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离开杨宁

    “你到底是谁?你这样已经构成了恐吓罪,你知道么?”我把声音提高,现在房间的门是关闭着的,所以不怕门外的天睿会听到。

    “哈哈,你以为在这里警察会有用么?这次晓倩代替了你,可是下次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啊!你还是做好心理准备吧!”

    吗的!这句话说完后,电话又挂了,同样的我打过去还是没有人接听,怎么会这样?难道这个男人在威胁着苏美琪,或者说苏美琪是假装死的,然后联合这个男人来不知道想做什么事情。

    忽然我感觉自己的裤兜有什么东西垫着很不舒服,我往里面摸索了一下,才发现是那个时候在晓倩家里那封闭的房间里面捡到的戒指,这个戒指不知道里面有什么秘密,我一时间想不清楚我就把它放到一个小正方形盒子的里面,用手机压在上面放到抽屉。

    接着我就睡着了,我不知道天睿看那足球联赛到了多少点,反正等我打开眼睛的是已经是第二天,而且现在已经是白天八点多了,拿出手机看看有没有人打电话过来,结果没有就打开房间的门去看看天睿,他不在大厅桌子上都放满了一些打开了包装却没有吃完的零食,还有几罐空了的啤酒摆放在哪里,哎!这家伙的怎么这么懒呢?

    反正我闲着没事干,就帮他整理一下吧!我把垃圾都往地上弄,然后拿出扫把慢慢的扫干净,搞好清洁我就打开电视看看,现在正播放着昨天的新闻,那新闻正提及到我住那个在福荣路的宿舍,里面说屋子出了凶杀案,死者是一名保安人员,报案的是一名女子,我看到她的模样正是晓倩。

    她没有事啊?我连忙拿出手机就拨打她电话,可是却打不通。怎么会这样?也许她手机没有电了吧!按道理,她找不到我应该很担心的,她也会很快打电话过来的,怎么可能就这样一声不吭呢?倒是昨天晚上看到老张这样倒在晓倩宿舍那里,真挺吓人的,也不知道被谁杀害了。

    想着,知道晓倩没有事我也松了口气,关了电视我又从电冰箱里面找到两瓶白兰地,不错哦!这小子竟然还有这些吗?我打开白酒就倒了一杯,还从裤兜里面拿出烟抽了起来,坐在沙发上挺悠闲的,此刻天睿从房间里面走出来,他看到我就说:“你醒了,在厨房有吃的啊!等下赵阿姨回来了,她会给我们做饭的!”

    这真是大少爷生活嘛!这天睿还真厉害,想想如果我也有这样的生活多好,这时嘟嘟的电话又响了,我看到那是个陌生电话,难道又是那个男人?

    我接听了后才发现是火车站打来的,下午就要去坐火车她叫我不要忘记了,吗的!我看看时间现在才9点多一些,下午才去的现在还早呢?现在的火车站这么负责啊,还弄个什么人工提醒服务么?

    不过我得给天睿说一声我要去湖南,天睿听我这么说,皱起了眉头,“你去这里是干什么的?”

    “去找一些东西!你去不?”

    “恩!”

    到了下午我们简单的准备了一下行李就打算去湖南了,这一路应该要一天的车程,我们又带了一些罐头和泡面,有了这些在火车上就不会饿了。

    等我们准备好,是那个赵阿姨把我们送出去的,天睿说他带了10多万,这次顺便去玩玩,我有点晕菜,其实我应不应该带他去呢?

    来到火车站,天睿才买火车票,即买即上的也没有问题,幸亏我们都弄到个坐的位置,可天睿因为迟买票,相隔我有点远,不过这些等到了火车上再说了。

    到了火车上,我打开一根香肠就吃了起来,这些是赵阿姨特定给的,吃起来味道不错,辛辣加上一点甘甜吃的我满头大汗的,不过在冬天的夜里这种感觉还算不错,等坐稳再看看手机的时间都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今天也折腾了这么久也感觉累了,就打算在车子上先睡一觉,此刻火车上的广播在响起都是那些火车要开了或者就是让乘客们要注意安全的话,还有就是车上晚餐的供应,都这么晚了现在还有的吃么?

    想吃这些零食什么的应该不够饱啊,就往火车走廊上看去,此刻我看到一个女人推着车子正往我这边走来,可那上面的套餐都很贵,最差的番茄炒蛋都要25元,可我实在太饿了,没有办法贵也得吃一个啊,于是我就要了30元的土豆炒肉丝饭,谁知道哪些饭里面都是土豆,根本就没有几块鸡的,味道也不怎么样,吃的我感到自己被按水鱼了。

    这个时候,天睿却向我走了过来,他把行李往我上面的柜子塞,“哥们,你这里不是空了个位,不够人就不用按车票的顺序了啊!”

    我点了点头让他坐下,他看到我在吃饭也要了一份他要的是青瓜鸡肉饭,我看到他那饭里面也没有什么,都是青瓜,那鸡肉连影子都没有看到了。

    他说就算再难吃也得吃了这么贵都32元的,说毕他就狼吞哭咽起来,我喝了一口水就往窗外看去。

    广东杨宁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我看到那火车轨道左边的这些色彩缤纷的路灯,还有那些还在灯火通明的大楼,一条河的中间还不时有巨大的游轮经过,在海中形成波澜壮阔的景象,发出隆隆的声音。

    杨宁市10年前也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可到了今天都已经变成高楼大厦了,这十年里面都发生了什么,我现在还一片混乱,我必须要慢慢整理一下,不然的话我会疯的,这些事情太过于复杂我要一步一步的来。

    想着我又拿出了装有戒指的小盒子,打开里面就看着,天睿看到我手中那精致的戒指忍不住就问了起来,“你这戒指怎么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啊?”

    “什么?你知道这是什么戒指么?”我好奇的看着他,只见他在做思考状,过了一会儿,终于认真的和我说道:“我记起来了,那是当年你送给晓倩的结婚戒指,那天晚上因为你和我还有唐超喝酒,所以就把戒指掉在地上,我好奇的把东西捡起就看到了你的戒指,哥们我没有心的,对不起了!”

    “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如果不是你看了我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戒指是怎么来的!”我说毕又把头转到火车窗外,沉默不语了,在想我咋么竟然和这个晓倩真的要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了么?可我竟然全然没有任何记忆,看来我3年的记忆的确没有了。

    之后在火车上我都几乎没有说话了,到了2点过后,天睿这粉肠睡着后我却没有睡得着,火车上有卧铺可以睡觉,但是同一位置只有一个,也就是说我今天晚上只能挨在椅子上睡觉,既然都睡不着了,我就走出火车走廊看看这是我顺便要去洗手间了。

    午夜就连火车上都是一片安静的,我来到火车离我座位有一段距离的这节车厢才有一个临时的洗手间,我走了进去,可是进入里面后我才发现在这里有点摇晃想小便都有点困难,我以前也坐过火车却没有现在这座感觉,这是整那个了啊?

    因为它颤抖的有点夸张,我只能勉强把尿撒了,可就在我刚拉起裤子的时候,我感觉背后的洗手间门好像笃笃的传来了敲门的声音,吗的!这么晚了那个谁还在里敲门,不会说话么?要把吓死了?

    我还在洗手间一个单间里面往外就喊道:“有人啊!你等下吧!”

    谁知道我这样说了一声,那人还继续敲击了好几下,搞的单间的这个门咚咚的响了起来,我以为他是疯了于是就往门外骂去:“你这是有病么你?都说有人了,你还敲什么啊?”

    我不知道他干嘛了,我发现我自己越是骂人他就越是大力的敲,仿佛这个门和他有仇一般,我忍不住就直接打开门,本来我就尿好了,只是因为他敲门敲的很突然,所以我才多站了一会儿。

    打开门外面却没有人,难道是过隔壁或者走了么?哎!这家伙真不懂公德心啊?如果再给我遇到他,一定得骂他一顿。

    想着尿解决了我还是回到座位再休息一下吧,虽然卧铺已经给天睿给霸了但是我还是可以挨着椅子睡觉的。

    可当我要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轰隆一声,火车不知道为什么剧烈的抖动了一下,难道是出意外了么,直接撞到了洗手盆的石壁上,头就感到晕眩了起来,我的视线也变得模糊,同时感觉整个洗手间都在剧烈旋转了起来。

    就在此刻,这里的灯光变得忽明忽暗的,我往天花板看去,那灯慢慢的变暗,是不是要坏了,于是就朝洗手间外面继续走,谁知道才夸出一步我就看见洗手间的镜子里面飘过了一个足足比我搞两个头的白影!

    又是它!上次我在晓倩那屋子的封闭的房间里面仿佛也看见过它,死了!它到底是什么?此刻我的视力变得很差,而且脑部仿佛被堵塞了一般感觉很重,我趴在了洗手盆上,感觉那影子不住的向着镜子也就是我的后背靠了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