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我的爷爷

    于是我再次慌忙地跑回家,回到家吃饭洗澡什么的,还算好,当是一天深夜我起来撒尿的时候,我透过玻璃窗和外面皎洁的月光,又发现自己的床边居然也有两个人影,而且还越来越多,慢慢地变成2个、3个、4个一直多下去,当时我吓傻了,因为我的周围根本就只有我一个人啊!又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么人影呢?

    当时我把这件事告诉你父母,可是它却笑我是小孩子气,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几个投影呢?除非是好几个人啊?当时它说得很轻松,但我却每天都可以看到有许多人的投影出现在我的背后。

    之后的一天我和楚胜在树下玩躲猫猫,他还没开始的时候却突然跑过来往我的额头狠狠地拍一下,然后还喊道:“你们快走!”

    说毕还在我的后脑勺继续狠狠拍了一下,我当时几乎要生气了,不知道他到底在干什么,只是我才想发作,却感到一阵头晕,没有倒下短短2秒突然恢复了过来,之后楚胜说道:

    “它已经走了,难道你不知道那些鬼魂时刻在跟着你吗?”

    “啊!你是说那些人影?”天睿不解地问。

    “是的!它一直在跟着你,自从你进入工厂之后。”

    “为什么?”

    楚胜淡淡地说道:“你不小心搭入它的地盘了,这些是区域鬼,是不会离开那里的。”

    “额,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此刻,楚胜没有回答,拉起我的手不知道要把我带到哪里去……

    过了大概半个小时,估计不到楚胜居然把我带到那上次我进入的那个工厂,现在那铁栅栏的铁门已经没有那重重的锁头了,那门给我们一推即开,咿呀地拖曳了很长的时间才打开了三分之一,不过当时我们的身材都很矮小,很容易就走进去了。

    来到工厂里面,我询问道:“怎么带我到这里啊?”

    楚胜木讷着脸答:“它是不会放过你的,你以为就那几下子它就跑了吗?”

    “啊!”我骇然地叫了起来,因为自己不懂这个,所以只好跟着楚胜继续往工厂里面深入。

    来到工厂的车间的位置,现在的这里已经长满了高高的枯草,由于我们的个子小,那草几乎已经把我们的身子覆盖了,我们就这样摸索着在那草丛中走也走,也不知道过多久,我突然发现楚胜不见了!

    刚才他还拉着我的,我慌乱地四下里张望,没有看到他的踪迹,可是却发现四周的草丛好像突然长高了许多,此刻一只冰冷的手搭在我的头上,我啊的一声跑起,迅速地穿梭在那茂密的草丛中,可是我发现我无论来到草丛的那一个区域,还是会感觉那只冰冷的手就在我的头上,不断地敲击着。

    如同在提醒我要注意什么一样,我恐慌地跑,根本没有时间思考,当时我又想刚才楚胜不就是在自己的旁边吗?怎么就不见了?

    同一时间楚胜也被几个鬼魅缠绕着,它全是焦黑,而且糜烂的皮肤上升腾着无数的青烟,虽然他和我的确是近在咫尺,可是却不知道什么力量在操控着,因此我们现在好像相隔了千里之外。

    楚胜当时也许知道那是鬼隔墙,不!应该是绝对知道的,他那种与生俱来的洞察力和敏锐的思维有什么可以逃过他的眼睛呢?

    他不断地和那些烧焦的鬼兜圈,他只要一脱身就在草丛里面到处乱跑,可是他还是会很快就撞到那些被烧焦的鬼,我在那一刻同时也看见好几个带着工人帽全身乌黑的人站在草丛的不同角落:

    就好像只要我去到那里,它就会跟在那里,一个比较肥的工人,他的头没有额头,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布满血丝的大眼睛,印在脸上,那脸也没有嘴巴和鼻子。

    看到他我几乎是倒在草丛里面不敢出来了,可不跑的话我只会被它硬生生地抓起,所以我无论如何艰难还是挪动起来,往身后退去。

    当我惊惧得快要破胆的时候,我的背后碰到什么,我猛然回过头发现是楚胜!

    他看见我一手就抓住我的衣领喊道:“快跑!”

    我本能地跑起来,虽然在楚胜的带领下摔倒好几次,可是我最终还是跑起来了,离开车间来到工厂饭厅的时候,我们有吓得骇在那里儿,那个荒废的工厂,现在居然还坐满了许多人正在那里等着开饭!

    可是那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大堆张牙舞爪的鬼,这些鬼当中有男有女,有老有嫩,它狰狞着脸孔,拉出舌头一副要把我硬生生吃掉的模样一起向我们扑了过来!

    逼于无奈,我们再次逃跑,可是它的数量太多了,而且手中也各自拿着各种各样的厨具,有锅铲、有砧板,有菜刀什么的,甚至那刚才的那个肥仔还拿着一个石油气瓶往我们跑来!

    一下子我们看见那么多鬼,我吓得全身发抖,幸亏楚胜在那个时候还能淡定,保持着我不知道他怎么做,只见他拉起我就往外走去,可是后面有无数的鬼追赶着我们!

    要往工厂外面跑吗?但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要解开这个工厂出现古怪形象的原因吗?现在走了可不是半途而废?不过面对眼前的可怕一幕,那处境如果不走的话,估计会死无全尸。

    只是楚胜没有带我离开,他竟然转了一个圈,来到那工厂背后的宿舍,然后往那危楼上面跑去,当时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往这个地方走不上更加危险吗?

    他却在此刻突然说道:“外面已经封死了!我们只得继续深入!”

    这句话把我一直对他的疑惑都打破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他不断往里面走去!

    跑到这个工厂员工的宿舍,那破烂的危楼里面只有烧焦的痕迹了,难道这里起过火吗?

    我们不解地四处跑,只是每到一层,或者一个楼道都会看见有鬼探头的,所以我们每走几步就就又返回,或者继续往前,来来回回的反复地在楼梯中徘徊着。

    终于我们都被封死了,许多鬼在楼梯的地方聚集起来,基本上把我们逃跑的道路封死。更加紧迫的是那些鬼手中的各种锋利的餐具已经直直地向我们伸了过来,直逼我们的心脏!

    就在我们都快要被鬼封死的时候,一个老人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五雷咒,茅山弑妖,破!”

    一阵经文念诵的声音过后,那些鬼突然全部散开,变成了无数的光斑飘散在虚空当中,当时我们躲在角落,没有看清楚那个人的脸,还是他带我们出去后我才发现是他是楚胜的爷爷,那个会法术的茅山术士。

    不过当时救我们的已经是楚胜爷爷的魂体了,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死的,这点楚胜也不知道,还有他的爸爸,他一直都隐瞒着我这件事。

    这件事过后不久我们才从村长口中得知,有一次村里传说某个地方,有个铁栅栏的后面曾经出现过一个工厂,但因为一次火灾变成一个废弃的地方。

    当时因为是夜深,那些人在还在睡觉,而且睡得很沉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火灾给葬送了生命,因为这里死过许多人,所以是一个冤魂的堆积地,所以我们那天才会看到那些阴魂不散的鬼。

    事实上我不知道他的父母到底那个时期死的,不过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因为我的爷爷就是我刚才说的那个军官,他自从我们逃出工厂后就收留了楚胜。

    楚胜的性格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变得如此淡漠的,他好像从来没有开心过,难道是因为他父母早逝?可那件事都过去那么多年了。到了现在这些也应该放下了吧?

    这些事情必须要有一个好好的机会和楚胜谈谈,而揭开他的内心世界。

    说到这里,天睿终于停下来了,故事也到此为止,他一口气又喝下一杯水,吴丹丹就拍起手说道:“估计不到你的口才这么好,而且听你说这么多,我对主人的了解就更加深入了。”

    “是的!”倩晴用手撩起自己的头发,微微一笑,那笑容如同闭月羞花和沉鱼落雁,如果不是对方是鬼,大概天睿已经主动出击了。倩晴不知道是丹丹从什么地方搞来的鬼魂,开始的时候我以为是晓倩,谁知道两者竟然不是同一个人。

    可就在天睿定睛地去观察那美女的姿态的时候,他突然听到6角形竹楼上面传来了哒哒的声音,好像是有人从楼上走下来!可是这个楼不是只有他和雨馨还有这两个鬼吗?怎么会有人从楼上跑下来呢?

    那哒哒声音来势汹涌,速度之快让人心生胆寒,天睿的心脏也随着那急促的脚步声而渐渐扭曲起来,而吴丹丹和邱倩晴则是同时看向了那楼梯的方向!

    楼上传来的那哒哒的脚步声尤其的急促,加上这是直接在竹楼梯上传来的,所以听着就感到内心一种发麻的感觉,那声音很清脆,而且也格外的尖利。

    当对方出现在天睿眼前的时候,他才发现那走下来的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重重的铁球,它刚才难道是在梯级上一步一步的滚下来的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