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1章:天睿的婚礼

    在凌晨四点多的时间里面这种声音格外的突兀,虽然离早上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但这里是密集的森林根本就没有什么人流量,所以到了白天也是会格外凌静的。

    终于吴丹丹在天睿的不解和慌张下停止了狂笑,现在她又抿抿嘴说道:“我的身份不是那么简单的,如果真如楚胜说的那样,我大概会立刻死掉,我英国的咒魂师的弑神,又怎么会做这样的小角色呢?”

    “什么,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天睿的眼睛瞪得很大。

    “咒魂师?对吧?这是我们基督教的最高的荣誉,是我们整个家族最厉害的存在,和你们中国是不一样的。”吴丹丹的语气极其的不肖和傲慢。

    “那么说你是一直潜伏在楚胜的身边吗?不过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天睿试探性地问。

    “没错,前因后果你不用知道,也不会有机会知道了,跟着我吧!时间多了!”吴丹丹说毕,举起布满利爪的鬼手按住了天睿的肩膀。

    “你要带我到哪里?”

    “你今天是她的新郞,当然是去她哪里啊!”吴丹丹别过头用力狠狠地把天睿从椅子上拉起,强迫他走动起来。

    啊!天睿惊诧不已地被强制性推搡着,他不知道什么新郎的事情,只知道现在吴丹丹好像要带他去什么地方,而去还说要去到自己的新娘面前,这是谁?自己根本从没有过要结婚的对象啊?

    他想去问个究竟,可是吴丹丹一直背对着他,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而且她身上散发出的凶狠的气息,好像要杀人一般,权衡之下,天睿还觉得不去招惹她好了,也许到了那个新娘的地方,就会知道什么,没有办法天睿只好跟着吴丹丹走着,离开6角形竹屋。

    离开屋子之后两人穿梭在茂密而冷清的森林当中,经过无数的树木还有广阔的陆地渐渐路上出现一种奇怪的现象,首先天睿发现一般情况下不上新娘到新郎那里吗?

    可是现在刚好相反,这个还不说更加诡异的是现在护送新郎的人聚集了许多,可是都是些穿着白色衣服,手中拿着铃铛的怪脸孔,而去它的还过一段时间就往天空中撒去一些灰白色的纸钱。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这个送新郎的队伍不就和一个送葬的没有区别吗?想到这里天睿不禁全身颤抖起来,怎么会这样?这怎么看也不像是结婚啊?怎么好像是送死人出殡一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天睿一路走着,前面是吴丹丹还有好几个白衣人,后面同样是一些白衣人,只是后面的这些人都用白色的面具覆盖了自己的脸,加上其白色的衣服,可以说整个都的白色的,在漆黑的晚上这样徐徐飘荡着,如同无数的厉鬼游荡在森林之内。

    就在天睿思考至深的时候,突然吴丹丹回过了头,脸上挂着一种莫名的微笑,手中拿着一件和那些跟随的白衣人一样的衣服,只是那衣服上多了一个用鲜红色字体刻意涂上去的:

    “奠”字!这分明是死人才会穿的衣服啊?!为什么吴丹丹会在这个时候把这个露在自己的眼前呢?莫非?

    吴丹丹冷漠地板着脸说道:“过来?她给你买来一样礼物,你看看吧!?”

    “什么礼物?”天睿虽然明知道是什么,但是他还是忍不住重复发问,因为他不敢相信那眼前的寿衣就是吴丹丹口中所说的礼物。

    “就是这件衣服啊,来快穿上,看看你合不合适?”吴丹丹一味地说着,她根本没有注意过天睿的脸色整整苍白了好几次,木讷的脸就好像死去许多年的僵尸一般,又再露出水面。

    果然是这样!天睿不敢去碰那件衣服,也不敢靠近吴丹丹,只是不断地往身后退去,可是背后就是那白衣人,此刻它们看到天睿这样的举动都不禁忍不住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每个的肩膀都不断地起伏着,看着那唯一在森林中的人,笑得前昂后合的如同天睿是这个世界最可笑的家伙一样!

    那些白衣人根本就是鬼!所以天睿现在更加慌乱了,他根本连深呼吸的勇气都没有,他的脸剧烈抽搐起来,不断扭曲变形,青紫发黑,极大的打击让其深受恐惧的折磨,他全身痉挛不已,就在此刻吴丹丹突然跑到天睿的前面,然后喊道:“穿上它!”

    天睿惊惧地喊道:“我不!这根本就是死人的衣服啊!”他一边说着,一边往后面退去,退到没有地方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不在森林里面了,这个地方到处虚无缥缈,好像一个绝对空白的世界,没有任何植被和建筑就只有连接陆地和天空的一道洁白的弧线!

    那是个什么地方?原始的生态环境好像是这样的,可是这个地方比起那个地方更加的虚无,这里根本什么也没有,就只有那惨白的弧线,之后就什么也没有了。

    此刻天睿的额头挂满了豆大的汗珠,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而且他的心脏扭曲起来,脸色发青紫黑就如同受到极大的打击一样,还处于极大的恐惧当中。

    因为这个时候,那些白衣鬼慢慢地向天睿围绕起来,把他挤压在中心,吴丹丹也在此刻缓慢地走了过来,然后举起带着黑手套的鬼爪拿起那件衣服,来到天睿的面前:“穿上它!还有去化妆。”

    “什么?化妆?我是个大男人化什么妆啊?”此刻,天睿却有点想笑了,不过就在他才刚露出微笑的一刹那,他看到吴丹丹正把那件衣服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死人都得化妆,不化妆怎么上路啊?”穿上后,吴丹丹的口中发出了这句阴森的话。

    本来他以为这样套上去根本就穿不上的,可是不到半秒,那件新郎的寿衣居然原好无缺地穿在了他的身上!

    怎么回事?明明我都没有动过,怎么那件衣服就这样套上去了?天睿惊慌地往后退去,可是此刻他已经没有容身的地方了,因为四周都已经是白衣鬼的簇拥,根本就再也没有他可以站立的位置。

    那寿衣穿好后,那些白衣鬼又不知道从什么地方给天睿拿来了一些男士的装饰用品,帮天睿一样一样的戴上,在那寿衣上带着一个深红的红花,头顶带着一顶有红色头顶的圆形帽子,那帽子的装饰就是西方古装的一样,是英国贵族死亡的时候躺在那洁白的床铺上而使用的。

    它的嘴巴里面都要含着一个硬币,而且周围的人都会为死去者吟唱着死人的经文,然后再护送死人来到火葬的地方,焚烧掉。

    此刻,吴丹丹果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出一枚金黄色的硬币,然后喊道:“化好妆,就咬着它,跟我上路吧!”

    “我不!”天睿大声叫道,全身却被簇拥在白衣鬼中,想挣扎也没有任何办法,只好这样被那些鬼还有吴丹丹包围,后来他过于惊恐只得蹲下身子,把自己的头深埋于膝盖上,不去看周围的情况。

    “你还坐在哪里干什么?快起来跟我走啊!?时间过去了她就会生气啦!?”吴丹丹不断地催促着,把天睿从地上拉了起来。

    天睿的脑海中不断地重复着那个她?到底她们不断说的那个她是谁呢?为什么她就一定要把自己带到那个地方呢?难道是个女鬼,然后是要我给她做鬼新郎?

    想到这里,天睿的后背如同遭受到了一阵惊雷猛打一般,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随后他感到自己的头部受到一阵拳打后就什么恶意不知道了……

    就在同一时间的另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身穿着鲜红嫁衣戴着白纱巾的女孩站在一棵树上,正挨在那树顶上的叶子,和树叶融为一体,就好像她的心脏是跟这棵树连接在一起的,这时一阵冰冷的风往她的头发吹了过来,把她那洁白俏丽的脸蛋露了出来。

    从正面看去,那个女孩天睿是非常熟悉的,她不是谁,就是上次被初孝子害死的幸树么?

    听楚胜说她不是在上次便利店的事件中死去了吗?怎么突然在这里又从新出现呢?还有她为什么会和这棵树连接在一起呢?

    此刻,她回到树中从树的外面看去,就只露出她那戴着白纱巾的头颅。

    同一时间,我正在寻找着吴丹丹口中的新娘,可是在偌大的森林中却什么也没找着,而且还没有知道一些未知的事情,没有办法,我只好先回到6角形竹屋,但当我回到那里的时候,却发现一楼已经被烧毁了!

    幸亏当我来到2楼的时候,还看到雨馨安静地躺在另一张床上,可是天睿不见了,为什么?他到底去了哪里呢?还有吴丹丹和我吩咐的倩晴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你们在哪里?”我连连几声呼唤着,可是没有人回答我。

    我回到雨馨的床上,现在已经是早上了,我再推算一下发现今夜午夜12点正是苏雨馨的死期,没有时间耽搁了,她的生命已经快走到尽头,如果不快点找到解除巫术的方法,她将会在今夜12点香消玉殒。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