大声嘲笑,他和自己座位旁边的女人,这是她的老婆雪晴说道:

    “我们进去吧?”

    雪晴点了点头虽然有点害怕,但是她知道丈夫为了研究恐怖游戏,最近在寻找着灵感,虽然不安却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见他们下车离开了,剩下在车子里面的是一个叫灵赏的女人,她打开车子的CD机唱着动听的乐曲,打算慢慢等待两人从鬼屋出来,不过她偷偷往屋子外面看去的时候,却发现那白桦树和二楼的那扇窗户,显得尤其的骇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