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电影中的银幕

    冰块的凝结几乎在下一秒就已经形成,那烟魔已经早在2分钟前扒开了女孩的衣服,然后把雪白掌印深深地印了上去,那女人的阴气彻底被烟魔吸收了,她的全身干瘪变形,在冰块里面最终冻死而且渐渐变成烟雾消散开来。

    烟魔伸出小舌头舔着刚才那女孩的血液,然后满意地回到了母体,从新躺回那巴掌大的包裹中安然地入睡,好像刚才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第二天当警察来到的时候513房间彻底被封锁了,随即整个校园闹得沸沸扬扬的,因为又一个命案出现在这里,我们赶到的时候也为死去的女生叹息了一声,这个校园怎么突然成了纸灯笼女人的主要目标了,那巴掌大的婴儿大概也吸收够元气了吧,最近它应该会找自己报仇了,我想着想着已经回到了酒店。

    一进入到住宿,我就问起了刚才没有到现场的凌千儿:“还没有烟魔的消息吗?”

    “有了,那个时候我曾经被它威胁,可是我却了解到他的一些问题。因为父亲是被他害的,我一直都在努力!”凌千儿在电脑旁边认真地敲打着键盘。

    “什么问题?上次你找到你父亲的尸体么?”

    “找到了!就是关于他修炼蛊术的一些记载,蛊术在苗家很早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所以如果他真要修炼它,就只有那个地方——苗家寨!”

    “苗家寨?”我连忙用谷歌地图查询了起来。

    “是的,不过这个地方在地图上是没有的!”凌千儿又继续说道,她在敲打键盘不知道在查询什么。

    “那我们怎么着它呢?”我放下手机,把注意力放到凌千儿这边。

    “等我一下!”凌千儿丢下这句话,就再也不说了,她专心于她的电脑旁边。

    我恩了一声找个沙发坐了下来,然后顺手拿起苹果吃着,看看新闻杂质和一些报纸。

    “有了!”突然的叫声,让我差点把口中的苹果吐了出来,擦拭完口中的渣渣后,才来到凌千儿的座位中询问道:“哪里啊?”

    凌千儿嘻嘻一笑,然后指着电脑屏幕里面的一个亮点说道:“这里——!苗家寨:嘎嘎村。”

    “对,不过那嘎嘎村在哪里呢?”

    “嘎嘎村?”这个时候,一直沉默的小烟忽然来到了二人的身边。

    “嘎嘎村在哪里啊?”我见凌千儿没有回答,重复地问了一次。

    “不知道?!!”

    “晕!”这句话几乎让我和小烟、雨馨要来个四脚朝天了……

    “你这样不是等于没有结果吗?”我们感到什么叫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啦,这句话果然是人类发明得最贴切也最使用广泛的句子,今天正好落到了我们三人一鬼的头上。

    凌千儿倒是没有紧张,她脸上挂着一抹自信的微笑,然后在百度上查询了一些古典的东西,再结合自己在那里得到的信息,继续查询。

    我和小烟这阵子也没有松懈,分别来到了某家图书馆和一些苗家偏僻的村落进行走访调查,希望可以找到关于嘎嘎村的信息,这个地方是蛊术起源地地方。

    虽然可能找不到烟魔,但是解开蛊术的方法是可以找到的,这样一来对方起敌人就会变得更有把握,从昨天的事情里面我已经知道那个婴儿就是烟魔,这么说来提纸灯笼女人这是要让自己的婴儿成煞魔了,所以做好更加多的防范是都必须的。

    多一个筹码对成功的保障会更加有把握!

    苗家寨啊苗家寨你到底在哪里呢?经过我们好几天的调查还是没有找到这个地方的真实位置,就连小烟这个茅山卜算的传人都对此出手无策,怎么办呢?

    再这样下去的话,只会让更加多的人受到伤害,为了尽快解开这个案件的谜题,我查阅整个关于苗族的资料,但是里面都依然是一些关于苗家习俗的资料,对于苗家蛊术描述的都比较小。

    这天晚上凌千儿和我在酒店继续查询,住宿里的小烟依然没有睡觉,在凌晨2点的时候依然在查看着关于苗家的事情,她破解了网上许多封锁的区域,查找到许多隐秘的蛊术传说,其中有几个关于苗家寨位置的资料,但是这些资料上所描述的苗家宅地址都是地图上没有的,也就是说这些这些资料起到的作用不大。

    我没有像往常一样偷懒睡觉了,因为不想凌千儿也遭受到那天晚上小烟所遇到的事情,所以我得继续认真工作,查阅一下关于苗家寨的资料,而凌千儿在读书的时候也是受过这方面的专业培训的,所以她在查询这方面也比较熟悉,经过无数网站的转换后所得到信息倒是不少,只是对于苗家寨的讲述却是小之又小。

    这个地方估计已经被社会摒弃了很久,连古书籍上的记载都是比较简单而一笔带过的,我思考着,翻阅了好几本刚从图书馆里面借来的关于苗家的书,看了大概一半之后,就感到无限的困意在自己的眼袋里面打转,真的好困!用力撑着自己的眼皮,却怎么也斗不过沉睡所带给那种压迫。

    凌晨3点的时候凌千儿和我都在极度的疲倦中度过,最终我们也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两人靠得很近,几乎可以听到对方的呼吸声,但是刚才我们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对方离得那么近就倒下了。

    睡意非常浓,两人都发出了微弱的呼噜声,我们竟然是蹲坐在酒店旅馆的外面,我的后背挨着墙壁而凌千儿的头居然靠到了我的肩膀上,两人安静地度过了下半夜,在深夜的笼罩中。

    我忽然感到自己的手好像抓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使劲地抓去,觉得那东西就好像棉花一样柔软,又好像女人的屁股,啊!那是?我在朦胧中继续享受那肌肤所带来的刺激,摩擦的过程中那爽得不得了的感觉让我兴奋得停不下来……

    就在此刻,砰的一声巨响忽然从酒店的某个位置传了过来,我和凌千儿一下子都被惊醒了,都想站起来却发现两人居然被捆绑起来了,后面的手用麻绳束缚着,根本无法动弹,两人互相对视一眼感到一股莫名的恐惧颤抖着我们的心魂,同一时间,彼此内心产生了一个共同的疑问: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们来了吗?

    因为双方被捆绑,一下子我们谁也动弹不得,只能努力第挣扎着,去解开背后的绳索,可是我发现越是挣扎那绳子却绑得越紧,直到两人的手腕都发麻,发痛的时候我忽然对凌千儿小声的说道:“这个绳子有问题!”

    “什么问题?”凌千儿盯着我,同一时间,忽然从酒店的某个位置传来了嘤嘤女人的笑声,那是什么东西在嘲笑呢?我下意识地往那个位置里面看去,只见一个低矮的影子正在摇曳着,里面好像出现了什么东西?

    “是他!那烟魔的踪迹!”凌千儿大声呼喊,再次试图挣脱那附有奇怪力量的绳子,可是她怎么也无法挣脱它,而且那绳子还越来越捆绑得紧。

    随着两人紧张和忐忑不安的情绪不断延伸,酒店外面的走廊也开始变得诡异起来,整条过道上面出现了“啪啪啪”的脚步声就好像有许多人在这里奔跑所产生的声音一样,凌乱毫无规律地在这里来回游荡,就好像午夜间走动的冤魂缠绕在这里,久久不愿意离去。

    听着那惊心动魄的“啪啪啪”声,我和凌千儿的内心同样纠结了起来,首先是她设法解开那绳子而用力挪动着身子,可是依然无济于事,我没有说话,也没有动弹,内心却在催动着呼噜吊坠的元气。

    就在此刻,从附近的里面飘出来一种奇怪的薄雾,那是一层淡蓝色的水雾,那水雾透过验尸房的墙壁慢慢渗透出来的,刚好覆盖在那走廊的过道上,但是两人却可以清晰看到水雾里面的世界,对面有一个穿着苗家服饰的女人走了过来,头上戴着圆形的头巾,加上身上穿的精美的苗家礼服,看起来格外好看。

    水雾在女人的面前挂着,就好像喜剧院里面舞台前的幕布,而背后的世界则好像是马上要上映的一出戏,等待着整个喜剧为一的两个观看者:我和凌千儿!

    一种说不出的清晰画面在两人的眼前慢慢地展现了,就好像喜剧的银幕已经打开,在放映精美的节目,可是这里出现的却是一个苗家女人一个跟着一个的画面,他们的脸和身材都是一模一样的,同一个人的模样却走出了整整五个人,我猜测这些东西不会是同一人吧?

    这个时候,我从古一个小窗户外面看到了酒店外面的公安医院升起了一层朦胧的阴霾,那阴霾把整个公安医院笼罩在其中,验尸房就在那个位置,我嘀咕着同时也驱动自己九宫八卦盘上的元气。

    而同一时间凌千儿也停止了动作,因为她发现刚才迎面而来的那几个女人此刻并排分成两队站着,好像要迎接什么重要的人物到来一样。

    我看到那验尸房的位置居然咔嚓的一声门被打开了,本来一把陈旧的挂锁在上面锁着的,但是那锁具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脱落,而且没有任何动静,就好像有人去打开却没有看到那个人的存在,那锁是自己掉到地上的,验尸房的门打开了,一种紫色的烟雾从里面飘了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