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留在我身边的前田雨子

    本来我以为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艾斯恩丽就可以,谁知道又一天晚上我睡得正浓的时候,却忽然闻到寒山外面传来了一阵烧焦的味道,骇然地连忙坐其身子往房间外面走去,只是当我才打开房间的门的时候,却发现大厅已经被大火包围着,那家具已经被大火笼罩,发出咿呀咿呀地破裂粉碎声,我惊惧地意识到这里起火了!

    在这里要简单介绍一下这个家,其实在来到寒山这里的时候我简单的在洞窟布置了一下,带来一些家具给弄了个睡房,所以上面这里才会有如此的说法。

    这时,我慌忙地寻找逃生的道路,可是找了很久也没有找到,外面是大火一片,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于是往房间的内部退去,想从洞窟缝隙的位置逃生却发现洞外也已经是火海了,为什么?只有我住的这个房间还完整无缺呢?

    我不明所以地往房间的四下里挤去,可是当才离开来到墙角的时候,房门却砰砰的发出许多声巨大的敲门声,这时我全身毛孔竖起了,怎么回事?这寒山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么?难道是艾斯恩丽那个精灵?

    本来我不想去理她,可是对方死命地拍打着房间的门,意思好像是如果我不去开门的话,就会一直拍打下去,直到去打开为止。

    于是我只好战战兢兢地往门把手的位置靠去,咔嚓一声把门锁打开了,门的外面却伸进了无数还燃烧着火焰的乌黑手臂,一个全身包围了鬼火的人正痛苦地撕裂着自己身上的每一块肉,她的肉缓慢地从身上夹杂着火种掉到地上。

    此刻,那火种渐渐地旋转包围了眼前的火人,却继续燃烧,如同摇曳着一种阴间冥烛的幽光。

    说时迟那时快,我试图连忙把门关上,可是却失败了,那门遇到眼前的火人瞬间变成了灰烬,散落在地上,变成了一堆灰黑的尘土,无声无息地飘散在夜风中。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洞窟的缝隙会有风声传来,只是这种自然现象会让室外的火瞬间蔓延进来的,如果被大火包围的话我就算有九条命都不够死了。

    那门自焚烧后,火人也没有进来,她只是站在门外,然后发出一种女性温柔的声音道:“快用这个!”

    “什么?”我惊诧地看着眼前的火人,她好像要我拿起床上的那本《茅山志》,这本书我一直都拿在身上。我小心地往床边踱步,拿起古书就走了回房门后。

    “是这个吗?”我举起书询问。

    “是的,打开里面的第12页。”火人叮嘱着,她的身体却不断在变形,好像在聚力阻挡着来势汹涌的火焰一般。

    我也看出她现在定是遭受着极大的童痛苦了,于是我马上按照她的说法打开古书的12页里面呈现出来的是一句新的符咒,形状如同水滴一样,而咒语则是这样的:

    “郡亭枕上望海潮,白衣大士对我曰,南海闻得妙音住,发愿速种智慧因,南海证得清静地,须往乘坐般若船,我今施咒于神水,驾鲤十里游莲座。”后面有一个署名分别是净水咒,这东西和玄冰咒有区别么?

    时间紧迫,我已经发现无数火舌延伸到了房间的各个位置,玻璃窗外的几棵大树,还有就是房门从外至内的燃烧,还有更加奇怪的是房间石头此刻也嘞嘞的发出了碎裂的声音,难道火势已经蔓延到上面了吗?

    我带着疑惑把古书捧在手上,开始念诵净水咒,不知道是否能一次成功,但是现在没有时间考虑这些了,当念诵完符咒的时候,全身多出了一层薄薄的水泡,那水泡好像是和我连成一体的,我走到那里它也跟到哪里。

    此刻火人又再次说话,不过她这次换了喊的方式:“快走,用净水咒的保护能力离开这里,我可以在天花板的位置给你洞口一个出口!”

    啊!我惊叹了一声,随即那火人举起了那个还燃烧着的嘴巴往我的头上吹去一道火势,砰一声屋顶破碎了,一个可以看到夜空的大洞同时出现了!

    我犹豫着回头看了看火人,她不断地催促我离开这里,因为高度不足以来到天花板上,我又去拉动旁边的书台,幸亏早的时候我为了平时在这里看看《茅山志》才在鬼书世界搬来这个台子的。可是这个时候已经非常危急了,那火人也好像已经再也抵挡不住那猛火的肆虐,不过无论如何她还是死命地在房门外阻挡着大火的蔓延。

    同时四周的火焰突然形成了无数的火手向我伸来,不断拉扯我的衣服还有头发,用各种符咒摆脱他们后,从房间的书柜当中却看到了无数绿幽幽的眼睛!

    是什么东西造成这次火灾的呢?难道是上次在教堂调查THQ病毒的主教?不过他们应该不知道我在这里啊!

    带着疑问我想破窗而出,只是窗户的外面还是偌大的火海,不幸的是房间没有洗手间,否则的话,躲进去还是可以挨过一阵子的。

    没有办法,我只好回到书台上,站了起来试图爬出那个破开的洞口,只是我还差半只手的距离才够得着,你说跳吧!可是还没等趴上去我又落到台子上了。

    真怪我平时只顾着修炼云气而忽略了体力,当感觉到四周的温度骤然升高的是,知道已经无路可逃了,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火人却在我的身下,她把我双足举起,然后把我提了上去,刚好我半个身子露在屋顶上爬出去了,刚才和火人接触因为净水咒的作用,并没有着火。

    当我来到寒山洞窟的上面的时候,发现就刚离开,下面的房间已经被一大片火海所淹没了,真是虚惊一场啊,刚才如果慢半秒估计自己现在已经被烧焦了。

    只是当我庆幸自己躲过一劫的时候,站起身子往寒山的下面看去,只见无论是庭院还各个房间、大厅,还有周围的树木花草都已经被烘烘的烈焰包围了,更加诡异的是我看到鬼书世界的其他屋子没有任何事情的,而且为什么发生那么大的火灾其他鬼魂还是不同声息呢?他们没有可能不知道吧?

    惊诧、焦虑、恐慌的感觉一下子都来到我的内心,把我的心窝每一个角落都挤得满满的,虽然是躲过刚才的一场大火了,可是现在还依然处于险境,因为发现除了现在所踏足的这块洞窟上面外,其他的都是火海笼罩的世界。

    怎么办?这样下去最终还不是同一个结果死路一条吗?那火人现在去了哪里?难道已经被刚才的火焰淹没了吗?

    正当我感到脚上很烫的时候,洞顶的四周形成了许多好像鬼手一般的火舌,他们不时向我延伸过来,速度之迅捷如同灵敏的毒蛇,所到之处我的皮肤都被烧伤,再次念诵新学的净水咒,意图活命,可是却渐渐发现净水咒开始阻挡不了火舌的猛烈进攻。

    身体快要被烘烘烈火焚烧掉了,就在我快要死亡的一刻,我闭上眼睛,却突然听到一声“喵呜——!”的尖利猫叫掠过了耳边,我赶忙睁开眼睛,只见一团鲜红的烛光和无数的火舌向我缓慢而来,天睿、死小妞、吴丹丹这些好朋友了吗?

    再次闭上眼睛,打算安然地来到死神的怀抱中,可是一种清凉的感觉就在此刻落到了我的身体上,是什么,瞬间感觉四周温度都骤然下降了不小,当我打开眼睛的是,看见天边居然在下着瓢泼的大雨。

    渐渐地大火被那雨液浇灭,一个下着冬雨的夜吗?我忍受着被烧伤的痛楚,跪倒在屋顶上。身前却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影子,只是这个影子好像被烧过一样残缺不堪,她发出的一种声音尤其的熟悉:

    “亲爱的,你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啊!过了今天之后我就要离开了,真正的离开了!”

    我听到这句话顿时垂首顿足的大哭了起来,原来刚才的火人是前田雨子,是她,应该说是她的灵魂,在最危急的关头救了自己,我抱着她的影子痛苦涕零地不住颤抖,随后好像真的感受到从前她那温暖的手抚摸在我的头上,轻轻地那童年的美好回忆在我的脑海里面荡漾:

    她给我做饭的辛勤背影;她和我挽手行街的模样;生病的时候她给我做白粥的关怀备致;还有就是最后一次吃晚饭的情景,我赞了她那排骨美味的一幕,这些美好回忆都一一细数在我的脑海当中。

    此刻泪水如同泉涌一般掉落,掉落到雨子那看不见的双脚上。

    来到最后的时候,雨子给我留下了最后的一句话:“人死后他们的灵魂都是会停留在人间3年的,这段时间他们依然在暗中保护着他们的爱人,直到最后一刻。

    前段时间,我都认为雨子已经离开了,现在才发现原来雨子一直都在……

    谢谢你雨子,留在我身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