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神案组的超级搭档

    “我!倩文姐和雨馨姐今天都很漂亮呢!这是我们结婚的大日子!我们要打扮得漂亮一点。”小菊拉着我开心地说道。

    “恩!能一次性娶到三位美女做我老婆实在太荣幸了!我一定会好好珍惜你们的!”开着金黄色的跑车,我看了看倒后镜后面的苏雨馨和唐倩文喜悦地笑了起来。

    “是啊!当年如果不是你在僻静街道上把我救下,可能我那个时候已经死了!谢谢你老公!”倩文回忆着当年的一切,略带忧伤地说道。

    话说3年前,就是苏雨馨和几个警察来到金黄色女人住处的时候,差点就命丧于她手中了,正当雨馨再次晕倒,我在她身后出现了,拿起了地上的符咒就打了出去。

    当时也不知道怎地,符咒发出去就发出砰砰勒勒的声音,过后其他警察也来了,把陈静安的家包围得滴水不漏。

    把金黄色女人逮捕的时候,屋子的天花板上穿了一个巨大的洞口,好像被什么生物强制性的琢穿了,洞口周围出现了八条深深的金黄色血印。四周有许多警察支离破碎的尸体,还有胸部命中多枪的杜肥仔和倒在地上昏倒的苏雨馨。

    我拿着手枪,看似是我首先把金黄色女人制服了,后来警察们才把她逮捕的......

    我抚摸着小菊柔顺乌黑的头发说道:“没事了,不要想那么多!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她都被抓了好几年了!说真的你能康复才是我最开心的呢!”

    倩文和雨馨还在后面打扮着呢,她们看到小菊和我在窃窃私语,好奇地把头移了过去,倩文调皮地说道:“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地我就被楚胜救了,如果不是他可能我已经死于金黄色女人的手里呢!谢谢你老公!”

    “嘻嘻!是吗?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哦!”雨馨插嘴道。

    “是啊!后来我们就喜欢上对方了,幸亏你们都不介意,嘿嘿!”倩文微笑着说道,随后伸出舌头调皮地向着雨馨。

    “恩!跟了我,你的性格也变了,变得开朗了!”雨馨红润的脸庞上尽是喜悦的神色,亲切地说着。

    最终,三个女人加入了谈话中,嘈杂声把正在开车的我搞得不耐烦了。

    “好了!你们静静,快到家了!我还在想着一下子怎么一箭三雕呢!”我语气变得坏坏的说道。

    话音刚落,三个女孩出动了小粉拳打到了我的肩膀、小腹和后背上。

    我的家,呵呵现在是唐家大宅了,因为唐倩文在黄金女子案件结束后,继承了她爸爸唐伟明这个大别墅,所以四人就索性住进这里,反正这里够大,多几个人住都可以。

    “终于回到家啦!”我大声地叫了起来。

    来到大屋的二楼,我就盯着自己从旧屋带过来的超级电脑了。“你们先去洗澡,我开着电脑打一会儿CF等你们!”我打开电脑,脸都不会地回答着三位老婆。

    想到今天晚上就要打三飞了,我真他妈的开心啊,不过其实早的时候,就已经试过了,只是今天是我们四人正式的婚礼。

    后来,三人各自去做各自的事情,渐渐地唐家大宅,除了我CF的游戏音乐外就静得异常出奇,不到5分钟时间后,从唐家大宅分别传来了一声尖叫,我连忙跑到了声音来源的角落——洗手间:

    “怎么会这样呢?是谁做的恶作剧吗?竟然在这新婚之夜的”唐倩文卷缩着身子来到了我的怀里,惊恐地看着眼前的一切说道。

    我双手环抱着倩文,只见在洗手间的镜子上面,竟然挂着一个骷髅骨头形状的儺面具,镜子上面还有一大遍鲜红的血迹。

    还没等两人来得及惊慌,从唐家大宅的花园又传来了一声尖叫,我和倩文离开了浴室,随着尖叫的声音来到了庭院,因为榕树下尽是昏暗,这里只有一些发出微弱光芒的LED地埋灯,所以周围的景物难以看清楚。

    尖叫声消失了大概5秒左右,我和倩文置身于庭院的中心,离个游泳池不远,自从众人入住后,干涸的游泳池又被恢复了,曾经出现过多宗凶案的唐家大宅也平静了很久,难道今天又会出现奇怪的事情吗?

    倩文心里想:这个大屋周围还是存在许多未解问题的,不知道当初搬进来住是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声音怎么突然消失了?

    我拿出手机打开了照明功能向着庭院的周围探路,想找出尖叫的来源,可是什么也没找到,周围只有大棵的榕树,和种植着的一些花朵就没有了,哪里有人在呢?

    两人在庭院附近继续寻找,四处依然静得出奇,突然从一棵榕树下传来了一个女人静静的唱歌声:“妹妹背著洋娃娃,

    走到花园去看菊花,

    娃娃哭了叫妈妈。

    树上的小鸟在笑哈哈,娃娃啊娃娃。

    为什么哭呢?

    是不是想起了妈妈。”

    两人细心去听才知道原来是一首童谣,这个女人的声音不仅仅冷清,而且异常低沉,就好像鬼的叫声一样。

    周围环境变得阴冷,倩文颤颤发抖起来,我也感到一阵冰冷感,不知道是不是在寒气较重的榕树影响下才会这样,又还是这个女人的声音实在太凄凉了,两人的大脑中不断在想着这个事情。

    我和倩文一步一步地向着歌声走去,位置越近,那种凄凉的歌声就越大,周围的花朵都是菊花。

    此刻随着这种歌声自然地摆动,而榕树上的叶子也跟着歌声的节拍摆动起来了,好像这些生物都受到了歌声的操控,变得异常诡异。

    当走到离这棵榕树还有5米远的时候,歌声从诡异中骤然停止,在榕树漆黑的角落里挨着一个全身苍白的女人,女人穿着白色的衬衫,皮肤焦黑,眼睛是灰绿色的,发出了幽深的金黄色光芒,还有一个紫金黄色的嘴巴,两双锋利的黄色獠牙从口中露了出来。

    她的旁边还有一个人,那个人竟然是夏小菊!

    此刻女人正死死地抱着夏小菊的腰部,不让她离开,小菊已经昏迷了,安静地躺在了女人的怀里,好像睡得很香似的。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我和唐倩文都不敢去打扰她们,好像这两人是两母女一样。

    “啊!你们在庭院里面干什么?”苏雨馨突然跑了出来好奇的说道。

    我连忙捂住雨馨的嘴巴,示意她不要大声说话,然后小声的说道:“嘘......别吭声,你看!”

    苏雨馨瞪大眼睛,看到了榕树下的一幕,拿起了手中的45式手枪指着了眼前的两人。

    “怎么了!你疯了吗?”我看着苏雨馨的枪口指着她们急切地说了起来。

    此刻我们必须要抓住她,还必须要确保小菊的安全呢!

    此时,苍白的女人突然张开了紫金黄色的嘴巴说了起来:“嘻嘻!我,难道你忘记我了吗?是不是有了宛问萍就忘记我了!”

    对方的外貌看起来有点熟悉,可是我怎么也记不起来了,时隔那么多年,而且我又失忆了。

    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得说了声:“没有!我不知道你们是谁?只知道宛问萍曾经出现在我的梦里。”

    女人笑得很平静,眼中却充满了泪光地说道:“嘻嘻!果然是这样,怪不得陆永年那么喜欢她,原来你也是这样认为的!你从来就没有想起过我呢!”

    我拿出了手枪准备威胁对方说出事实:“你究竟是谁?我们是神案组的成员,快把当年活灵村和解剖实验的事情全部告诉我们!”

    苍白的女人不肖地瞥了我一眼嘻嘻的笑了声说道:“你认为手枪对我有用吗?现在宛问萍死了!但是一切的事情还没有结束呢!因为那些活体实验室医生和陆永年还活着!”

    “什么?”我和雨馨、倩文三人还没反应过来,苍白的女人抱着小菊,一跃来到了榕树的顶部,准备逃跑,苏雨馨反应比较快,抓紧手枪,双手稳稳地托起抢柄,向着榕树上方狠狠地发了几枪。

    可是周围的环境过于漆黑,所以几个子弹都没有命中对方,沙沙的几声过后苍白的女人和小菊就消失不见了......

    小菊失踪后的一天早上,我边开车边说道:“今天千琴继续值班,就我们先回家好了!”

    苏雨馨就坐在我的身边,手中玩弄着那个写有陆永年活体实验室字迹的钥匙,好奇地问了起来:“我今天正式回到神案组了,技尚装饰设计公司那份工作结束了,那个时候我为了查董老板才混进去的。”

    “恩!这个我知道!”此刻,雨馨挨在跑车的沙发椅子上。

    她微微一笑,在后背靠到椅子上,舒展了一下疲惫的身躯又打开嘴巴:“是的!那个时候你还不在这个公司呢?直到你出现后,更加恐怖的事情就出现了,那就是唐伟雄这个很富天份的动漫装饰设计师死了。”

    我回忆起唐伟雄死时的模样有点害怕,心里想:自从那个时候,悟仙就消失在自己的梦境中了,虽然有时候她还是经常出现,只是在某些特定场所,不过现在没有了。

    现在我意识到我的继母已经死了,在归叶镇的精神病院自杀了,虽然原因还不明确,但是悟仙的事情已告一段落。我的记忆也回来了!

    目前要查的是活体实验室的案件,古老音乐盒、神秘笔记本、实验室钥匙、这些案件当中都存在着某些联系,所以可以一起来进行调查。

    每个死者同样的扭曲脸孔,同样听到了一个女人好像审讯般的声音,罪犯好像在审问着对方一眼,一种强悍的态度,让死者的心魂彻底崩溃了,然后就是进一步残酷的弑杀。

    悟仙首先会破坏死者的精神,在对方心理最薄弱的时候,再控制人面魔蛛对死者进行背后袭击。

    我的脑海不断地分析着案件的事情,再回忆起倩文进入技尚装饰设计公司,漆黑小房间的那天晚上,开始,我和悟仙相处得还比较和睦,但自从那天晚上之后,事情就开始变得诡异起来了。

    “咝!”金黄色的跑车突然被急刹,由于惯性的作用,雨馨的头向前移了一下,随后就听到她抱怨的说道:“怎么突然停车啊!想谋害妻子吗?”

    “怪不得当时在小房间看到周围异常的情景,她却表现得如此淡定,原来因为她是个警察的缘故哦!”我回忆起倩文救自己的情景,心情有点激动,于是只能停车了再说。

    雨馨把实验室钥匙扬了起来,钥匙在黄昏的夕阳下闪闪发光,就好像金子一般明亮,我的眼睛被这种光线刺激到,眨了一下说道:“快放下它!光线刺到我眼睛了,这抽钥匙应该放在公安局物证室的,毕竟上面写有活体实验室的字样。”

    “已经放了,早就把其中一条印有‘陆永年活体实验室’字样的实验室钥匙放好了,现在剩下的这四条钥匙都是倩文的车匙。”雨馨不以为然的说了起来,显然没有把这个证物放在心上。

    “那就随便你了!毕竟我们不是正规的警察。”我淡淡地回答道,看起来是有点生气了。

    雨馨感觉自己被对方排挤在外,就嗔怒地说道“你们?是指小菊、倩文和你吧?哼!”

    两人都为刚才实验室钥匙的问题而发生了一点摩擦,现在案件太多,活体实验室的其他犯人一直没有找到,小菊的病也没好,两人都为案件而烦恼,所以小争吵是必然会出现的。

    我没有再理会她,本来夏小菊还卧病在床、自己心情就不好,雨馨又在这个时候吃醋,只好踩紧了油门,继续开车,金黄色的跑车又继续奔跑在宽广的马路上。

    夫妻生活本来就会出现一些不明显的摩擦的,而且我现要在三个女人的眼底下,处理好感情的问题,那摩擦就会比平时多,不过这些摩擦结束后,大家就会重新和好。

    有些夫妻关系就是这样经历摩擦中,而变得越来越和谐的,因为从每次争吵中都体现了对方对自己的关心;而有些就矛盾就变得越来越大,对彼此抱怨就越多,渐渐夫妻间的距离变得越来越远。

    话说,我就这样娶了苏雨馨、夏小菊、唐倩文三位美女,国家不是倡导一夫一妻制的吗?怎么我就这么牛逼可以这样无法无天呢?

    其实我的老婆是苏雨馨,而夏小菊、唐倩文只是住到我那个大屋子去了,在现代人的说法就是:二房、三房。

    不过我用一个超级大房子就养了三位美女,这样的例子还是比较小见的,而且那间屋子还是唐倩文的,看起来他是被女神养了一样。大家不知道,自从唐倩文认祖归宗后,那个唐家大老宅,就变成哥们儿我的家了。

    “你还不回去吗?”一个法医刚从停尸房出来,来到物证室看了看,发现了千琴就询问道。

    “恩!还有点事情呢!你先回去吧?”千琴看着台子上的档案袋,淡淡的说道。

    法医从拿起了大厅外面的夜宵递给了千琴,刚才天睿在KFC叫的外卖还没吃呢,现在物证室还剩下千琴工作,就留给她吧!他心里想。

    “千琴姐!今晚是你值班的,那我先走了,外面还有两个同事呢!”法医放下宵夜就离开了物证室,此刻,物证室里面只留下千琴一个人静静地坐着。

    千琴翻阅着档案,内容都是一些杀人或者沾污女人等什么的案件,觉得很没意思,吃过法医刚才拿过来的宵夜后,她感到十分疲惫,于是就睡着了……

    忽然,“砰!”的一声巨响吵醒了她,千琴整个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响声惊醒了。

    千琴抬起了头,正看到物证室台子上,有一个满身苍白的女人僵硬地站着,因为对方的存在使得自己感到不安,所以她迅速离开了桌子,朝着紧急铃铛的方向走去。

    正想按动紧急铃铛呼叫外面的警察时,一双黑色的手臂就缠绕了千琴的身体,她惊恐地回头一看,原来是人脸魔蛛!

    此刻,整个物证室的气温骤然下降了,四周变得异常死寂而阴冷,一个如同寒冰般冷寂的声音,从千琴的前面传来:“警察小姐!我上次不是警告过你不要再继续查案了吗?怎么还是继续下去呢?”

    听到这句话,千琴想起了杜肥仔还没死的时候,收到的一封神秘邮件,原来这个邮件不是悟仙发的!而是眼前站在桌子上的人脸魔蛛,还有就是上次龙飞虎不是也死在这里吗?

    种种恐惧感袭来,千琴想拔出自己腰间中的手枪,可是身体已经被人脸魔蛛捆绑,无法动弹,就这样慢慢地等待着死神的到来……

    如果说世界上真是有死神的裁决的话,现在的千琴就真的遇上了!人脸魔蛛在桌子上喃喃地开口道:“嘻嘻!虽然你和他们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你继续查这个案件,你也会死得像他们一样,我这是第二次警告你!这位亲爱的警察小姐!”

    一种冰冷般死寂的声音在整个物证室回转,此刻,整个物证室的灯光都全然熄灭了。

    漆黑的房间中只有人脸魔蛛脸上发出的惨淡光芒,那种光芒微微泛绿,她手中还拿着那个蓝色的古老音乐盒,在她的身子下方还有一个脸色苍白的小孩子。那个小孩子会是谁呢?千琴内心恐惧地想。

    “悟仙和你是什么关系?”虽然自己现在处于劣势,但是千琴还是坚强地问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

    这时,人脸魔蛛苍白的脸孔上面,露出的绿色光芒变得深刻了一点,微微照亮了整个桌子,对方紫红的嘴巴张开了:“嘻嘻!你真的那么想知道吗?”

    千琴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继续说下去,现在人脸魔蛛,依然在死死地缠绕着自己的身体,所以不能动弹,她心里想:如果知道了两者之间的关系,可能对揪出幕后黑手有着极大的帮助!

    “宛问萍和我都是陆永年的女人!”人脸魔蛛得意地说了起来,好像对陆永年的好感度非常高似的。

    “陆永年”这两个字已经不止一次,出现在千琴的世界里面去了,现在再听到它的出现,她心里自然就想到:

    如按眼前女人所说的话来判断,真正的幕后黑手一定就是陆永年!他一直控制着这些实验品,来弑杀当年逃跑的医生,就是想从此把活体实验室的事情掩盖!

    上次在惠州市飞机场没抓着他,抓到了的却是陈静德!不知道真正的陆永年现在去了哪里呢?这件事是千琴暗中进行的,因此我没有知道。

    两天前,陈静德这个样子长得好像陆永年的家伙就被释放了,虽然总觉得这次案件和他有关,但是却找不到任何证据,无奈下,警方只好放人。

    第二天早上,千琴从物证室的桌子上惊醒了过来,发出了啊的一声,抬头看了看四周,察觉依然是物证室从前的环境后,才发现昨夜做了这样的一个怪梦。

    她摇了一下自己的脖子,舒展了一下筋骨,就站起来了,当她准备离开物证室的一刻,却发现桌子上留下了一双苍白的成人和小孩子脚印。

    陆永年如果没有死去的话,那么当初审讯唐伟明和陈静安的时候,为什么他们说自己害死了他呢?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害死的不是陆永年,而是另有其人吗?千琴内心充满了这些疑惑。

    自从杜肥仔死后,我当了他的位置,而且跟着千琴成为神案组有名的超级搭档,还记得1年前的一个晚上:

    “陆先生!欢迎你加入神案组哦!我们的名字原本是这样的,你可要记住哦!那就多多指教吧!”千琴握着我的手,看着我全身黑色的制服甜甜的笑着说道。

    我看到千琴那个低胸的黑色制服,就完全陶醉进去了,一时间没有听见对方在和自己说话呢,呆呆地看着嫩白的颈部和胸膛发呆。

    还没等我看个够,一个大力的飞腿就踹到了我的肚子上,后面接着是大骂道:“你是来看我还是来上班的!你!”千琴脸部有点微红生气地叫道。感觉她这个举动,其实和雨馨有点像。

    “对不起!警察姐姐,谁叫你一出现就盗走我的心呢?”我捂住自己的肚子,虽然被狠狠地踹了一脚,但是我的脑海里依然浮现着许多泡妞的话语。

    “去你的!快去拿悟仙的资料给我!”千琴转移了话题,希望我可以投入到这个案件中去,虽然是抓住了对方,但是悟仙继母却疯了。

    没有从她口中得到更加多的消息,不过唐家几人死亡的案件破了,都是她为幕后下手的,从犯是黑色人头,但一直没有办法抓住他。

    宛问萍疯了后住进了归叶镇的精神病院,2年来表现得多很正常,可是第三年的一个晚上,突然传来了她自杀的消息……

    难道是畏罪自杀吗?没有人知道其中的原因,神案组两人分别是千琴和我,来到了归叶镇的精神病院进行查探,希望可以从中了解到一些信息。

    现在雨馨基本上,都是在家里照顾小语晗,因此就很小时间上班了。

    来到归叶镇的精神病院登记区,我们找到了一个穿着蓝色制服的医生,我礼貌的开始询问:“我们是公安局的人,今次来想知道病人宛问萍的事情。”

    “呀!那个喜欢穿金色衣裳服的疯女人吗?你们来得正好呢,她刚死了不久,如果太久了就很难查询她的资料了!她生前把惠州市闹得沸沸扬扬的不祥之物!”蓝色制服的医生显然对她印象十分清晰,她说完后连忙查询电脑的入院记录。

    虽然对方死的时间很短,但是归叶精神病院的病人过多,恐怖一时半会是查询不到的。

    看来还要等一段时间,我和千琴在归叶精神病院周围四处看了起来,首先经过工作人员的带路,来到了宛问萍曾经的病房中,这里有四堵灰白的围墙和一个蹲厕,墙上还有一滩飞散的血迹,看起来像一个深邃的苍白“T”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