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防空洞

    他连忙按住桌子就往下看去,同样的他也吓了一跳,与此同时咿呀一声这个房间的门被关上了,天睿想跑出去阻止,可是我们已经听到门外被反锁的声音,难道不是天睿干的?他不可能把自己都反锁在这里啊?加上他在房间里面又怎么可以在外面反锁房间的门呢?

    天睿无奈的退了回来,告诉我:“看来我们是被困在这里了!”

    我点了点头,靠在墙壁上叹了口气,天睿悔恨的往梳妆台上面就是一拳,额勒一声台子竟然出现了裂缝,我发现了那中间还有一个抽屉,就连忙拉了开来,里面放着一本带有小锁具的笔记本,还有一些信件,而且还有一面女性用过的镜子,我把东西拿给天睿看了看,他把笔记本拿了过来看到上面的锁具,我问他:“你有办法么?”

    “还行,虽然没有开锁器,但是我有牙签!”我真心佩服他,不过这个时候我也了解到了这个家伙也会开锁秘技,看起来比我还厉害,这么小的锁具居然也难不倒他。

    不到1分钟,咔嚓一声,那笔记本的小锁具打开了,我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这小子太牛逼了吧!早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他向我笑了笑就打开笔记本看了起来,只是当我们读到那笔记本的内容的时候,我们都震惊了,尤其是我自己,上面的内容是这样的:

    当你们看到这本笔记的时候,也许我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了,不过我很庆幸,因为你还能活着,或者说你还是你自己,你没有被那她所操控着。

    事情是这样的,我是唐超的父亲,还记得当年我非常喜欢收集古董,以至于到了近乎疯狂的程度,有一次我来到一个偏远的山村,这里叫做卜水村,当地的人都会用一种特殊的戒指来到拜祭死去的人,他们说这些戒指要随着那个死人的焚烧来一起焚烧。

    当时我看到了一枚极其精致的戒指,那戒指通体洁白,而且上面有精致的钻山,我一眼就喜欢上它,并且想把它据为己有,可是当地的土巫师却不愿意把他交给我,他们说那东西具有很大的怨念和邪气如果一旦离开了这里它一定会产生咒诅的。

    可我那里会相信这些,于是在一个晚上我就利用几个人,把那些巫师打晕,自己则是偷偷的走进了那个死人的灵堂,把这枚戒指偷走了。

    得到了这枚戒指之后,我发现自己的生意越做越好,后来我还认识了陆楚胜,这小伙子很聪明,帮助我贩卖一些古董很成功,就给了他一个分店经营,可是好景不长,我发现自从获得了那个戒指后我的身体就越来越差,我也试过好几次把它扔掉,可是过了不多时它又会自动回来的,更加可怕的是我在一个干燥的夜里把它在一个房间里面焚烧掉,结果还害的那座大楼起火了,里面的人都无一幸免都被我弄的这场火给烧死了。

    我却不知道为什么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里面,陆楚胜告诉我,那天晚上是他救了我的,我以为这件事就这样完结了,因为那戒指已经被我毁掉,可是就在我出院的那天晚上,真正可怕的事情才发生了……

    出院回到自己的古董行的时候,却发现那枚戒指又出现在我柜台的一个盒子里面了,可是我明明已经把它烧毁了啊?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我急忙拿起那东西就往外跑去,直到一个堆填区的位置才把它扔得远远的,我想这样一定没有问题了吧!

    可是一个月后有一位客人来到我的店铺的时候,却突然看到了柜台玻璃柜这里的一枚戒指,当时他说非常喜欢这枚戒指无论我如何劝说他都没有愿意选择其他的古董,我也试图用价钱昂贵等理由来劝说他,可是他就是不听,于是我只好把戒指卖给了他,可当时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戒指,那我给他的盒子其实是空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人说这个人失踪了,他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也许是受到了这枚戒指的诅咒吧?我听人说他的家里出现了一场大火,他的妻子也烧死在里面,而他本人则是失踪。

    他是一个专搞灵异创作的作家,之前也曾经到我的古董行里面做过采访,还跟那些记者惟妙惟肖的介绍过那个受到咒诅的戒指,但当时那些记者都什么也没有看到,那些人在窃窃私语这是那个作家都认为是那个作家自己编纂的题材,借以引起观众的注意。

    但我知道那件事不是这么简单的,就在这个采访的2个月后,他做了一个录像带,当时我把它放到了这个笔记本的中间陈,如果你找到了就看看吧!

    唐超我的儿子,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那就是关于你的好朋友陆楚胜的,这个人你得小心,因为他也觊觎这枚可怕的戒指,可他不知道当时自己已经被那枚戒指受咒诅了,这天晚上他来到了雨馨的家就是指这里,正遇到雨馨还有我,当时我们在谈论他的事情,说起最近他的行为好像非常古怪,此刻他就突然破门而入,一拳就把我打倒在了地上,任凭雨馨怎么拉着他都没有办法阻止,当时我被打得头晕目眩的,也不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事情。

    接着,我好像看到他把一堆杂草放到床上,并且往我头上拿起椅子就狠狠的打了几下,当时我直接晕倒也不知道雨馨到底去哪里了,当时我希望她没有事?但那个恶魔会放过她么?这段字迹看起来有点模糊,恶魔?他为什么这样说我呢?

    醒来后就发现自己被反锁在这里了,幸亏这里有笔墨让我记下了这一切所发生的事情,之后的日子你知道的,这里没有食物和水,我就写下这个笔记,之后很快就死去了。

    唐超你的父亲,唐启豪上。

    信件最后的署名是唐超的父亲,为什么她可以和唐超的父亲对话恩?难道她那个时候还没有死么?想毕我看着天睿他立刻露出了一丝惊惧和不解,“原来是你杀死了唐超的父亲的?你这个杀人凶首,今天你得去自首了!”

    我没有害怕,也许每个人看到那个信件面对我后都会表现出这样的表情,当时我也没有对天睿动手,“我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失忆3年了,这段时间的事情我都不知道!”

    “哼!这些警察会告诉你的,你还是跟着我走吧!”

    “呵呵,你认为是这样么?现在我们都被封死了,你怎么不怀疑在外面反锁了我们的那个人才是凶首?”我的这个反问倒是让天睿平静了一会儿,他叹了口气,往神后房的四下里看看,希望这里还有其他出口吧?不过如果有当时唐超的父亲就不会被困死在这里了?

    为了证实那信件上的说法,我们又来到那床铺上,把那杂草拿走,这些是稻草来的,应该是时间太长的缘故,现在这些都已经枯萎了,我们拿开杂草果然发现下面有一白骨在摊在,看来这就是唐超父亲的尸体,看到尸体天睿又咬牙切齿的看着我,我没有理会他,继续去找到房间的其他地方,看看这里有没有别的出路。

    “我摸索着那个梳妆台,还有就是其他可以暗藏东西的角落,可这个房间里面没有窗户,四周都是密封的,在这样的地方怎么可能找到出口呢?

    这时,我试图推开那个梳妆台,但却没有足够的力气,看看天睿,他竟然在哪里绝望的坐在圆形桌子附近,我就忍不住骂了起来:“你还想不想出去啊!”

    他看到我在推动那个梳妆台,慢慢的走了过来,但是眼神中依然充满着敌意还有疑惑,“好的!刚才我又回想了一些事情,那桌子下面还有一个尸体,那会是谁呢?难道那天晚上不止他死了?”

    听天睿这么说我的内心产生了不安,“那个死人会是谁呢?”

    “我也不知道,之前你来这里的时候不是说要找什么吗?是那个雨馨?难道你自己也不知道?”天睿回答。

    我没有理会天睿,害怕那死人是雨馨的尸体,难道她就是在这里死的?如果是这样是我害死的么?如果是这样,她不可能会帮助我啊?

    但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和他说,毕竟他看到了那封对我很不利的信件,无可奈何,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个密封房间的其他出口。

    我们合力推开了那梳妆台后这里有一个很小的通道,这是呈正方形的,而且上面满是蜘蛛网和一些碎裂的瓦片,我不知道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存在,可是我们却在这里找到了唯一可以逃生的路线。

    估计不到这个梳妆台的后面果然有路,这样我们就可以试图离开了,我们互相拿着自己的手机用一根木棍把蜘蛛网清理掉,又简单的把那些瓦片弄开,我们就一个轮着一个的蹲下身子往这个通道的深处进发了。

    通道有许多灰尘,而且极其狭窄,光线也很微弱,我发现越是深入,我的呼吸就越是困难,这不会是一条死路吧?如果尽头是封闭的那么我们就惨了,我困惑害怕的想着,很快就爬到了通道的末端,幸亏这里是有出路的,虽然下面是一个仿佛防空洞的密室,但是却给我们提供了更加多的通道,这样起码我们逃出去还是有希望的。

    只是这个防空洞堆积了许多污水,两边都是长了铁锈的铁管,那上面还有一些积水往下滴了下来,掉在了地板上,一路上还可以闻到许多腥臭味和铁锈,让人的鼻子格外的不舒服,我们捂住鼻继续前行着,天睿却在这个时候和我说道:“这里怎么会有防空洞啊?”

    “我想应该是在抗日时期留下来的,有些比较古老的地方没有拆除这个,所以就这样放置在这里了!”我把手机的照明功能打开到最大,因为我看到防空洞的深处更加黑暗了,而且那里面的空气也依稀起来,更加严重的是我感觉一种怪味从内部慢慢的飘了过来,咳咳,那是什么味道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