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2章:带路

    怎么办?我拿起《茅山志》简单地阅读了片刻,正当我起来要去寻找吴丹丹和天睿等其他人的时候,一双洁白的手正抓住我的手腕,我被它拉住然后回过头看了一下,正是雨馨!

    她一起来就问道:“天睿去了哪里啊?”

    “你怎么啦?”我坐下来,担忧地看着她,但听她口中紧张地喊着李天睿的名字,我的内心生起一丝忧伤,可此刻我极力地覆盖了这种心理上的变化,以不把这种微妙的变化显露于脸上,我害怕被雨馨发现我的心里所想,所以每逢此刻我都会极力掩饰。

    “你要去哪里?不能在这里陪着我?”雨馨的眼睛里面好像有点湿润。

    “可以,但我马上就要去找天睿,他不见了!”

    “是吗?不过你可以再等片刻吗?就2分钟好了!”

    “好……就2分钟吧!”看着雨馨恳求的表情,我不敢拒绝。

    我刚答应,雨馨就用手握紧我的手,然后把眼睛对视着我,有那么一瞬间我以为她想要吻我,可是我发现没有动作,她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眼里的神色是忧虑和害怕?我捉摸不透,不过她握我的手特别紧。

    刚刚早上的时候外面却昏暗无比,特别是在6角形竹屋这里就只有2楼的这个狭小的窗户,所以这里就更加昏暗了。

    雨馨刚才说的是2分钟,可是两人却就这样紧紧握着彼此的手,对视了2个小时,好像我离开后,就再也不会回来一样,这是我们最后和对方相处的时间了吗?

    我站起身子,把倩梅召唤出来,然后再给雨馨加持了3个楞严咒结界,还把地藏王菩萨上面话画上一层符咒才还给雨馨道:“你小心点,我要走了!”

    “不要说走,你一定会回来的对吗?”雨馨在结界里面,苦苦地看着外面我拿冷峻的脸。

    “好!我答应你一定会把整个天睿完完本本地送回来给你的!”我背对着她一步一步往6角形竹屋楼下走去。

    “好吧!你也要小心点!你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雨馨小声地说着,随后她退到床壁上,离那个在6角形竹屋2楼的玻璃窗很近……

    来到第二天深夜9点多的时候,也就是雨馨只剩下3个小时的生命了,天睿依然被那些白衣鬼还有吴丹丹带着朝那个新娘的所在地走去,现在它从新排好队伍,然后在虚无的世界行走,这个地方和一开始它在的那个森林不一样,这里就只有简单的天空和陆地,还有一条洁白的弧线。

    天睿一路上都心神不宁地跟着这些送行的人,这些人根本就不是送亲的,而是送葬,它身上所穿戴的服饰还有首饰等各种一切的行为举止都告诉天睿,它根本一直都是在送他到一个死者的面前,而这个死者就是那个未知的新娘了。

    他发现一路上,自己的背后都会有许多纸钱在天空中飞舞,如同这一支队伍正在走向地狱一般,那伴随的叮铃的铃铛响声,在此刻响起显得如此的突兀,本来带头两个白衣鬼还拿了一个笛子在前面吹着,但到了后来的道路,它就平静下来了,只是根据吴丹丹的吩咐在前面开路。

    终于天睿来的了一棵树的不远处,那些送礼的队伍慢慢排开让中间空出一条路好让天睿可以过去,等你些队伍都一字排开后,天睿被吴丹丹推搡着一直往那棵树的前面走去。

    “你要带我倒哪里去?就是这棵树吗?”天睿故作镇定地询问。

    “是的,等下你就和她一起下去吧!她都等许多年了,自从死了之后她都在一直想念你!”吴丹丹缓缓地说着,那推天睿的手一直没有懈怠。

    好多年?到底是谁?天睿不解而害怕地跟着吴丹丹,只见那棵树的形状很古怪,它的颈部肥厚而累赘,它的叶子部位却格外的稀疏,就像一个心宽体胖的人却有着一个小小的头,天睿跟着吴丹丹战战兢兢地往那棵树上走去,每走一步都特意放慢一些,他希望自己还可以勉强地拖延时间。

    现在那件新郎的衣服穿着他的身上,看起来虽然有点别扭但是在天睿这样的美男子身上,穿什么都是好看的,只是他觉得这件是寿衣,他穿着好像是去坟场一般。

    怎么办啊?难道老子就这样当了那个鬼的新郞吗?他犹豫不决,终于到那棵树的前面了,他驻足在那里往头上看去,同一时间,他发现吴丹丹也停下来了,她严厉地把天睿推了起来喊道:“你跪下!”

    “为什么?”天睿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可还是照着吴丹丹的做法做了,因为他不想被她再打,刚才在6角形竹屋还有送礼队伍的过程中,自己已经足足被打了好几次。

    “叫你跪地就跪地,现在好了,我会让她来接你的,你就在这里等候一会儿吧!”吴丹丹说着,走到更加接近这棵怪树的位置,然后虚空地画了一个“O”字形的符咒,她的右手变成了乌黑色,好像一个手套罩在手上,随即肥树的下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缝,正好恰如一个人形,吴丹丹走了进去。

    啊?这个地方应该会通向哪里呢?天睿大惑不解地跪在地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现在他只有默默等待了,那些白衣鬼走了上来,大概是因为害怕天睿会挣扎所以要在他的附近看守着,天睿回头看看,那些白衣鬼都抬起头看着那棵怪树,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就好像一排排整齐的僵尸一样根本没有任何知觉。

    他轻轻叹息一句,也不知道怎么办,吴丹丹怎么还不出来啊?当他在怀疑着这件事的时候,只见那树茎的裂缝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那人影的身段格外美丽,婀娜多姿,而且在黑暗中飘逸着一种青春的气息,是个少女孩?天睿的心中泛起了一阵波澜。

    此刻他反倒有几分想让那女孩快点来的自己的面前然后去一睹那自己新娘的美丽,所以他紧张地看着那飘逸在黑暗中的倩影,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呢?他内心默默地念着。

    当那女孩的有容颜慢慢地出现在天睿面前的时候,他却发现那人是从裂缝中慢慢渗出来,而不是用走,首先是对方的脸部,接着就是她的四肢,双脚慢慢地踏出,然后是她的手,她的身体上穿着一件鲜红的嫁衣,而双脚上穿的是一双绣花鞋。

    有那么一瞬间,天睿怎么觉得这个英国的地方居然会出现中国的婚纱,他不解了,呆呆地站在原地,看那新娘慢慢把头露出,可是当那新郎的白紗巾出现在天睿眼前的时候,一股充血的气泡把那个白紗巾冲得鼓鼓的,那新娘的头根本就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雪白的充血气囊!

    啊——!天睿好像疯了一般尖叫起来,这就是新娘吗?他全身颤抖不已地往后退去,但是那些白衣鬼却立刻阻止了他要逃跑的举动,而去不断地哈哈大笑或者鼓起手掌,好像是很高兴看到那没有头的新娘去接受她的新郎!

    就在此刻,那么没有脑袋的鲜红嫁衣缓慢地走到天睿的面前了,她拿出一只布满疙瘩的腐烂手臂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说道:“来吧!跟我到树里面去吧!”

    “我不!”天睿极力地反抗起来,却感觉自己被几个白衣鬼抬起,那新娘随即也走了起来,它走的方向正好就是刚刚那个树前的裂缝!

    为什么要到哪里去呢?天睿不明地挣扎着,极大的惶恐让他完全丧失了理智,现在的他只想离开这个可怕的地方,然后找到我和雨馨,回到它的学校,可是看来是不行的了,因为自从来到英国后,好像一切事情都已经被安排好了一样。

    首先是自己在6角形竹屋被一股阴风弄晕,然后是雨馨因为黑瓦瓶魔音的影响而中了巫术,最后是楚胜为了解救她而离开,而自己是则是被迫当了这个可怕新娘的新郎。

    这一切到底代表着什么,为什么要把他也牵扯进来呢?当天睿来到树里面的世界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树洞里面没有想象中的漆黑,反而到都有着火把照明,原来是经过这棵树通往的一个遗迹的地方:

    这里有着精美的英国皇室装饰物,还有一些陈旧的古董,许多破历史文物都堆积在这里,那些珍贵的餐具一些贵族曾经用过的生活用品,一个别致的桌子上面摆满了无数的山珍海味,只是已经腐烂一半了,其次还有许多金碧辉煌的首饰品在各个深红的箱子里面放着,熠熠生辉。

    天睿看到这里如同来的藏宝的世界里面,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宝藏吗?如果把这些都拿出去的话,那么老子想不发达都不行啦!不会是天赐良缘吧?

    一阵惊喜涌上了他的心头,可就在喜出望外的一刻,他突然发现刚才的那个没有脑袋的新娘就停靠在自己的前面,她用一种极其古怪的眼神正在看着自己!

    “到了这里,为什么还不惊喜婚礼?”新娘的气息中有点不悦。

    “啊,就是这里吗?可是我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天睿不解地说道。

    “你不用知道什么?你把身子躺下就可以了,那个地方不是有一张床吗?”新娘指着天睿不远处的一个方向,果然呈现出天睿眼前的是一张绣有欧式花边的大床,难道这个地方就是洞房的地方吗?

    天睿不敢想象那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情景,没有办法对方必须要自己到达那里,天睿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往那看起来精美但是在这个时候却好像是地狱一般的床铺走去,他来到床铺的前面,驻足好一会儿,那新娘又催促道:“上去!”

    天睿缓慢地坐下来,然后故意减慢速度才转身趟了下去,心里不断想着:妈呀!不要这样好不好,如果换个美女老子可是没有什么问题,可是这样的新娘,如果和我洞房了,那我不是毁了,再说这个地方到处幽深怪异的,如果真的和这个新娘动房了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