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寄宿体

    听到雨馨说他来了,我就知道是指吸血王帝,可那家伙的速度为什么会如此惊人呢?

    记得明明使用了神速符啊,看来他虽然被我打得七零八落的可依然如此的强悍,他妈的!

    因为危急我只好抓住雨馨的手在走之前在那个巷道中又放下了一张王灵官咒,嘿嘿!

    等下如果他经过这里,那个符咒一产生作用的话,那么就如同一个地雷一般的作用了。

    布下这个符咒地雷,我连忙阴险的笑了一下拖着雨馨就走了起来。

    因为现在雨馨已经没有了任何茅山法术,所以只能靠我一路带着。

    平时都是她一出场就什么事情都不会变得简单起来,可现在情况调转过来了,只有我在她才会有机会逃脱这种生离死别的场合。

    一边跑着,背后大概在2分钟后轰隆一声爆炸了开来,我想应该是那个王灵官咒产生作用了吧?

    也懒得往后看他那惨不忍睹的样子了。

    想也没想直接继续拉着雨馨跑,可就在此刻她却背后喊着我道:“慢着!楚胜,他好像没有追来了!”

    恩?没有追来了吗?难道他已经被我放倒了?

    连忙往背后一看,只见那王灵官咒过后,四周围只是一片烟雾弥漫的踪迹,根本就看不到任何东西了,而且也没有那个吸血王帝的踪迹,难道就这样解决他了么?

    刚才在忆蝶的教师公寓和现在连续偷袭了他两次,估计他给我搞定了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可就在此刻烟雾中走出来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不是谁,竟然就是刚才被那个吸血王帝用鬼手拉走的忆蝶,看到她我连忙和雨馨走了上去,“你没事了吧?”

    “没有了!谢谢你,估计不到你竟然不是一个普通人,这点黄晓雨知道没有?”她和我说着,我摇了摇头,这次估计不到竟然让忆蝶也知道这件事了,哎!

    看来我想默默无闻去帮人是怎么也做不到的,不过现在帮了人如果让人家知道也不错,起码会让我觉得帮了人之后是有回报的。

    就好像现在的忆蝶一般,我看着她一副要以身相许的冲动,如果我不是已经有了家室连忙就带她走了。

    可是雨馨在我身旁,我也向她表明了忆蝶的身份,当忆蝶知道我已经有了妻子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落寞和妒忌。

    这个女孩不会也像夙小烟一般吧?要知道当初雨馨和她已经有过一段冷战,如果现在再出现一个的忆蝶的话,估计又不知道要出现什么情况了。

    但现在没有心思去处理这个,既然两女都没事了,我则是带着她们再次走人刚才那王灵官咒产生的烟雾当中,毕竟我还不确定他是否真的死了。

    这个嗜血的恶魔,曾经杀害过多少人,吸过多少人的血液呢?

    现在老子没有亲眼看到他的尸体的时候也不能安心。

    当我们回到刚才那王灵官咒地雷的位置时,发现吸血王帝不见了,难道是我的符咒威力太过强烈所以把他直接轰碎了么?可这应该不怎么可能啊?

    记得刚才我一下子几十张符咒打到他的身上,他虽然被轰击得支离破碎的但身体依然会动,还死死的跟在我们的后面!

    因此我感觉到事情不对劲就想去询问忆蝶,毕竟她是从里面走出来的,大概她刚才会看到什么吧?

    但我才想说话,就感觉背后不对劲儿了,那个长着忆蝶模样的人竟然挟持住了雨馨。

    脸上露出那副枯枝般扭曲的脸蛋对着邪恶的笑了起来,“哈哈!陆楚胜,你以为就凭借你这样的力量就可以杀掉我了么?”

    “你是怎么做到的!刚才拿忆蝶怎么回事?”现在我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刚才那忆蝶百分之一百二是他搞出来的,而我们刚才都中了他的计,四周围目前还是大雾一片。

    王灵官咒也没有可以产生这样的效果啊,看来这一切都是他弄出来的,我被他的力量所蒙蔽了。

    “哈哈,难道你连易容术都忘记了么?这个法术虽然很容易学会,但是要做到熟练就非常困难了,而且一个男的要变成一个女的,就连声音都一样,想法都一样的话那就难上加难了,因此刚才我才会把你骗到!”

    是啊!他其实说的没错,刚才听那个忆蝶说出自己不是普通人后也提及到黄晓雨,本来我以为她一定是真的。

    这家伙应该可以窥视人家内心的世界,而不像我的读心咒这样,只能看到别人当时的想法,但是过去却一无所知。

    那家伙却可以完整的看到任何人的过去和现在,这是一种怎么可怕的能力啊!想到这里我的后背传来了一阵刺激的冷意。

    他妈的!太厉害了吧!

    “哈哈,你在想什么呢?大概你已经知道我的能力了吧?不过你也没有时间继续思考了,你知道不?如果不是你,那个忆蝶真的会死的?可刚才我被你那些符咒轰击后,我发现自己吸收元气的能力竟然受到了限制,告诉我你的师父是谁?”

    额?我的师父,不就是他现在手中挟持的苏雨馨么?

    虽然她现在已经和一个普通的女孩没有多大区别,但是昔日的的确确是她教导我学习茅山道术。

    因此我只能很认真的告诉他,“我师父就是你现在手中挟持的这个啊!”

    “胡说,难道你不知道我已经了解到她只是个普通女孩么?”恩?奇怪了,刚才他不是可以窥视到所有人过去和现在么?

    那他为什么不知道我从前和苏雨馨发生的事情呢?

    因为这点我内心出现了一点希望,我想这个可能就是反败为胜的筹码。

    不过现在老子还不敢和他对着干,就故意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回答:“她就是我师父,不过现在她已经变成普通人了!所以就没有元气了,而且也不会茅山道术,那你想知道这个干什么?你不是说要杀了我么?”

    “哼!普通人啊?既然你如此想死我也不会放过你,可你得先看着你心爱的人在你面前死去!”说毕他就想用干枯枝之手扭断雨馨的脖子,雨馨一脸惊恐的向我看了过来。

    老子也极具害怕但是此刻不能乱,就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候,轰隆一声那吸血王帝的后背骤然一符咒产生了作用,让他连忙向前倾倒了过去。

    咳咳,又是一阵烟雾弥漫过后,我早就来到那吸血王帝的背后了,连忙把破煞剑拔出一下大砍就往他的头劈去,咔嚓一声那头颅直接被我分开了两半。

    可他那枯枝手臂依然紧紧的抱住雨馨,此刻因为我的破煞剑的元气波动和那枯枝正在恶心她的身体,她不禁忍不住大声的尖叫了起来!

    呀啊!估计不到她竟然也有这样的时候,不过她害怕起来实在太好看了,介于我不想让她再害怕。

    连忙又使用傩形纹身的力量一把拉断了那个吸血王帝的手臂,额勒一声雨馨终于从那恶心东西的怀里扑倒了出来。

    可也就在此刻那个吸血王帝的另一只枯枝手正缠绕住了我的腰部!

    他妈的!为什么这些妖魔鬼怪都特别喜欢用东西缠绕住别人的腰部呢?

    要知道老子的腰可是水桶腰啊!又不是小蛮腰,他们干嘛都好像有什么特殊癖好一般老是要往老子的要不缠绕过去,我你个去的!

    因此老子举起破煞剑就往那缠绕着我的枯枝砍去,一砍之下那吸血王帝的枯枝之手断了开来,整个被我一脚踢了开去!

    曾着空闲我先把雨馨拉到了身后,现在情况稍微得到平息,但老子没有放过这时间和机会,连忙把傩形纹身之前在夙小烟那里得到的藤鞭技能施展了出来。

    只见那藤鞭出现后死死的打在了那个吸血王帝的胸前,我看打得那么爽,于是就直接抡起这个藤鞭使劲的抽打了起来,这简直是一个老妈子在教训孩子一般的爽啊!

    可才打着打着感觉对方不动了难道死了么?

    谁知道不到半秒,就在我愣神了一会儿后,他竟然额额两声钻到了地上,我去!

    这能力怎么如此像那个蜗牛女人!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背后的雨馨又是一阵尖叫,我连忙回头却发现她的身体上竟然长满了无数枯枝和败叶!!!

    立刻往她的方向跑去,并且用傩形纹身的力量照射在那些枯枝败叶当中,可是没有任何作用,那枯枝败叶的背后居然出现了吸血王帝的头颅,而且渐渐的把雨馨的身体覆盖了起来。

    继续拿起破煞剑就想去砍那吸血王帝的头,但是他现在和雨馨接近的如此厉害。

    害怕伤害到她,于是就把剑收了起来,手中发出一张十指天雷破,然后就是:“急急如律令!”

    轰隆几十声那些枯枝和败叶读变成了粉末,整个吸血王帝只剩下那个扭曲的头颅可以动了,此刻那上面滴滴答答的流淌着血液,破空的嘴巴凌乱的头发,深邃的眼窝。

    可却开始慢慢分辨出来这个女孩子?

    不就是之前在我们班里的班长董涵枫,之前在忆蝶那公寓的时候也看到她,而且还张开最近巴拿着一个人头篮球向我走来,估计不到此刻又再次看到她的出现了。

    为什么会这样?

    现在的我唯一可以想的就是这个吸血王帝应该是没有实体存在的,只能靠寄宿在某些人或者动物的身体上才能活动,比喻说之前的通灵马,还有现在的长董涵枫!!!

    如果是这样老子就明白了一切了,他妈的!原来是这样!还跟哥们儿玩这一出呢?找寄宿体么?

    因为有了一种被戏弄的感觉,于是愤怒的又在那董涵枫的头上又一张火云符,当符咒燃烧殆尽之际,我打算把雨馨从中救出,可让我震惊的一幕出现了。

    当把雨馨拉出来的时候,居然发现那雨馨也只是一些枯枝败叶而编织成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