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叮铃——!

    “他不会有事的!”吴丹丹淡淡地说着,那静默的神色和我平时的表情几乎一模一样。

    此刻天睿没有办法再问下去了,他感觉我这个宠物简直是和我从同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的,继续问下去,也没有什么意思。

    于是他索性一般等我回来,一边打盹,希望这个慢慢长夜可以快点过去,可是当他才刚闭上眼睛,吴丹丹就说道:“外面好像有声响,你在这里保护主人的女朋友,我出去看看!”

    “额……你主人的女朋友?好吧!”天睿僵硬地回答着,心里却在想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早熟了吗?居然会了解这个。

    吴丹丹离开了,整个6角形竹屋里面静得连自己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天睿现在根本不敢睡觉了,他打开眼睛用心地注意这四周的情况,透过竹屋的一个敞开的窗户,他看到竹屋外面左右摇摆的草丛,在漆黑静谧的夜空中那随风飘散的草好像一只只有生命的手向着他招来一样!

    看到这一幕,天睿的心脏不禁抽搐了一下,那是什么?他转过头去,正好一阵阴风从外面吹了进来,他下意识地全身哆嗦一下,然后随手拿起雨馨旁边多出一张的竹席子,勉强盖在身上取暖。

    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睿慢慢睡着了,自从那阴风进来他不但没有冻得清醒,而是变得昏昏欲睡,就好像是这阴风里面有催眠的作用一般。

    就在天睿睡着的一刻,雨馨的喘息声却格外的剧烈,她突然从惊讶中醒来,只见天睿坐在她的身前,那头一垂一垂的,好像在打瞌睡,于是就推一把他说道:“天睿,醒醒!这是什么地方啊?”

    可是不料的是,雨馨就这么推了他一把,天睿就整个人无力地倒在床上,而且他的印堂发黑,好像一股邪气慢慢地从头部一直渗透到他的脚尖,慢慢地包裹了他的全身。

    那是什么?雨馨惶恐地看着这一切,就在此刻,6脚角形竹屋外面传来了叮铃——!一声。

    这声音来得如此突兀,完全没有预兆地刺入雨馨的耳膜当中,让她的胆骇得都震动起来,当她把天睿安放好在床上的时候,她往四下里看看,了解到四周的环境,一个建筑风格特别的竹屋,集古典英式的主体架构,加上中国的大厅设计,虽然简陋但是却别致。

    叮铃——!

    正在雨馨细心观赏眼前这间竹屋独特的一面时,外面又再次传来这种铃铛发出的尖利声响,骇得她连连往竹床上躲去,只是鉴于天睿也在上面躺着,才没有蜷缩到里面。

    叮铃——!那铃铛的声音由远及近,就如同从茂密幽深的森林中缓慢地传递过来,透过草丛的声音影响,你可以感受到那声音在微微产生变化,越来越尖利,而且其中还夹杂着一丝沙哑。

    叮铃——!那声音几乎已经来到门外,雨馨捂起嘴巴,定睛注视着门缝的位置,就在此刻,那门被外面突然生气的狂风吹得剧烈摇晃起来,左右摇摆,还不住地和竹墙撞击个不停,发出巨大的砰砰声响。

    每一次声音的加剧都让不远处的雨馨如同惊弓之鸟一般床后缩去,后来还是她发现竹床的隔壁有一张圆形的木头桌子,于是她为了不让天睿发现,用厚厚的稻草覆盖了他的全身,然后自己瞬间爬到桌子下面躲避起来。

    当这一切都做好后,叮铃——!的声音已经近在咫尺了,一个穿着绣花鞋的女人从门外缓慢地走了进来,她的身上不住地流淌着血,因为现在雨馨在桌子下面不能看到其上身的情况,所以只能看到她的双脚,一双精美的花边绣花鞋下面居然只有3跟脚趾!

    看到那可怕的脚趾,雨馨再次捂住嘴巴,因为她怕自己会忍不住尖叫起来,她强忍住害怕,闭上眼睛屏息呼吸趴在桌子下面,等待着。

    希望那个人可以及时回来了,可是他没有出现,穿着绣花鞋的女人却用力地把那圆形木桌子掀翻,狠狠地把它打到墙壁上,然后低头朝雨馨看去!

    那是一个盖着白纱布的女人,眼看着她的模样,和快要出家的新娘没有什么区别!雨馨看到她虽然掀开那木头台子,可是却没有立刻攻击过来,难道她看不见自己?

    雨馨害怕地小心退后,希望在她没有察觉的时候,往屋子四周躲去,现在她必须要让天睿不被发现,也同时要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是一刻也不敢怠慢的。

    自从她往后挪动起来,那“新娘”都没有动作,只是趴在原地朝着同一个方向,她好像在寻找什么,低头起伏好几下,发现没有又开始缓慢走动,现在雨馨已经退缩到大厅靠近厨房的那个位置,可是“新娘”还在大厅摸索着,如同是个盲人一般,根本看不到她。

    难道是鬼?雨馨猜测,但是鬼的视力不是比正常人还要强吗?让其它有着敏锐的嗅觉,还可以利用人气和热力去辨别人的位置,所以按照道理她是绝对不吭能找不到自己的。

    可是那“新娘”此刻就好像盲头苍蝇一般,胡乱在大厅中乱动,待雨馨想挪动到厨房里面的时候,她却发现“新娘”竟然趴在了天睿的身边!难道对方的目的是天睿才对吗?

    雨馨惊魂未定的一刻正想扑出去用地藏王菩萨一搏,可就在这个时候,厨房里面的一个黑色的瓦缸却传来笃笃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在敲击其上面的瓦块一般,那力度很浑厚。

    此刻,雨馨不知道该是去看看那边还是先去解决“新娘”,只是救人为重,因此她没有再想什么,直接扑倒那“新娘”的身上,淡紫色的光芒瞬间照耀到竹床上!

    “新娘”在光芒亮起的一刻,没有动,也没有反应,好像对这种元气波动丝毫没有察觉,对她也不起作用,雨馨惊讶地捂住自己胸中的宝物,握得很紧,只是眼前的“新娘”却视而不见。

    那白纱布就在此刻随着外面骤然吹佛进来的阴风而起伏不断,出现了不小皱褶,可是那皱褶却格外的扭曲,好像给她头上盖上一件旋转的裙幔。

    看到这一幕,雨馨啊的轻叫一声,往背后躲去,她胸前的地藏王菩萨嗡嗡地发出一种好像元气在抖动的声音,与此同时,一股怪味从“新娘”的口中传了过来,来到了雨馨的鼻孔当中,直接深入到她的五脏六腑。

    如同有什么瞬间走进她身体里面一般,她全身剧烈地颤抖着,砰的一声撞上竹床上去不省人事了。

    叮铃——!那声音是从“新娘”的白纱布上面吊坠的几个金黄色铃铛传来的,这种纱巾是英国基督教信徒结婚时候所使用的那种,看起来很有欧式韵味。

    自从雨馨晕倒后,整个6角形竹屋就再次平静下来了,最后一个响声是来自那铃铛所发出的叮铃声,临走的时候,那“新娘”来到天睿的床边,慢慢地推开那上面的稻草,把天睿俊俏不凡的脸露了出来!

    原来她一直都知道天睿在这里,但是她为什么不立刻揭开那稻草呢?原因是她惧怕雨馨身上的宝物,想找到一个可以更加有胜算的方法,那就是厨房里面那黑色瓦缸突然发出的迷惑魔音了,这种声音是会让元气减弱的,这样才让地藏王菩萨在发出元气的时候,受制于自己之下。

    刚才“新娘”亲吻着天睿的额头,温柔惋惜的神情如同对待自己的丈夫一样,她怜惜地看着他,然后嘤嘤地说道:“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

    天睿还在昏睡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她缓慢地把自己的白纱布拿下,然后才露出一件鲜红的中式嫁衣,把那头巾扔掉,现在站在天睿面前的是一个漂亮而动人的中国新娘。

    只是她的脸是背对着我们的,她只留下一句话:“下次我会再来找你,而且你的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将会死掉,因为她已经中了我下的巫术!哈哈哈哈!”

    “二天后,你就是我的新郎了!好期待哦!”她嘎嘎嘎地笑着,那声音像是个正在发育的女孩,只是笑声中却夹杂着一种魔音般的杀伤力,嗡嗡地在整个6角形竹屋中荡漾。

    干完这些,整个6角形竹屋才真正平静下来,同一时间我和渡边互相劈砍着,在森林间杀得刀光剑影的,穿梭不断,只是时间长了,我感觉他好像底气不足,好像元气也消耗不小。

    “你就是楚胜?”渡边停下来询问。

    “是的,只是楚胜的名字怎么可以是你随便叫呢?”面对敌人,我总是这样不肖。

    “呵呵,你好厉害,我是日本著名的丰臣家族的阴阳师,我们的家族已经有好几百年历史了,而且我还是日本帝国的武士,拥有至高无上的荣誉!”渡边的语气里面充满着傲慢和不肖。

    只是我哼了一声,冷冷地说道:“不要和我们中国人说历史,要讲时间久远,我们已经有5000年了,你们这个小日本最多不就1000年还没有!”

    “哈!你这个茅山术士,难道不知道时间不是问题吗?最重要的是质量!”

    话音刚落我又连忙反驳道:“时间长了,质量才会提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