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死亡笔记本

    三具尸体现在还完好无缺的放在,惠州市公安局的验尸房内部,因为事情还没有查明,依照现在的科学技术,尸体的完整存放可以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验尸房的停尸间里面,几个法医正在细心的观察着,这三个已经被残害得非常严重的躯体。

    经过法医们几个月的调查发现:唐伟明和唐伟雄的头部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鞭打,而且脸部都已经扭曲得难以分辨了。

    两个人都有一个眼睛被挖了出来,而另一个眼睛已经离开了眼窝,只有一条神经线还连接住大脑。

    另外,在两具死尸口中所发现的,盐酸利多卡因和肺部的氰化氢还没查明真相。

    从死者的外观看去,那种杀人的手段非常残酷而奇特,这种事情世界上不知道是否有人可以做到,因为他是首先给死者口中灌输大量盐酸利多卡因,然后再在周围喷洒毒雾氰化氢的。

    这种残杀手段看起来不会出现血腥,可是死的人将会异常痛苦,那种窒息的感觉会在氰化氢进入到鼻腔的那一刻开始,接着蔓延到你的五官中去,最后脸部变成了青紫色。

    而第三个死者小李的情况,虽然和他们两个不尽一样,他的颈部多了一条深深的黑色裂缝,脸部没有被扭曲,但是那个被挖下来的眼睛却是那么相似,都是离开了眼窝,只有一条神经还和大脑连接着……

    这段时间,千琴和杜肥仔在进行着其他事情,她们继续去调查有关鬼谷山洪水的事情,而那些繁琐的类似死者家属的申诉,就交给关旭他们去办了。

    两位死者的家属被公安局的人带来了,在审讯室进行调查。

    那两个人分别是陈雪燕和唐振辉。陈雪燕是一个仪态端庄的贵妇人,圆圆的金黄色脸蛋,乌黑亮泽的头发,从她身上那套整齐的西装可以看出她是一个比较有条理的人。

    她首先接受千琴们的问话,负责的千琴是关旭,那个瘦弱得像排骨的千琴,现在他是这个公安局的临时负责人了。

    关旭看着陈雪燕礼貌的询问道:“你是唐伟明的什么人?”

    “我是他的老婆!伟明和伟雄他们都死得很惨啊!”陈雪燕静静的答道完后,呜呜的哭了起来。

    在场的几个千琴连忙走到附近,去安慰这个刚刚失去人生中,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的妇女。

    等到陈雪燕的心情平复了一点之后,关旭有继续礼貌的问道:“那事发那天晚上,你在哪里呢?”

    陈雪燕眼中略带泪水,呜咽了一下慢慢的描述了,当晚唐伟明已经下班了,又突然回到公安局的事情,还有就是儿子唐伟雄不知道怎么那么晚都没有下班回家。

    陈雪燕估计不到这个晚上她的丈夫和儿子都一起被杀了。

    “那个陈旧的笔记本你知道吗?”旭又再追问道。

    陈雪燕听到“笔记本”三个字愕然了一下,然后又缓缓的说道:“没有……”

    关旭不断听着陈雪燕的描述,一边做好了详细的笔录,几个千琴在旁边认真的整理着资料……

    正当此时,一个老男人在审讯室,那里玩世不恭的微笑着,他就是惠州市公安局前任的警长唐振辉了。

    他的双目放荡不羁,但是如果认真去看,那眼里会略带一丝精光,如果这时有一个女人,看到这个老男人的眼睛,都会立刻深陷进去的。他那壮实的肩膀和强劲的臂弯,看起来就是一个练家子出身的人,他就是唐伟明的爸爸。

    现在轮到询问唐振辉的事情了,关旭把陈雪燕安排到了一个安静的休养室,然后倒了一杯白开水给她。

    “你好!唐振辉先生,我知道你是警长的父亲,但是,我要诚实的告诉你一句很不幸的,你有两个亲人都被杀了,那是三个月前的事情,今天我们才找到你们来问话,实在感到非常抱歉啊!”

    唐振辉听着这位千琴的话语,丝毫没有害怕,并且心里开始慢慢回忆着当年,自己是如何在千琴这个行业中威震八方的事情了:

    15年前,唐振辉是惠州市公安局局长,死于他手里的通缉犯不计其数,扫黄打非的事件每次都是他做得最好的,他精准的射击能力和敏捷的身手让许多匪徒闻风丧胆……

    自从他知道儿子唐伟明,和一单走私的生化武器案件有关之后,就主动辞离了公安局局长的职位,而唐伟明最终也因为活体实验室的查封,而没有再从事走私生化武器的工作。

    据说,那是唐振辉暗中举报的,他通知儿子事先离开了活体实验室,当飞虎队杀到上面的时候,对活体实验室进行了乱枪扫射。

    在里面没有逃跑的医生都全部射死了,而死里逃生的唐伟明和几个医生,从此就对活体实验室的事情只字不提了。

    可是,那个被沾污和解剖的女人,现在已经变成悟仙了,所蕴含着的咒怨是不会,因为活体实验室的消失而消失的。

    在那个风雨交加夜晚显得异常漆黑,悟仙从幽深而潮湿的枯井中爬了上来,那是一个只有黑色双足和头部连接在一起的物体,而且它还穿着一条透明的金黄色裙子。

    也许被解剖过一次就好了,为什么死后被灌输到枯井还是会被抓去解剖呢?那第二次解剖的东西是什么呢?真的是上面说的悟仙吗?

    “唐振辉先生!唐振辉先生!唐振辉先生!你怎么了?快回答我的问题啊!”唐振辉在回忆着过往的一切,沉浸在其中,关旭的问话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关旭再一次大声的叫道:“唐振辉先生!我在问你事情呢?对了!在你儿子的身上,我们找到了一本陈旧的笔记本,但里面只有一些古怪的图案和看不懂的文字,你知道那是什么吗?”

    此刻,唐振辉终于回过神了,他决定把活体实验室的事情公之于世,他看着关旭认真而焦急的样子说道:

    “对不起,各位!那本死亡笔记本,就是当年我儿子从事某个工作中所写的日记,而里面的内容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我隐瞒大家很长的时间了,那是在15年前的一次打击走私生化武器的晚上……”

    接着,警察发现唐伟明的死亡日记里面,却记载了关于他老板陆永年的一些事情:

    9月19日活体实验室:

    我一家之所以变得富裕,是因为陆永年从事了一些非法的生化武器研制工作。

    研制这些生化武器的是一个秘密活体实验室,凶狠的野兽、陌生的人群,每天都会不定时的出现在那一座实验室里面,一直在研究一些国际违禁生化武器的无良医生,对于出现在眼前的猎物是那么的惊喜,丝毫没有愧疚之心,就这样满怀期待的把一个个猎物五马分尸。

    据说,生化病毒也是源于活体实验的,在这里的过去有凶残的丧尸群体出现,弑杀了活灵村的村民。

    每当傍晚时分,山里幽深的树木都会吸引一大批乌鸦来栖息,盘旋在夜空中发出的哪一种呀呀叫声,在山脉映荡着回音,像在唱着一首又一首的回魂曲。

    这个秘密活体实验室的出现,使得活灵村的周围不在平静,因为每天都会有人被抓去做实验,这样活灵村的人就变得越来越少了,后来村里人不够多,无良的医生就到山下进行人口的非法买卖,以提供更加多的实验品……

    9月20日活体实验室:

    深夜,陆永年来到了二楼的器官收藏室,这里有许多装器官的容器,容器的间隔有点小,大概只有0。6米左右,一股浓烈的福尔马林味就弥漫在这里。

    周围略显凌乱的手术用品,都已经铺满了厚厚的灰尘,二楼器官收藏室这里果然很久也没有人来过了。

    从狭小的窗往外看可以看到一个茂盛的榕树林,微风吹过后,榕树发出了稀里哗啦的树叶摇摆声,皎洁的月光从狭小的窗户里面映射了进来,显得有点诡异。

    陆永年看看手机,哦!今天是9月20日呀,今夜的月光真的好圆哦!

    本来是想找个人上来,拿个心脏到楼下去的,可是没有人愿意在深夜上来二楼,因为最近深夜二点后,他们都听到一个女人低泣的声音。

    作为老板的陆永年,只好自己上来亲自去拿了,他叹了口气,心里想:那会有什么女人低泣的声音呢?我怎么从来没有听到过。

    二楼里面有一个用透明玻璃门锁着的密室,里面就是装在大脑器官的房间。

    只见外面的围墙都是灰色的木头制作的,一个狭小的玻璃门看起来异常幽深,此刻只有外面微弱的月光投射进来,倒照在那个玻璃门上,而且那月光正在诡异地摇曳起来。

    陆永年看到那些摇曳着的月光,内心感到有些害怕,想:怎么会这样?好像有什么在窗外?

    想到这里,突然从玻璃门的里面传来了“咔嚓咔嚓”的零碎声音,这种声音好像有什么物体,在大脑器官收藏室里面挪动一样。

    陆永年全身打了一个寒颤,他惊慌了,身体流出了豆大汗水,脸上浮现出了丝丝担忧的神色,害怕眼前即将要发生的一切!

    可是,声音突然从玻璃门中间消失了,楼下传来了一个叫声道:“老大啊!你拿到了没有,实验的时间都快到了!”

    陆永年被话音吓了一跳,原来是楼下的医生在催促着自己,然后就松了口气向着楼下大声喊道:“很快了!二楼这里很黑,我要开灯才可以找到实验品。”

    说完,陆永年继续向着,那个幽暗的玻璃门走了过去,“哒哒”的脚步声,伴随在金黄色的地板上。

    此刻,玻璃门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这个身影在疯狂地摇摆着自己的头颅,陆永年惊恐地向着二楼的那个狭小的窗户看了过去,可是却什么也没看到!

    过了大概3秒钟,“咔嚓咔嚓”的声音又再从玻璃门里面传了过来,不过这次比上次要强烈的多,陆永年完全惊恐起来了,不知道什么力量,把他的手举了起来,然后……

    一个满脸苍白的女人突然出现在玻璃门的后面,透过玻璃门,陆永年可以看到她血腥的嘴巴和全身焦黑的皮肤,可是,那个女人的脸是白色的,额头上写着惧魂咒语:“托布查卡”,一个深深的黑色“T”字刻在了上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