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恐怖神秘杀人教会

    来到孤儿院的附近,我首先埋伏在了屋顶破开了一个小洞外里面看去,正好对着了礼拜堂的祭坛上面!

    此刻大概有20个头戴吸血鬼面具的法师把眼前十字架包围起来了,他们今夜要干什么啊?这些红衣教主我记起来了,不是在科轮维克教堂地下室的时候看见过么?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胡乱的就来到这个什么归云孤儿院了,难道他们的基地就是转移到这里!可天睿现在还不在啊!而且之前不是说在什么铁木小屋么?我草!

    我看见那些在进行着一种仪式,却不知道他们这样做的目的,只能在屋顶上小心地盯着他们的举动:

    因为别人的数量非常多,这个教会的势力是非常庞大的,我绝不能轻举妄动。

    一个红衣教士服的牧师在最前面,其他的黑色服装都分别整齐地分开两排站立,其中有五个把最前面的红衣教士包围起来,口中不断地念叨着死人的经文,银白色十字架上忽然流淌下来了一股鲜红的血液,其上面斜插着一个还留有苍白毛发的女人的人头!

    这个女人干裂的紫色嘴巴被一块锋利的蓝色金属强制性地撑开,纽黑而凹凸不平的牙齿闪烁着阵阵幽深的寒光……

    当经文念诵到一定的时候,红衣教士拿出了一把沾有紫色血液的匕首然后洒上一些白色的粉末到祭坛上,匕首就插到祭坛的木台子上了!

    砰的一声过后,后面的法师大声地高呼道:“教主大人,吸血鬼王族,万岁的灵魂终于要复苏了!”

    草!难道他们是想复活什么东西啊?!此刻我还在孤儿院的房顶上偷看着。

    他们齐刷刷地同时念诵着这句话,直到祭坛的某个陈旧的门厅中,缓缓地打开了一条缝,一道刺眼的蓝色光芒随即从这个缝隙里面传了出来!

    这道光芒竟然直接向着我偷看的位置射了出去,来不及躲闪,眼睛难受地闭上,不小心发出了微弱的响动!

    立刻那些牧师发现了楼顶上有人,红衣教士立刻命令封锁整个归云院,并且他们立刻分散到四处寻找,幸亏我够机智。

    此刻我已经不在礼拜堂的屋顶了,迅速地逃到了的后花园,这是一个有独立式喷水池,而且四面被高耸的绿色松木包围的风景优雅的地方。

    晚上喷水池有规律地把活力的水花喷洒到漆黑的天空中,晶莹剔透的水珠在半空中飞舞给人一种洁净清新的感觉,当人们万万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美丽的风景背后,竟然隐含着THQ病毒教会的组织。

    不过许多事情都是这样的,所以我们看一样事物的时候,不可以单从其表面就下定论,这样很容易会把事实埋没掉,从而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我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

    “嘟嘟”轻微的手机铃音响起,此刻我置身于喷水池附近的一个面积比较广阔的草丛中进行潜伏,刚才这里还有黑衣教士经过呢!幸亏没有发现我,于是立刻拿起手机看到是天睿就进行了短暂的通话:“天睿怎么了?”

    天睿那边的声音比较模糊:“楚胜……你在哪里了?刚才我听到你……活动的声音!”

    “我没事我在……嘟嘟……手机挂断了!”怎么回事?我的内心传来了一种莫名的惊慌。

    难道他出事了?手机刚才可是没有反应的啊!怎么现在又可以了?本来我还想拨打,但是这个时候正听到了喷水池附近有两人在窃窃私语的声音:

    “还没找到那个人吗?”女孩非常微弱的声音。

    “是的不要老是出来闲逛,你的身体不怎么好,上次你杀死唐超的时候,都叫你不要亲自动手了,现在好了,你的元气被他的力量消耗了多少!”

    这是个男人,他轻柔地抚摸着女孩的头,在黑夜中一种冰冷寂寥的气息席卷全身,我偷偷地探出了头:

    只见一个修长的影子,俊朗的脸庞却带着冷漠的表情和气息,在黑夜中他有着一种非常平静的美,好特别的男人,和我那种气息不一样,他的俊俏是在黑夜产生的,而我的则是白天阳光最猛烈的时候!当然我这是在自我陶醉中。

    不过又回想起刚才男人说的话,什么?唐超是她杀的么!?难道她才是那天弄白骨灰的那个女孩?认真的看了看,怎么和艾斯恩丽简直一模一样!

    突然的打击让我惊讶不已,下一秒自己已经被黑衣教士发现了,就这样被他抓了回去,一个黄色教士服的人随便打开了一个杂物房的门锁,然后把我用力推了进去,我发现周围还有其他女孩子存在,还有许多白森森的骨架,这个地方?

    我发现自己被放进了一个鲜为人知的杂物房,这个与其说是杂物房还不如说是个摆放祭品临时的地方。

    这里还分别坐着几个陌生的女孩,她们害怕地卷缩到墙角,破烂不堪的衣服里面是洁白的肌肤,看起来年龄还在18到22左右,难道这些都是来做祭品的人吗?我内心悲痛间,也想起了这些事情。

    因为身体被捆绑了起来,我只好慢慢地向着一个比较瘦弱而全身衣服破烂的女孩挪了过去,当来到对方的身旁的时候,我小声地说道:“这个地方究竟怎么回事?你知道吗?”

    “哥哥!你也来了!我也是刚被抓来这里的!听他们说这里每一天都会杀死一个女孩,而且那些女人都会被肢解,送到礼拜堂的十字架上面!”女孩幽幽地说道,害的老子都几乎要尿了,杀人还要肢解,这太可怕吧?

    “什么?有这样的事情?”

    我惊呆了,这种残酷的事情竟然丝毫也不知道,在这个看起来和平和亲切的孤儿院,背后竟然蕴含着这么弑杀和血腥的组织,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估计任何一个人都是无法接受的吧!

    无论是谁听到如此骇人的消息都会感到惊讶的,尽管我是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茅山术士,可是当她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还是感到心有余悸的。

    怎么办?我们必须要尽快离开这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等待着死亡的到来,很快那些没有人性的教士们就会把我们拿去肢解,可能还会吸光我们的血,然后把我们的人头割下来放到十字架的上面,进行拜祭他们所谓的教主大人!

    “你知道有关他们教主大人的消息吗?”在极度的恐慌中,我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

    “知道!那是昨天的事情了,我和一个叫我的人囚禁在这里,他告诉我曾经窃听到他们对话,他们为了让他们昔日死去的教主大人复活,而不惜杀害了许多无辜的人来进行吸血,救助他们传说中的主教大人,但是让人死了真的可以还复活吗?”

    女孩惊讶中提及到了艾斯恩丽的名字。

    “啊!你说艾斯恩丽?“

    “是的怎么了?”

    “艾斯恩丽这个人我也认识的!”我几乎是紧接着说出了这个问题。

    感受到我紧张而惊讶的心情,女孩盘坐了起来,如实的把事情的一切告诉我:

    “她告诉我的啊!原来你们是朋友,她被带走了!不!应该是她自己逃跑了!临走的时候,她在门缝的边缘窃听着什么,然后还把事情告诉了我之后才走的。”

    “好吧!这样说她刚才和那个主教是在干什么呢?”这是我在内心嘀咕的句子,当然不能说出来。

    此刻,就刚才女孩说的话,我猛然地站了起来去到那杂物房的铁门缝隙里面细心地窃听,外面没有动静!可是去听到呼呼的风声,这外面是什么地方?一条靠在外面的走廊???

    我试图打开那个杂物房生了铁锈的门,可是却怎么也推不开,门是在外边被反锁的!

    估计刚才那些黑衣教士把我带进来的时候,顺便也把门关上了,说的的也是,那有囚禁的地方不放锁的呢?

    无奈之下,我又重新坐了下来,但是在刚坐下的一刻,忽然发现了杂物房深处有一道奇异的闪光,那是一个木桶底部发出来的,我缓缓地跟着那个闪光走了过去,那闪光就在我快要接触它的那一刻又忽然移动了!

    这时它好像一个欢快的孩子一样缓缓地跃动了起来,离开了木桶的下方,一直来到了一个下水道,上面的生锈栏杆,汩汩的水声从这个地方传了过来,

    亮光很奇怪,我掀开了那个长了铁锈的栏杆,而后缓缓地走进了地下水道!

    随着亮光的不断推移,我跟在它的身后,一直来到了下水道的尽头!忽然见到一个黑色的头从里面钻了出来!那人有着雪一样白的脸色,裹耳的碎发,整齐的刘海?

    啊!此刻刚才引导我过来的奇怪亮光消失不见了,而且被眼前突然从下水道另一端伸出来的头颅吓了一大跳!

    “你是谁?”我惊慌失措的叫声!

    不知道是不是对方听清楚是我的叫声,一只有力而坚定的手臂紧紧地抓紧了我的胳膊!

    那手臂熟悉的洁白!此刻我意识到对方是谁了?原来是死小妞!

    “你刚才真的把我吓倒了!”我被她拉了出去,返回了地下水道里面。

    死小妞和我出去后连忙就说道:“对不起!估计不到你自己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教会的?”

    “我不知道啊!刚才吃完饭乱逛就到这里了!”

    “好吧!那我们一起行动吧!”说毕,她已经从自己的乾坤袋中拿出了一叠符咒,那帮家伙等着瞧吧!

    “恩!”

    这不就是上次我去过的地方吗?原来杂物房这里也有一个位置可以通往地下水道,而此刻在水道另一边的雨馨也正在赶过来,所以她才碰巧遇上了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