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幸树的父亲

    在校车到来的时候,她们被老师分配在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只听说老师是要教她们写生和游泳,于是7个女孩都欣然接受了,可是现在她们都死了,而且连自己最好的朋友吴丹丹都难逃一死,这一点使得雨馨深受打击,现在她凭借地藏王菩萨上面唯一的希望光明走在茂密的森林里面,希望可以找到可以帮助自己的人。

    那个人会是谁呢?如果他出现,也许自己就会立刻爱上他了!

    就在这个时候,她的双脚却累得发麻,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走了多长时间的路,在这个巨大的森林中,终于她发现根本就没有出口,而且越是往深入走去,那陌生的环境就让她心生更深一层的恐惧!

    每到这种绝望的时候,她都会想起一个经常沉默的男生,他的名字是竹笙,每次在生死关头帮助和爱护她的人,此刻他会出现吗?

    可她的这种想法却弄巧反拙,就在这时,森林深处更加漆黑的一个区域,突然同时出现了树叶摇摆的痕迹,那些树叶摩擦起来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那声音中同时夹杂着一些如同豺狼般的吠叫,在死寂的森林里面显得格外的幽深。

    与此同时就在这片骚动的密林里面一个人正在当中高速地移动着,可是雨馨却看不见对方的身影,凭借地藏王菩萨自身带来的淡紫色光芒,目睹眼前的草丛中正不断地往两边摆动!

    可是前方依然没有人!那到底是什么?雨馨感觉好像是一个隐形的人正在草丛中一步一步地朝自己的方向逼近!可他腰间的位置却挂着一把长长的刀在那里摇摇晃晃的,好像是在教科书里面看到过的,那不是日本刀吗?雨馨一边惊慌,同时想到。

    目睹佩带日本刀的隐形人往自己跑来,雨馨全身突然僵立,只见那两边不断分开的草,还有那凌空的佩刀在那人的腰间位置摇晃着,那种未知的恐惧让她全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是什么东西?在沉重的压迫下,雨馨终于艰难地挪动着步伐,往后退去,随即她转身跑了起来,以逃避那隐形人的追捕,可是她发现自己无论如何加快步伐,那左右推开的草丛依然会在自己面前出现,也就是说那隐形人始终跟了过来!

    就在雨馨跑得精疲力尽,气喘吁吁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男人带着磁性的声音说道:“别跑了!你已经给我抓住了!”

    声音格外的成熟,听起来是一个大概30多岁的男人吧?但是其口音好像和中国的有点不一样,到底怎么回事了?雨馨回头驻足,然后问道:“我怎么看不到你!”

    “呵呵,等下就看见了,刚才有人在监视我,如果不是我用隐身咒早就被他发现了!”男人认真地回答,随后松了口气,慢慢地他嘴巴念诵什么咒语,很快整个身体就慢慢显现出来。

    呈现在雨馨面前的是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英俊男人,洁白的脸蛋不逊雨于我,只是他那双阴险的眼睛却放射着一种玩世不恭的意味。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跟着我?”雨馨好奇不解,又带点疑惑和害怕地询问。

    因为她还没从刚才所有同学惨遭毒手的一幕回复过了,她万万也没想到,这一夜自己居然和这些相处多日的多日的朋友阴阳相隔。

    这是多么让人值得悲哀和惋惜的啊!特别是吴丹丹,没有了她这样最好的朋友,自己不知道以后的日子怎么过了,要知道雨馨的父母长年都在外面,根本没有回去过看她和姐姐,甚至有时候觉得,那个家虽然大,但是她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温暖和关怀。

    想到这里,雨馨不禁心生悲伤,此刻,她的内心世界如同被眼前的这个陌生的男人看到,他说道:“你有事情求助于我?”

    “你怎么知道?我的朋友都死了!”雨馨诧异地回答。

    “没有,我看你的表情很为难的样子。”男人语气平缓,看起来很温柔。

    “你叫什么名字?”不知道怎么地雨馨感觉眼前的这个人好像挺好相处的,看他温文尔雅的样子,心里感到安心一些。

    “渡边,很简单的名字,我是日本人是渡边幸树的父亲!”渡边轻轻咳嗽一声才道出自己的身份。靠!怎么回事?干嘛幸树的父亲会出现在这里啊?我的内心心理波动很大,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干涉他们的事。

    听到这个名字,雨馨整个人吓呆了,这个人不就是上次死灵提及到的那个主人吗?

    看着雨馨露出惊讶的表情,渡边呵呵一笑,然后又说道:“幸树的那段时间实在非常感谢楚胜啦!”

    “额,你和楚胜到底是什么关系?”雨馨试探性地问道。

    “没有,我只是从幸树那边听到她的名字的。”渡边严肃认真地说着,丝毫没有一点心虚的感觉。

    “哦哦。”雨馨揪出最深处的疑问开始看渡边的回答。

    可是此刻,渡边却点了点头,在胸前虔诚地划个十字才说道:“我可以带你离开。”

    “为什么?”雨馨的有点不解。

    “因为你将会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说毕,渡边在雨馨的额头前面吹了口冷气,那其他浑浊而乌黑,而且还散发出一股浓烈的怪味,自从那味道进入雨馨的鼻腔,她感到一阵晕眩就不省人事了。我去!现在的我冲了出去,但是却感觉他们都只是幻觉,因为我触摸不了。

    渡边抱起她,此刻,从外面的人去看他们的话,你会发现两者都是处于隐身状态的,现在就连日本人那把配剑也消失不见了,还有就是雨馨的地藏王菩萨,这是渡边使用了更加多的元气藏匿以免让这件事暴露出去。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叫老师才办完事回到海滩上的小屋,当她刚进入屋子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就从走廊房间里面传了过来,她捂住鼻子,不安地往那个方向走去,心脏的速率骤然增加,她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只是战战兢兢地走动着,那步伐几乎是在慢慢推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就在秦菲菲来到房间的时候,一道门虚掩着,用手轻轻一推就能够打开,可是刚才在推门的一瞬间,一股乌黑的粘稠物从门缝中经过,咕咕咕地发出微弱的怪声就消失不见了。

    秦菲菲捂住鼻子走进房间只见那衣柜是打开的,两个女生正站在那里对视着玻璃镜子,她松了口气慢慢地走过来说道:“怎么那么难闻啊?你们都在搞什么?老师才……”

    就在此刻她说到一半的话突然停住了,因为她看到镜子里面两个女生都是血肉模糊的脸!而且秦菲菲只是轻轻搭了她们的肩膀一下,她们的人头就好像颈骨瞬间碎裂一般咔嚓一声掉了下来,滚落到地方,还规律地旋转了一周。

    啊——!秦菲菲几乎被当场吓疯了,与此同时,她看见一个女生没有表情的坐在靠窗的那床铺上,双手紧紧地抱着枕头,而且她的额头不住地流淌着血液,秦菲菲连忙跑了过去,发现女生在颤抖,而且嘴唇发白就连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电话拨打完毕,秦菲菲惊骇地抱着那个气若游丝的女生下楼,她全身颤抖,但是那种保护学生的天职她的不能忘却的,她记住无论遇到任何困境,都必须要首先从水深火热中拯救学生!

    来到大厅把受惊不浅的女孩放在沙发上,秦菲菲因为生理的问题想去趟洗手间,可是当她打算走进入的时候,却发现里面也很不对劲,一个女生的头正安详地躺在浴缸的里面,只露出布满血丝的眼睛,还有就是那已经完全散开在浴缸顶部的乌黑长发。

    这时,在秦菲菲看来,那女生是被淹死的,但整个浴缸都是血液,她的嘴巴虽然淹没在红水当中,可是却可以看到那个位置一个圆形的黑色圈圈,那上面还好像浮现出几个气泡,就好像女生没有死去一样,还在呼吸!

    秦菲菲跌跌撞撞地跑回大厅,根本无法继续下去了,现在她心里只希望救护车和警察快点到来,抱着那个还活着却奄奄一息的女生在沙发上不住地祈祷着……

    10分钟后警察和救护车到来了,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妥当之后这件事被传到狗牙老师这边,他再一次极力责备秦菲菲老师,因为好几次连续的离奇事件都发生在她管理班级,这也难怪这个老师经常被骂,可是这个根本不能怪她的。

    事件被警察们查证,现在的情况是5死,一重伤,一个失踪,而重伤的是夏吴丹丹,失踪的则是雨馨。得知此事的我愤怒而且极度担忧现在雨馨的处境,早在白天的时候,自己就感到有点不对劲,可是为什么这次如此疏忽呢?

    天睿同样也很不好过,他从来没有想象得到在如此愉快的旅程中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件,让同学旅游的心情彻底跨了。

    死者除了我们班的3个女生,另外两个是隔壁班的,她们也和吴丹丹要好,在过去的时候,吴丹丹没有被袭击的时候,她们三人总是爱攀比谁的外貌最美,而且也一起买化妆品和护肤品。

    雨馨失踪我首先就想到那个阵眼,还有他口中说道的渡边先生,如果这次又是它的所作所为,那么到底是什么目的呢?渡边是幸树的父亲,但是这不能构成他陷害那些女生的原因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