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药剂师的传说

    我发现此刻里面竟然跳出了一个缠绕着黄色布袋的人,那人只有头颅没有被覆盖,我定睛一看正是刚在贵州省督莞市唐胡镇美术中学513课室死去的那个女生,为什么?那烟魔要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对付自己呢?

    人都已经死了,而且被烟魔曾经玷污过,虽然没有侵犯但是整个女生的胸膛到颈部佳是雪色的手印,那怀抱他的女人呢?那个纸灯笼女人此刻应该也在这里吧?但是她为什么没有出来呢?

    凌千儿推了我两下,然后低声说道:“你好了没有,那家伙们好像要过来拉!”

    “恩!你没事吧!”

    “是!那么我数1、2、3我们就分开!”

    “好!”我和凌千儿窃窃私语的过程中,他们没有发现并排的那些女人此刻都举起了右边的那只枯死扭曲的手,正向着远处而来的小桃,小桃就是上次在513教室死去的那个女孩,今天她从新出现了,而且撞开了公安医院验尸房的大门。

    这一幕有一幕触目惊心的场景,让两人忍不住咬紧牙挣脱开那绳索,绳索是被我的元气弄断的,此刻两人站了起来,正面对那迎面而来的小桃!

    可是当小桃来到的时候,他们发现她的头不见了!而且她还穿着她死去的时候穿着的那件深蓝色女生校服,深蓝色的裙子加上红色的领带自然垂落,可是那没有头颅而流淌着鲜血的脖子却显得异常幽深与恐怖!

    小桃颤抖着身体,全身迸射出无数紫色的血液,一步一步地向我他们的这个方向走了过来,背后的几个女人把脸背对着他们,缓慢地离开了,走到验尸房里面,那大门居然自动关上,那锁具也凭空地自动锁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我和凌千儿都剧烈哆嗦了一下,那些家伙在干什么?他们是如何做到的?

    我拿出128枚铜钱剑把上面的元气折射在小桃的身上,可是对方没有动容,依然好像注入了魔力一般举起那流淌着鲜血而且变了形的手扑了过来,我推开凌千儿,然后用128枚铜钱剑往小桃的身上劈去,可是小桃的身体在遭受砍击的时候却扭曲了一会儿又变回了原形!

    我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再次向小桃胡乱地砍击,可是当每次刀锋的落下没有多久,小桃还是完好无缺地恢复了过来,“停下!”在一旁趴着的凌千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到了走廊的末端,她好像在命令着我,不要对小桃进行砍击。

    下一秒,小桃朝着凌千儿追了过来,她绕过了我直逼凌千儿而去,千儿脚步颤抖了一下,退后几步直到被对方逼到墙角,现在她忽然发现远处的我不见了,而整个走廊都静得好像没有了任何的动静。

    小桃没有头颅的身体爆射出了更加多的血液,她的脸突然间出现在凌千儿的侧面,她以为她是没有的脸的,可是此刻无数小桃那撕裂、扭曲、变形、淌血的脸几乎挂在了她的四周,让她无论去到那里都逃不出那幽怨而死寂微笑的脸!

    “轰!”一声轻雷就在此刻荡漾在酒店外面的走廊上,那声音回环往复如同在密室里面反弹的回音久久都不能消逝,那声音里面是嘤嘤的女人笑声加上婴儿哀婉的啼哭声,三者结合在一起好像给这个走廊演奏着一首阴间协奏曲!

    凌千儿整个身子蜷缩在阴暗的角落,她不敢去看那无数变形的脸,那都是小桃变化出现来的可怕模样,它们缠绕在凌千儿的四周,舔食着她的头发,脸庞还有四肢,粘稠的唾液如同流水倾斜般落下,一直滴到了酒店外面走廊上那洁白的地板上。

    此刻,地板上透明如镜,映照出了更多歪曲幽深的脸孔,那些脸悬挂在凌千儿的四周,整整覆盖了她的全身,其中一个还开口道:“背叛者必死!”

    说到背叛者三个字,凌千儿终于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了,那个时候她答应了烟魔帮助他修炼蛊术,可当时她看见的只是她的父亲,如果不从自己就会因降头的诅咒而死于非命,现在这种诅咒终于降临到自己头上来了吗?一定避无可避吗?她惊恐地思考着,那骇人的表情里面透露着内心此刻无比的惶恐和不安。

    她依然蜷缩在墙壁上,没有回头,只是深埋在那微微泛黄的墙壁,不一会儿她感觉自己被一种无形的力量大力地往后拉去,有点把持不住了,脚步开始离开地面,慢慢地被小桃那无数的脸孔提到了天花板上!

    就在此刻,王灵官咒的元气波动忽然包裹了小桃和凌千儿的身体,一声闷哼过后,小桃的身体被一把长剑刺开,我高大而俊朗的身影展现在凌千儿的面前,而自从小桃的魂体被打得粉碎之后,空间中一种扭曲的气息让空气的流动都骤然停止了!

    “它死了吗?”凌千儿看着走廊中那逐渐飘散的亮光,忍不住说道。

    “是的!虽然她很可怜,临死都被烟魔利用,但是我必须要除掉她,刚才的情况太危急了,我也是没有办法才这样做的!”

    “好吧!?”不知道什么时候凌千儿已经在我温暖的怀抱中了,她感觉有点尴尬想逃脱,却一手被我扭紧,我的嘴巴慢慢地开启:“其实我喜欢你!”

    “那么小烟、雨馨呢?”

    “也很喜欢啊!”我淡淡地说着,吻上了凌千儿粉红的嘴唇。

    “慢着!”本来凌千儿还想说什么的,但是她在我突如其来的温柔中无法动弹,那温暖而湿热的嘴唇中带着无限的吸引力,她几乎整个身体伏在了我的身上,我也反手拥抱着她,把她彻底扭入怀里!

    我也同时陶醉在凌千儿可爱而洁白的脸蛋中,细长笔直的披肩发下是柔情似水的眼眸,那呈现出微微樱花瓣淡红的神色,里面尽是羞涩和咚咚的心跳声。

    两人大概纠缠了半个小时,我们才舍不得分开,因为我的电话突然响起来了,看了看手机对凌千儿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才接,因为那是我女朋友夙小烟打来的电话。

    “你们在哪里?”一接电话,小烟就莫名其妙地问了起来。

    “在酒店留下啊?”我虽然有点尴尬,但是现在必须要小心点,因为目前还不想让这件事给小烟知道。

    “那就好!我找到了进入苗家寨的位置啦!”

    “真的吗?”

    “是的,你们马上回来吧!”

    “好!”

    我挂掉手机深情地看着自己新的爱人凌千儿会心地笑笑,刚才在电话里头凌千儿也听到小烟的话,知道苗家寨的事情有消息了,刚才那些烟魔的变戏法想把凌千儿杀死,只是因为她的背叛。

    这时我们回到了酒店,雨馨和小烟立刻给我们讲述了其中一个关于苗家寨遗址的故事大概是这样:

    一天清早,一个药剂师按照一样起来上山采药,虽然今天他感觉野外的环境和平日有点不同,平时自然清新的灵宓山居然会泛起一层稀疏的迷雾,那薄薄的一层白雾就好像一层白纱一样把周围的能见度降得很低,药剂师摸索着雾气一路前行。

    越过了昔日经常会走过的山脉,来到了山岗中遍布曼陀罗花的地方,他今天去采集这种花朵是为了帮助卧病在床的妻子,妻子前几天被毒蛇咬倒,全身上下出现了一丝丝青紫色的伤疤,那伤疤是毒液渗透出来的原因,逐渐侵蚀其妻子的五脏六腑。

    事态有点紧急,因为中了这种剧毒的人都必须要赶快治疗,否则最终会肠穿肚烂而死。药剂师药剂师想到这里不禁加快了脚步走到那种满了曼陀罗花的山岗,去采集这些对蛇毒有奇效的药草。

    到了中午,药总算在几分钟后采到了,药剂师也松了口气,把淡紫色的曼陀罗花放到后背的竹篮后面,他便打算离开。

    可是当他想寻找回去道路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却被刚才上山的时候那水雾所迷惑了,朦胧的四周根本没有方向感,现在的雾气被刚才更加浓厚,药剂师擦了擦眼睛想去看清前方的道路,可是他却怎么也办不到。

    他在这毫无位置地方胡乱摸索,在浓雾中他忽然感觉有无数的手在拍打着自己的后背,那是什么?他猛然向四周看去,发现浓雾中出现的会跳跃的手臂正肆无忌惮地在上下摇晃,好像要把他带到那水雾里面的未知世界!

    那厚厚的浓雾里面究竟有什么存在呢?药剂师带着好奇剥开眼前的一点迷雾,步步地走了进去,当他来到迷雾里面的时候,发现后面居然有另一个山岗,这是他采了那么多年药都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地方:

    啊!药剂师兴奋地叫了起来,可是下一秒他目睹那不远处的大青石上有一个穿着白色纱衣女人正躺在那里!

    咦?这是哪位女人呢?药剂师带着一点好奇和激动来到了大青山的前面,只见那女人一动不动地躺在石头上,而且她的脸是朝下的,眼下还有一颗比较茁壮的银杏树,那上面的银杏已经开得异常妙笔生辉了。

    那花朵的颜色映衬在女人洁白的衣服上显得有点不协调,不过药剂师没有注意到这些,他轻轻地去拍了那个女孩的肩膀一下,然后礼貌地询问道道:“你在这里干什么?不回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