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陈家近况

    都说小孩子可以见到鬼,原来这个是真的,初生婴儿的身体接近于原始,所以很多的小孩(6岁以下)会看到鬼魂,他们不是在用眼睛看,而是自己的鬼魂和鬼魂的交流(3岁以下的小孩的视力范围是很近的),这时的小孩的身体和鬼魂的结合不是很融洽,容易受惊吓等原因而分离,这就是俗语的“丢魂儿”。

    舅母看到她的孩子说了这样的话,连忙就把他拉了回来,“小孩子的不要乱说话,快来吃饺子吧!凉了就不好啦!”那孩子被她母亲拉着但是却和空的座位在笑,家里其他人都感到奇怪,就只有我看到那座位上多了一个女鬼,一边吃着,一边看着她在那里静静的坐着,不知道她在想什么,难道看到我们在这里吃饺子,她也想吃么?

    等家里人都吃完各自去睡觉的时候,我就偷偷从厨房里面拿了点饺子,不知道她喜不喜欢,在我的印象里她只喝橙汁,谁知道我把饺子拿回房间的时候,她就已经在我的床上等候着,“刚才没有吓到你的家人吧?”

    “没有,他们以为是那个小孩不懂事,只有我一个看到你了!”

    “呵呵,是吗?你把饺子也带来了?”雨馨看着我手中的还热气腾腾的饺子好像有点兴奋。

    “是的,你要吃吗?这里没有橙汁哦!”我回答着,随手拿了一个就放到嘴里面,津津有味的咬了起来,她看着我吃的这么滋味就离开了床铺,来到我的身前但是我没有看到她把饺子拿起,只是闻了一下等我感觉那饺子再吃下去的时候就已经不好吃了,咋回事?

    我连忙去询问雨馨,她得意的回答说:“我把里面的精华都吸收了,你当然就吃的没有味道了,平时你们供奉给祖先吃的食物或者茶水都是这样的道理,我们只是为吸收了里面的精华,而没有吃掉那些食物,要不然你们怎么还可以看到那些食物没有动过呢?其实我们吃了只是把里面的精华带走。”

    “哦,怪不得我经常看到那灵台前面的东西没有动过,原来是因为这样的!”我们谈着话很快就把饺子吃完了,当然我吃的只是那死小妞吃剩的饺子,我感觉自己在吃她的口水了,不过那感觉很特别,带着一丝丝的甜蜜,难道女鬼的口水都是这样的么?可鬼又怎么会有口水呢?

    想着,我把这件事告诉了雨馨,她说这是她的元气残留在了饺子里面,如果吃了她吃过的饺子,北茅山道术的提升都会有帮助的,虽然她说这个的时候我感到有点牵强,但我的身体自从吃下她剩下来的饺子后却产生了一点变化,来到床上直直的躺在了那里,身子就开始感到燥热起来。

    吗的!我要发烧了么?怎么会好像在火炉里面一般,死小妞告诉我,这是因为她的元气此刻正在慢慢的进入我的身体,我本来的体质比较薄弱,如果强制性吸收一些强大的元气的话,就会产生像现在这样发热的情况,但是只要过了这段困难的时期,我的元气一定会有巨大的提升的。

    这个是雨馨说的,可现在的我想不听她的话也不行了,闭上眼睛我接着忍受那种可怕的燥热感,发现自己的全身都在抖动起来,吗的!怎么弄着弄着我感到全身又有点冰冻,那是要作大感冒的节奏吗?我发现自己好像不是在修炼了,而是被死小妞戏弄,她没有回答我,把我从床上推起,把双手放到我的后背,啊!这是上演射雕英雄传还是神雕侠侣啊?

    她不会在我的背后弄个真气输送什么的,自从她的手紧紧的贴着我的后背的时候,我发现体温开始慢慢的改变了起来,开头还是有种冰冷或者燥热,但接着就好转过来了,此刻雨馨和我说道:“把注意力都集中在那股元气上,把它涌入到自己的丹田中,快点!”

    丹田?这是在武侠小说里面我曾经听说过的!幸亏我还是没有白看,那啥直接给我运转了过去,慢慢的从丹田开始吸收,随即刚才雨馨说的那些元气就被我运用了,我呼啦一声把一股冰冷的气息吐了出来,额头满是大汗,雨馨一离开我就砰的一声倒到床上睡着了。

    等到我清醒的时候,我看见外面那清晰的阳光,都什么时候了,爸妈应该叫我起来了啊?从床上坐起我就往房间外面走去,奶奶也醒了,她看到我起来,连忙让我过去。

    “早上好啊!奶奶!你也这么早就起来了吗?”

    “恩哈!早上的围盘都准备好了,你先去吃些东西吧!接着记得去拿那上面的利是!”奶奶怜惜着抚摸着我的脑袋,我吐了吐舌头很久没有收到利是了,今年必须要收到一点,让我把那些钱买点好吃的给奶奶还有爸妈,想着我就来到围盘把那些喜欢吃的瓜子、巧克力什么的都拿了些出来放进口袋,接着就是把利是也拿了。

    干完这些,父亲把煮熟的饺子云吞这些拿了出来,吃了早餐我就出外玩今年听说隔壁的陈家好像出了什么事情,爸爸就带着我走了过去。

    陈家一直以来都我们家很好,陈老有三个孩子大儿子是陈博远,二儿子是陈景生,三儿子则是陈经国,大儿子是一间古董交易的大公司老板,家里很有钱,就是没有回来关照一下陈老他老人家;二儿子虽然乖巧,但是从出生到开始脑子就不太正常,正确的说是有点弱智;三儿子还在家里,他看到我和父亲到来连忙就把茶水和围盘拿了过来招呼我们。

    “很久不见了,陈叔叔!”看到长辈我首先打了声招呼,他就给利是给我了,坐在座位上吃着那些零食,听着父亲就喝他谈起了关于陈博远的事情,这个人不是从前晓倩说她父亲要给她安排那婚事里面的对方那位父亲么?想起这件事,我又回忆起那个劳斯莱斯男了,吗的!如果那个时候我已经学会茅山道术,一定会把他们狠狠的给整弄一番,现在听着陈叔叔在说着他大哥的事情,我就静心的听了起来。

    他说陈博远自从有了钱后就简直不回来了,好几次父亲重病他也只是回来扔下几百块就走了,他经常会以公司有事情而不在这里多呆几天,其实他是厌这里的环境太差,所以他住不下去才会这样的。他的这个人啊真是有了钱就不认人了,听说他的那个古董公司也是他老婆的父亲的,也就说他依靠了一个女人继承了那家古董公司。

    不过最近倒是听到他家里出现了什么奇怪的事情,好像是他老婆发现了他出外找女人,一气之下两人就打了起来,好像还出了什么凶案什么的,不过这些我们都不想理会了,他一个人住那特别大的别墅却不用老爹去住一些下,这样的儿子父亲说过也不想认他了。

    听到这里,爸爸和陈叔叔说道:“他家出了什么事情么?竟然是凶案?“

    “是的,这些一定就是他这样对待父亲的报应吧!在村里一直都有说他的,现在好了,他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这一定是报应!”

    “哦,那他家现在地址是哪里?”

    “好像是杨宁福荣路,至于多少号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也是听从外边打工回来的朋友说的!”

    听到陈叔叔说出那个地址,我惊讶起来了,吗的!杨宁福荣路?那不是我现在租房的那个地方么?不会吧?这难道就阴差阳错的意思么?不会这么巧吧?我自个儿的在那里抓狂着,父亲看到我好奇的询问道:“楚胜,你怎么了?”

    “没有,刚才我不小心把花生米放到头上,所以现在给抓起来了啊!”我仿佛个逗比一般在弄着,陈叔叔呵呵的笑了起来。

    陈老也在这个时候被陈叔叔的老婆从里面扶了出来,“有客人到了哦!我不出来就不怎么礼貌了!”爸爸看到陈老行动不便还是出来了,连忙就走了上去帮助陈叔叔的妻子扶着陈老,“你就不用出来啦,刚才我们还想进来看看你的!”

    “哈,没有关系,你家和我家这么多年的感情了,自从你父亲死后,我还是有一直记挂着他,那些年和他一起打仗的日子!”听陈老这么说着,爸爸有提起了陈晓倩,其实晓倩是陈老的女儿,刚才我没有提及是因为提起她我的心就感到痛楚,今年陈晓倩为什么没有回来呢?

    陈老说她女儿在外面工作,听说是非常忙碌所以今年就没有回来了,不过她却寄了5万元回来,听着他不住的称赞这他的女儿,突然他又提起我和她的事情,之前有听说我们要结婚的,可我失去了3年的记忆,这件事父亲和他应该也不知道吧?

    没有办法我只好给陈老说我们已经不在一起了,陈老听后也没有责备我,而是惊讶的和我说道:“你们出了什么事情么?怎么说分手就分手的?”

    “没有什么事情,有一次在火车,我不小心把打算送给她的兼职掉到了地上。”我也不知道怎么表达,我不可能和陈老说她见到我和一个女鬼在一起吧?

    “这是女儿太任性了吧?这不能怪你的!”陈老真民主,听着他这么说,虽然我的心舒服了一些,不过这件事是如何也解释不了的,因为她和陈老爷应该不会相信那是个女鬼做的。

    现在我的担心的是陈晓倩的境况,她会有这么忙么?竟然过年也不回来,但话说回来,她不回家也是好的,不然我们如果在这里遇到了,会给彼此带来很大的尴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