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4章:驱魔神剑

    想到这里素天想叫醒小沫帮她打个的事回家,小沫被叫醒,好像发了一场梦一样惊讶地看着素天说道:“这是哪里?怎么我刚才不是去洗手间吗?怎么突然在你的车子上了!”

    “你!”素天想给她解释刚才发生的事情,但又想到那是因为小花做的恶作剧,唉!算了就说她喝醉了然后由自己送回家吧!

    虽然这个解释张小沫不是很相信,但是,她最终还是听素天说打了个的士回家,因为素天说自己的车子坏了嘿嘿!

    女人嘛有时候还是比较容易哄的,把小沫送上出租车,素天开着红色跑车就这样一直朝海口村进发,这次他要再次到幸福旅馆的湖面旁边寻找那个小花吩咐他去的血木盒。

    红色跑车在昏暗漆黑的马路上行驶着,当来到海口村这个偏僻的小路上,街灯几乎已经没有了,这个发展落后的村庄一直没有得到国家的重视,现在路灯的设备还没有完善,一到了晚上这个村庄的马路就如同无底黑洞一般。

    素天打开了跑车的灯光,两条洁白的光柱仅仅能照亮前方大概1米左右的距离,为什么灯光的效果减弱了这么多呢?

    一直驾驶着车子,经过几段陡峭的山道,素天终于来到了上次德景疯人院大火的位置,这里离幸福旅馆也不远了,深夜这里真是幽深啊!

    到处都死寂一片,就连乌鸦和狗的叫声都没有,这些人是怎么生活的?难道到了晚上都直接睡觉吗?真怀疑这个地方究竟有没有电力供应。

    一阵无聊的思绪让素天分了神,这个时候路边不知道什么是会出现了一个高高的身影,远远看去那个身影伸长了鲜红的舌头,面目可憎地露出了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

    “是谁?”因为素天分神,所以车子没有来得及停下来,直接穿过了这个人影,嗖的一声过后,感到车子被什么控制了一半,飞速地自动行驶了起来,操!车子失控了!

    素天不断地扭动着控制盘,可是车子就好像被着魔了一般失去任何控制地向着漆黑的未知空间开去,这哪里是去幸福旅馆的道路呢?

    这简直是朝着无底的深渊开去,在这个万劫不复的世界里面,素天的车子突然停了下来,门打开了,素天迫不及待地逃了出去,尼玛啊!这车子太**了!自己开了出去,还不知道被它带到了哪里呢?

    下了车,素天四处胡乱地摸索,这个地方?啊!茂密的草原,杂草!稻草从生这不是刚开始自己迷失的地方吗?

    那个幸福旅馆深处的另一个空间,一个废弃的木屋子就在这个草原的中心,好像附近还有一个坟墓的样子,那是上次去旅馆住宿经过吊桥的时候所埋葬的一家四口。

    为什么又从新来到这里了,这个地方有着什么秘密呢?谁把素天带到这里呢?

    带着这些思绪,素天摸索回到了陈旧的木屋子,啊!这里有一个湖,难道和小花说的地方一样吗?但是这个地方怎么也找不到归去的道路,就算自己找到血木盒也回不去啊?

    这里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草原,灰黄色的稻草生长在这里,周围的天空漆黑如同吸烟者的肺部,这里还有微风终年吹过,卷起了的细沙回旋在死寂的夜空中,难道这里永远都是黑夜吗?

    素天越想心里就越混乱,来到湖边,只见一个男人正坐在湖的一个石碑旁边,他不知道在哪里干什么,他的头是低着的。

    素天小心翼翼地走到了湖边,这时他离这个男人还有大概7、8米的距离,素天的眼力不是很好,加上四周漆黑异常,所以素天一时间也没有完全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模样。

    不过,素天还是用自认为最有礼貌的方式来到低头男人的身边小声说道:“你在这里干嘛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是的!这里有我最美好的记忆,那个时候我和蒋丽花一见钟情,很快还发生了关系,后来她丈夫发现了,他真是个魔鬼竟然在一天深夜把我们都杀光了,他还害死了丽花肚子里面的孩子,他以为孩子不是他的!”男人继续说着,身体抽搐得更加厉害了,好像他已经嚎啕大哭起来。

    听到这里,素天的毛管不禁全部竖了起来,什么?蒋丽花?他丈夫,知道这件事的就只有李海,但是李海不是已经被自己打得魂飞魄散了吗?怎么他还是在这里出现了!惊恐的表情瞬间掠过了素天的脸。

    “哈哈!”男人说毕好像疯了一样笑了起来,可是这种笑声当中依然夹杂着哭泣,一时间素天分不清楚对方究竟是哭泣还是大笑,竟然全身僵直,额头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灵警先生!估计不到你都会害怕成这样!估计不到吧!上次在中山市医院,那场大火加上你的血木法杖没有把我的灵魂打散,你是万万也没有想到吧!不过现在你知道也不迟!”

    李海用极度低沉的声音说着,周围的空气好像停止流动了一般,一股紫黑色的混沌力量和暴虐之气瞬间包围了他的身体。

    看来又是一场恶战!素天内心虽然惊惧,但是魔鬼龙翼还是打开了,淡紫的光芒回旋在尖锐锋利的魔鬼龙翅当中,儺形纹身的红色光辉也随即亮起,和李海混沌的黑色灵力形成了一个鲜明的对比!

    “来吧!”素天举起了左手,展开了五个手指,手中的蛛网准备就绪,额头的儺形纹身缓慢地突了出来,天神和魔鬼的力量集中了起来,脖子上出现了一个银白色的六角形紫色铃铛呼噜吊坠。

    李海回转了自己的头颅,全身乌黑的死灵气息蔓延,他伸长了鲜红的舌头,焦黑的头发好像蛔虫一般在头上挪动着,这个家伙俨然是一个疯子!

    他低垂的脑袋此刻终于昂起,用乌黑而腐烂的黑色手臂抚摸着他那条鲜红的舌头,舌头一直耷拉到了地上,此刻它正在卷起了地上的泥沙放到了李海的口中……

    “素天!今天我可不是找你对打的,蒋丽花不是在你身边吗?”过了2分钟,李海没有进一步动作而是忽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素天啊的一声叫了一下,然后才滑稽地说,他想戏弄一下眼前的鬼魅,让他生气,这样他的气愤会冲昏他的脑袋,那个是对方的士气就会下降了:“呀!你怎么知道,她说她喜欢跟着我!”

    “你!”李海的脸上出现了怒色,这句话果然有效,对于这个一直深爱着小花的鬼魅来说这招激将法可起到了绝对的作用。

    “呵呵!你和她谈吧!”素天包裹了魔鬼龙翼大概2秒,蒋丽花从素天的背后走了出来。

    小花和李海两人互相对视,虽然小花一直痛恨着李海破坏了他的家庭,残杀了他的丈夫,可是小花的丈夫也同样因为对自己的不信任而让自己和孩子一起死去了。

    权衡之下,李海更加让小花可以信服,两个鬼魂含着黑色的泪水拥抱在一起,也许此刻小花已经忘记了前世的恩怨,选择了眼前的李海……

    这个时候,血木盒从湖面中心浮了上来,自动打开了,里面升起了一丝青烟,小花连忙呼喊道:“素天!快曾现在把红绸带扔到血木盒里面!”

    “什么?你不是说要捆绑血木盒吗?这样抛过去真的可以吗?”素天拿出了红绸带,身子僵硬地停留在原地。

    “是的!现在没有时间了!只好这样,你要努力让血木盒靠近红绸带,这是生前我丈夫送给我的生日礼物,他的亡魂就在血木盒里面,你不能让他恢复过来,否则后果会不堪设想!”

    小花说毕,一股强劲的力气把她撞得魂飞魄散的,随即巨大的响声震动了整个漆黑的空间,湖面上爆起了一个巨大的水花,水花的颜色瞬间变成黑紫,一个男人僵直的尸体突然从血木盒里面抬了起来,血木盒在湖面慢慢飘荡。

    当血木盒来到素天不远处的时候,素天亲眼见到了血木盒的整个模样,那根本不是什么血木盒,那分明是一个破裂不堪的红血色棺材!!

    就在素天还惊魂未定的同时,血红棺木慢慢从湖的中心飘了过来,随着棺木的到来更加压抑的气息充满了整个昏暗的空间,蒋丽花的亡魂被打得彻底粉碎,而李海的灵魂也慢慢背骇人的灵力冲散了。

    “快停下来!”素天忽然大喊了起来,他不想这些无辜的鬼魂都灰飞烟灭,如果他们可以放下心中的怨念其实想投胎转世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它们被打得魂飞魄散的话,想转世就不可以了。

    因此素天想极力挽留小花和李海的灵魂,可是眼看着恶灵已经苏醒,来不及了!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素天把红绸带捆绑在了棺木的周围,恶灵不知道是不是受到红绸带的羁绊,瞬间收敛了许多,巨大的邪灵之力被捆绑在了红色的缎带当中,不断哆嗦的灵体此刻就好像被囚禁在笼中的小鸟一般。

    “呃呃呃!”如同噩梦般的恐怖叫声响起,红绸带上有巨大的灵力,可以克制恶灵一段时间,不过眼看着恶灵已经慢慢地挣脱红绸带,素天的魔鬼龙翼也扬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