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6章:灵异的审讯

    女人化了淡装,睫毛看起来有点妖魅,粉红的小嘴巴,雪白笔直的美发。手中拿着一个古老的音乐盒,此刻她正在向着陆永年微微的笑了起来,那个笑容好像冬天的菊花一样异常好看。

    陆永年静静地看着她的脸,渐渐看得入了神,心里想:这个女人,好像从前在哪里见过,很熟悉,很亲切,会是谁呢?

    想起她,陆永年就想去亲吻她粉红的嘴巴,可是就在此刻,那个女人的粉红嘴巴突然变得乌黑起来,她的脸部慢慢撕裂开来,分成了成千上万的血丝,这些血丝把她的脸都瞬间变成了碎片,从粉碎的脸里面露出了一个布满毒液的脑袋。

    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后,那个乌黑的嘴巴伸出了,血腥般鲜红的舌头,缠绕在陆永年的脖子上,接着玻璃门后面发出“砰”的一声,就出现了一大遍的金黄色液体了。

    那个血液很自然地流淌在金黄色的地板上,慢慢出现了一个深邃的“T”字,皎洁的月光,照射到上方,使得这个“T”字变得更加清晰。

    陆永年惊恐地从床上坐了起来,啊!原来刚才做了一个梦!一个梦啊!陆永年看着窗外的月光,心里想:啊!现在真的是深夜啊!

    陆永年刚想起来,脚踩在地上,就发现床下出现了巨大的一滩鲜红的血液,而且那血液形成了一个深邃的“T”字,那血液慢慢地在房间的四周蔓延,令人异常震惊。

    陆永年惊恐地看着蔓延开去的血液,又看了看四周,啊!我怎么睡在二楼的器官收藏室了!

    此刻,陆永年的内心剧烈地跳动,却发现自己已经彻底僵直了!此刻他坐在了床上,双脚踩在金黄色的地板上,却全身也动不起来了!

    “砰,砰,砰”的脚步声从二楼的楼梯下面传了上来,而且越来越近,越来越沉重,一个黑色的人影出现在走廊之上,看到人影不断接近,陆永年的眼睛睁得很大,肩膀微微的颤抖了起来,豆大汗珠在额头上不断地落了下来……

    这件事过了很久,实验室的医生都会因为它而吓得毛骨悚然。但是陆永年却没有死去,而且还很好地继续和大家一起工作,只是他从此变了!

    他经常会提起有关“惧魂咒”的事情,现在这个可是活灵村的禁忌,从前陆永年从来都不会相信这种事情的。

    陆永年记起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在村里参加过的那次‘惧魂咒’仪式,就是惧魂师被抓死的那次,那个祭品的哭声,和现在楼上所发出的哭声非常相似。

    当时的祭品在那次‘惧魂咒’仪式之后就失踪了,也不知道现在还是不是活着。所以陆永年才会怀疑这个和‘惧魂咒’一定有那么点关系的。

    虽然有些事情,“惧魂咒”也无法解释得了,可是陆永年依然很相信这个仪式可以解决眼前的这些事情。

    于是他给秘密活体实验室定了一条规定:那就是深夜2点后,不要上实验室的二楼,尤其不要去那个透明玻璃门的房间。

    逼于无奈下,医生们也不会在2点后进行实验了,但是恐怖的哭声依然每天晚上出现在实验室里面,后来还延伸到了白天。

    最后,医生们都不敢上二楼的器官收藏室,而器官收藏室是做生化武器必须要使用到的,如果真的是使用不了,那么秘密活体实验室的存在就毫无意义了!

    10月5日晚上,陆永年和他的手下一起在秘密活体实验室,举行了最后一次‘惧魂咒’,这是在秘密中进行的,他认为这样就可以阻止这些恐怖的事情再次发生。

    在实验室里面完成的整个“惧魂咒”就是上一章说及的那次灵异的“惧魂咒”仪式了,但这又如何呢?

    难道事情就解决了吗?失踪的祭品会是谁呢?陆永年为什么依然还活着呢?

    那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呢?那个黑色的人影又会是谁呢?看来事情变得诡异起来了……

    回忆并且说完这些,唐振辉开始说出了十五年前的事情:

    “十五年前的那天,是我最后一天当公安局长。到了晚上,我得知飞虎队要对鬼谷山的走私生化武器犯罪集团进行扫荡的时候,我暗中通知了一个人,那个人就是我的儿子唐伟明了。”

    说到唐伟明的名字,唐振辉硬咽了一下说不下去了。

    警察关旭看到唐振辉没有继续说下去,就同情道:“没事的!前辈!现在你要给我们讲清楚,当时的情形,才有利于我们更加快的把罪犯绳之于法,请您帮助一下我们完成这份口供吧!”

    唐振辉想起昔日自己的警察生涯是多么潇洒而风光的,不过现在自己什么都不是了,而且儿子和孙子都死于非命,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陆永年和那个可恶的活体实验室,在万分抱怨和悲愤的情况下,唐振辉继续说了下去:

    “因为我私底下打了电话给我的儿子,所以他知道警察很快就会来到山上,剿灭这个走私生化武器的犯罪污点,他和小李几个合伙把活体实验室里面的钱财全部拿走了。”

    “那个时候,陆永年已经被毒气室整整困了3个多月,而最后一个进行解剖实验的就是他。”

    提到毒气室和活体实验,唐振辉的神情变得焦急和恐惧起来,周围的警察又再劝解了几句,关旭给唐振辉倒来了温暖的白开水,礼貌的递给了这个正在微微发抖的老男人。

    唐振辉一口气喝下那杯温水,然后呼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解剖陆永年尸体的时候,出现了怪异的现象,那就是剩下没有逃走的医生都认不出他扭曲的脸部了,医生们认为那是毒气所致的正常现象,所以没有理会。”

    “医生们继续进行着尸体的解剖,手术刀从陆永年的下体开始向上切,刀切到尸体肚子的时候,实验室的灯光突然闪了一下,医生们顿了一顿,一个比较大胆的医生说道:‘这手术灯很久没有更换了,下次下山我们去看看吧!’他们那些医生恩了一声,手术继续进行。”

    “当手术刀再往下切的时候,周围的灯光开始闪烁得更加厉害了,医生们都停下了手中的活,只有那个拿着手术刀的继续往上切着。”

    “下一刻,手术灯完全熄灭了,周围变得漆黑异常。医生都抱怨着要找手电筒进行照明,有一个提议去检查保险丝,当医生们再想说话或者走动的时候,一只血红般的手从手术台下面缓缓的伸了出来……”

    说到这里,唐振辉突然好像着了魔一样,周围的警察乃至关旭都感到有些不对劲,只见他好像背书似的把后面的话语继续复读出来了:

    “活体实验室的天花板上面出现了一条正在旋转的金黄色裙子,而且裙子下方是一双被烧得焦黑的脚,那双脚有规律的在天花板上面摇晃着,紫黑色的血液从裙子四周滴了下来,陆永年的尸体上面滴满了紫黑色的血液。”

    说到这里唐振辉的颈部突然抽起了,露出了紫金黄色的青筋,表情有点痛苦。

    关旭看着唐振辉的眼睛,正想叫他停下来,可是唐振辉继续说了下去:

    “同一时间,一个金黄色衣服的女人突然从手术台的下面爬了出来,她披头散发,苍白的脸上没有眼睛,因为她的眼睛是生长在那个黑色裂缝的颈部的。”

    “拿着手术刀的医生被一双瘦弱得如同枯枝的手抓住了双腿,咚的一声就把他拉到手术台下面……”

    说到这里唐振辉的头突然剧烈的摇晃了起来,颈部的青筋已经全部抽了起来了,他的脸因为青筋的突然扭曲,而变得异常难看起来,关旭和其他警察不断叫着:

    “唐振辉你怎么了!这件事是谁告诉你的!为什么你了解得那么清楚?”

    唐振辉的脸部,也开始慢慢的扭曲得非常厉害了,那一阵黑一阵紫的恐怖画面,吓得关旭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几个警察连忙跑到了关旭的背后,有一个警察静静的疑问道:“怎么办?怎么了?”

    关旭和大家退后了几步,来到了沙发的旁边。

    唐振辉突然好像僵尸般的站了起来,整个身体在不断的收缩,好像有一种元气在抽空着,他身体里面的血液和水分一样,他的身体慢慢的扭曲和腐化起来了,此刻唐振辉就好像一个腐尸一般,死死的站在座位前面……

    唐振辉的嘴巴缓缓的打开了:“那天……晚上……我亲眼……看到了……实验室里面的……情况。”

    看到唐振辉的身体,突然发生如此突兀而怪异的情况,关旭和几位警察都拿出了枪,唐振辉的身体现在已经干涸得和僵尸一样,周围的烂肉看起来,那个尸体已经被完全腐化了,整个脸部表情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此时,在休养室坐得非常安静的陈雪燕,突然跑了出来,看着腐尸般的唐振辉大声的叫道:“快放了他!这件事与他无关。”

    关旭看到陈雪燕跑了出来,把枪头指向了她,下一秒,陈雪燕却变成了一个身穿金黄色衣服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和刚才唐振辉描述的那个恐怖女人,简直一模一样……

    随后,“砰砰砰”的三声巨大枪响,震动了整个公安局……

    公安局里面出现了许多紫黑色的脸孔,这些脸孔不断地撕裂者自己的眼睛和嘴巴,乌黑色的血液从他们的嘴巴里面流了出来,恐怖的一幕还在蔓延着。

    公安局这个申诉室大厅,彻底好像变成了一个地狱一般,这里变成了一个荒废的死寂城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