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右肩

    我依稀的看到了它那样子怎么这么熟悉,她到底是谁?

    困惑的我把水龙头打开不住的往自己的脸上冲水,当我的视力恢复后,看到洗手间已经恢复原来的样子那车子也没有抖动了,走出洗手间,外面有广播说刚才遇到点小意外不知道为什么在轨道上出现了凹凸,所以车子才会颠簸起来的,听了这个广播我松了口气,幸亏只是小意外啊,那么没有事情了,我还是回去休息一会儿吧!应该还有不多的时间就到湖南了。

    我回到座位上躺下,看到天睿还睡的很沉,嘴巴在打着梦呓,这家伙睡觉的模样从大学到现在都没有改变过,都是这样东倒西歪的,看着他的这副熊样我真的想笑,看看手机都凌晨3点了我就挨着椅子睡觉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10点左右,我们已经到了目的地天睿还在酣睡我连忙推醒了他,那家伙口中挂着口水睡梦惺忪的坐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迷迷蒙蒙的起来了,可当他下到火车的时候,却忘记了钱包,那上面有他的身份证还有赵阿姨给他的一些钱,吗的!这次可倒霉了,这样就不可以挥霍了,他是这样说的,我却告诉他,你现在身份证都没有了,我看你怎么办?

    他耸耸肩说道:“那我只好呆的好点,不过你有身份证给我们租个好的酒店,等玩几天我们再回去吧!到时候我家里会派人过来的!”

    “好吧!不过我那酒店的钱你得报销,你知道我现在没有工作,所以没有多少钱的!”

    “呵呵,哥们没问题,那我们现在先去找酒店!”

    我摇了摇头对他说现在还早,我们去福安市看看再说吧!

    他没有我办法,虽然一直以来他都不支持我去这里,但是他知道我的性格很倔强,又因为怕我危险,所以就一起跟着来了,其实天睿这家伙真心不错,在大学时期到现在,我和他还有唐超都是铁哥儿,现在唐超却对我产生了一点误会,不过我现在不是去解决问题么,也许我离开了晓倩就不会记挂我了吧!

    之前也许是疲倦我才会陷入对她的一丝爱恋,但是我现在清醒过来了,而且这件事涉及到唐超,我不能这么自私,因为我对晓倩没有那种感觉,就算有那也只是建立在生理需求上的。

    谁知道我才这么想了想,嘟嘟电话就响起来了,我打开手机发现是晓倩打来的,我想她一定是发现我不见了所以就急着找我,没有办法我不能再接她的电话了,我不能继续让她误会下去,因此我索性挂了,现在那电话里面不是有黑名单的功能么,不过我没有这样做,毕竟这样也就太狠心了。

    现在我没有心思理会这个女孩,我和天睿必须要到这个地址:湖南省福安市陈瑞镇北余街124号,希望死小妞会在这里,我很久都没有看见她了,她怎么会到了哪里呢?真是奇怪。

    首先要到福安市这个很好办随便一辆出租车就到了,接着就是那个小城镇陈瑞,到了之后就要细分都找北余街,但当我们来到陈瑞镇的时候,隔壁镇的人告诉我这里在10年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当地的人都搬走了,也不知道那些人到了哪里,我们现在再去也只是看到一些破破烂烂的屋子,还有一间比较大的老宅。

    不会吧?这里竟然出意外了,为什么我一点也不知道。

    那附近的人已经不能再给我们说其他更加多的线索了,他们还叫我们最好不要进入陈瑞镇,因为据说那里仿佛弄个鬼,鬼这个东西我们两个倒是不怕,都是修炼茅山道术的人了,想着就直接走进那已经没有人住的陈瑞镇。

    路上,天睿问我:“刚才你怎么不接电话啊?”

    “那是晓倩的电话,哎!我不想让唐超再误会了,你知道的,我不喜欢晓倩,早几天的事情我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我明白的,这么多年了,你们从大学就开始相恋都到了结婚的时候了却突出出现了这样的事情,我想这真是很可惜!”拍了拍我的肩膀,认真的说着,我发现他的眼睛总是那么的清澈,让人感到他是一个非常不错的人。

    “是的,我们快点走吧!现在又快天黑了,天黑了这个地方应该不好走,你没听说过那隔壁镇上的人都在说这个地方闹过鬼么?”

    “呵呵,你不是不信的么?干嘛又提起这个?”他看着我笑了笑。

    我摇摇头,“黑夜总是会给人一种害怕的感觉,我是怕那种感觉,不说了快点走吧!”

    “哈哈!好的!”

    我们按照北余街124号走去,幸亏那些路牌的字体还是清晰的,街上四处荒凉,许多垃圾桶的里面还放着恶臭的垃圾,被小孩子涂鸦的墙壁几乎没走几步就可以看到,而那些房屋没有几间是没有缺陷的,陈旧不堪不说,那上面都挂满了一些衣服,看到这些我仿佛回忆起平时我们在回魂夜的时候不是也经常这样做么?

    这叫招魂幡是用来引来鬼魂的,为什么这个镇上几乎每家每户都会放这些东西?

    带着的困惑,我们终于找到北余街124号,天睿指了指那124号的门牌说道:“楚胜你看看!124竟然就是刚才那隔壁镇上那些人说的那个老宅!”

    看到那老宅我也是惊讶了一会儿,这间屋子果然很古老,四周挂着一些红色的灯笼,外面的装修是木作的,好像是那个朝代的特征,不过我想不起来了,我对历史本来就不了解,和天睿一起,我们就走了进去,现在都黄昏6点多了,看来我们今天晚上只能在这里住宿一夜了。

    屋子很大,如果不是灰尘太多的话真可以说是一间别致的庭院,我们各自找了一个房间收拾一下,等晚上用来睡觉就可以干净一点了,弄好这些我们又去厨房看看,炉头什么的都被洗劫一空了,倒是还有一些柴放在地上,我们就拿到房间各自烧了起来,现在正是隆冬季节,大雪纷飞,尤其是今天夜里那雪下的特别的大,特别的壮观,我很夜都没有睡就在窗外看着,幸亏我的行李袋里面有许多零食,今天晚上还是可以顶住的。

    刚才在和天睿一起整理床铺的时候我也给了一些给他,那家伙说这些东西咋都吃不饱啊,我讽刺他,早的时候不买现在到了这里出不去了饿也没有办法,还是等明天再说吧!

    早的时候他的行李的里面还有点吃的,不过因为在路上他一边吃一边过来,到了现在就几乎没有了,而且他现在没有银包就算出去了也得我给他买。

    他说不过啊于是只好回到房间睡觉,幸亏我带了酒,那哥们睡着我就不打扰他了,免得他等下起来有又说饿肚子,想着我自己打开了那瓶白兰地,这个东西其实是在天睿家里的电冰箱拿的,味道很不错,而且也很容易醉,更加重要的是这个白酒可以暖胃,只要你喝下一些那冬天就不用那么害怕了。

    我出来的时候也聪明穿了两件毛衣还有一件羽绒,趴在窗台上我吃着香肠一边看着雪景,感觉这次来的湖南还是比较不错的,不过内心还是困惑着晓倩还有这段时间一系列的事情,总的来说这是在写意中带着点忧虑,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其实在大学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我的生活里面好像从来没有完全的开心或者悲伤,也没有最清晰的时候,总是在迷茫中过着,这个时候我的脑海里面却出现了一种大学的时候的回忆。

    那是一个雨天,听说校长刚离开了大学,他那是来和我们开会的,谁知道他才走没多久,晓倩就来了,说是来找他的,当时办公室里面没有人,就只有我一个人在帮教授弄点笔记,谁叫我这个美术班的班长呢?但我看到晓倩后我就格外开心,晓倩就是校长的女儿,知道她是来找父亲后,我就说他刚才离开了。

    “哦,那么我是来迟了,小胜,今天你工作到很晚吧!”小胜是她对我的称呼,其实我不是那么喜欢她这么叫我的,自从局长让她认识了我后,她就这样叫我了,不过没有所谓只要她叫的开心就行,于是我就答了一句道:“是的,你来找你父亲啊,要不我送你去啊!现在都晚了,你一个女孩子怪不安全的!”

    “额?那你走了办公室不是没有人了吗?”

    “没事,还有两个哥们在洗手间里面的,他们很快就出来了。”其实办公室根本没有人,因为今天突发的事情很多,几个同事都请假了。

    晓倩恩了一声,于是就害羞的转过头,她没有留意到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是关了灯的,就这样和我一起离开了办公室,我拿着雨伞和她漫步在雨中。

    现在是晚上的九点半左右,我护送着她来到公交车站,校长的家其实离我们学校不远,所以我就直接把晓倩送回去了,在路上,晓倩忽然问起我说:“听我爸爸说,你爷爷和他爷爷是好朋友?”

    “是的,好像还是战友,怎么了?你对这个也感兴趣么?”我握紧雨伞,眼睛盯着那在地上散开是涟漪。

    虽然我们认识也有一段时间了,但就这样近距离的接触我还是第一次,我可以闻到她的身上有一种淡淡桂花味道,斜眼往她的脖子看去,今天她穿的那套蓝色间条山加奶黄小短裙,看起来很可爱,她这个才19岁左右的女孩却给我一种仿佛还是刚入学的女高中生一般的感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