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纨绔帝妃

400.第400章 传说中的大结局

    空间崩塌不是任何人都能承受的,时间逆流,空间碎片,每一样都能要人命。

    帝临渊离千澜最近,下意识要去抓她,可千澜好似早料到他会这么做一半,在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一把抓着他的手腕,猛的朝上面的嗡鸣声飞去。

    “帝临渊,相信我。”

    千澜伏在帝临渊耳边轻喃了一声,在他还没反应的时候,放开他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他面前。

    莲琼,缺芜,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为了封印魔族,不但设计他父母,还妄想设计她。

    而缺芜,为了解开封印,一直想置她于死地,很好。

    印天鉴在天空中旋转着放大,逐渐拉长了身影,红光流转中,里面寒光微闪。

    千澜踏着空气落在印天鉴旁边,伸手将化成的长剑的印天鉴拿在手中,金袍翻飞间,神魔之血混合的力量通过印天鉴挥出。

    目标正是有些狼狈的莲琼。

    他本以为不会有什么变故,没想到最大的变故却是被他一手操纵的人。

    莲琼从来没想到神魔之血的力量会这般庞大,仅仅是势压他都有些承受不住。

    红色的气流极快的到了他面前,莲琼扫到身后跟上来的缺芜,顺手一推,将他打在了自己前面,气流冲缺芜身上直穿而过,缓冲了一下,给莲琼争取了机会。

    缺芜被那道气流击中,直接掉了下去,瞬间淹没在下方已经崩塌的空间中。

    千澜冷笑一声,再次挥出两道气流,时间好似缓慢了下来,莲琼发现自己的动作缓慢了许多,可是千澜的身形却是快得让人心惊。

    他不过是眨下眼,刚才还在很远的千澜已经紧贴着他站在,手中的红色长剑正放在他的脖子上,“莲琼,你算计我这么多年,如今该还点利息了。”

    清冷的声音好似从天际传来,莲琼浑身血液都凝固了,那张熟悉的面孔上出现了惊慌的神色,他活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此时这种心悸,慌乱。

    就算是当初和亓覡对上,他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明明前一秒他还能一手碾死的女子,此时却如同神扺一般不可违抗。

    千澜将长剑和莲琼拉开一段距离,莲琼看准机会,运起全身的力量的朝千澜拍过去。

    千澜轻松的侧身避开,长剑随意的拎在手中,血色的眸子看着莲琼慌乱的背影。

    莲琼,敢拿她做傀儡,也不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莲琼发现自己不管怎么跑,千澜都能准确的出现在自己身边,拿着剑抵在他脖子上,在放开,让他逃跑。

    如此反复,以往高高在上的人心底都快崩溃了,他若是知道这个女人这么可怕,他怎么可能会容忍她成长到这个时候。

    他后悔,后悔没有在她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将她抓起来。

    他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类,为了正义。

    牺牲一个人换来整个世界的和平,有什么不好?

    千澜若是知道莲琼的想法,恐怕得仰天大笑,别人的命就是命,她的命就不是命了?

    凭什么要她牺牲性命去救一群不认识的人?

    神族庇佑人类,却要用无辜的性命去换取,何其的可笑。

    当千澜将长剑再一次抵在莲琼脖子上的时候,千澜忽然笑了起来,凑近他,幽幽的道:“莲琼,你费尽心思的做了这一切,可是你得到了什么?你囚禁龙澈,还欺骗他感情,你心底就不会觉得不安吗?神族早就凋零,如今你也不过是苟延残喘,魔族却因为被封印,多数活了下来,你在害怕对不对,你害怕魔族冲破封印,神族的将被灭族,从此只存在于传闻中。”

    她的声音很轻,却好似每一个字都落在了莲琼的心尖上,激起一层层的涟漪,逐渐汇聚成波涛汹涌的海浪。

    被说中了心事,莲琼惊慌的神色一变,眼底涌出一股疯狂和不甘。

    他谋划了这么多年的事,竟然功亏于溃,怎么可以…

    他忽然不顾千澜手中的长剑,直接伸手握爪剑刃,鲜血顿时顺着剑刃落下,另一只手极快的抓向千澜的手腕。

    千澜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的动作,没有丝毫的闪躲,任由他抓着自己。

    莲琼不由得一喜,用体内仅存不多的魔气汇聚成一道锁链,将千澜连同那把长剑锁了起来。

    “印天鉴在哪里?交出来。”莲琼声音激动,他快要成功了,快要成功了。

    千澜被魔气束缚,笑容却是一点也不减。

    “你笑什么,快把印天鉴交出来!”

    千澜手腕动了动,长剑也随着她的动作晃了几下,嘲讽的开口,“你连印天鉴都认不出,有什么资格使用她。”

    莲琼目光瞬间变得诡异起来,看着千澜手中的红色长剑,“这是印天鉴?”

    “你以为呢?”千澜轻松的挣开束缚在身上的锁链,“印天鉴,印天剑,这一点怕是谁也没有想到吧!”

    以往大家只知道印天鉴有观古今,起身回生之力,可谁知道,印天鉴的真正样子会是一把剑?

    而凰诀…

    千澜看着同体红色的长剑中流转的光芒,笑的越发的灿烂。

    “怎么可能?”莲琼身子晃了晃,差点从空中掉下去。

    他说的怎么可能是说千澜怎么可能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开来。

    “结束了。”千澜笑着扬起手中的印天鉴,光芒一闪,莲琼的身影就消失在空气中。

    连句遗言都没来得及喊。

    下方的空间已经全部崩塌,只有几人从里面出来。

    云雨柔被白虎抱着,正好看到千澜举着印天鉴向莲琼挥下去的一面,心底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可同时又涌出一股嫉妒与贪婪。

    别人看不到,可她能看到,那把剑四周萦绕着强大的气运,得到它一定可以称霸天下。

    空中千澜身体的力量一抽而空,软软的朝着下方坠去。

    凉风包裹着她,她心底异常的平静。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

    莲琼死了,缺芜也死了,亓覡失踪了,不过他却是将北堂药的身体送了回来。

    被亓覡那么折腾,北堂药又养了许久才恢复过来。

    千澜因为透支得太厉害,睡了好几天下醒过来,吓得帝临渊差点将阙锦的宫殿掀了。

    千澜醒过来后去找了岚韶,虽然见到了但是他说长濯因为受伤太严重在闭关修养,千澜等了一段时间也没见长濯出来只能将一些丹药交给岚韶离开了小岛。

    回到囚灵城后让阙锦召集了东大陆和西大陆的人,当着他们的面将印天鉴毁了。

    虽然有人觊觎印天鉴,可是想着自己拿到了也不一定也守得住,如今毁了谁也得不到,心中就不觉得难以接受了。

    倒是云雨柔,看到印天鉴被毁,心中将千澜恨得要死要死的,发誓要努力修炼,将云千澜踩在脚下。

    当初崩溃的那个空间几乎让整个玄灵大陆都受到了影响,不过好在魔族大门已经消失在空间缝隙中,封魔阵也被彻底毁掉,想要在解开封印,除非那人有通天的本事。

    让千澜意外的是,玄灵大陆的封印也解开了,龙澈好似凭空消失了,想到莲琼,千澜就为龙澈心疼。

    莲琼到死或许都没有想过那个因为他而被囚禁了万年之久的龙澈。

    当初她并不知道自己体内有神族血脉,恐怕除了莲琼,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知道了。

    所以莲琼让缺芜的人逼迫她,借用缺芜的手将自己送上祭台,缺芜以为自己在解开魔族的封印,却不知道莲琼是在利用他再次封印魔族。

    这次事件好似失踪了许多人,绚胤,归涯,就连傅轻沅都失踪了。

    绚胤她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边的,她身上的衣裳应该是一套的,可这是绚胤给她的…

    他最后做的那些,也确实是在为缺芜铺路…

    “还在想呢?”帝临渊推门进来就看千澜坐在床上发呆。

    千澜摇头,揉了揉额头,有气无力的道:“总觉得太顺利了。”

    帝临渊笑容僵了僵,片刻才恢复过来,将千澜拉到怀中,“娘子不是说想过平凡的生活吗?现在我们有机会了。”

    没了凰诀和印天鉴,千澜的容貌又恢复了那平凡的模样,只是比之前添了几分贵气,她怎么也无法收敛那气质。

    千澜窝在帝临渊怀中,小手在已经摸到了他衣裳里面,“银子怎么办?”

    “扔给阙锦带,他现在不是已经没事了吗?”帝临渊有些愤愤的道,要不是给阙锦用印天鉴改变他的体质,还要送那个什么霍思思去轮回,千澜怎么可能会这么虚弱。

    霍思思他迁怒不到,只能迁怒阙锦了。

    “那是你儿子,不是阙锦儿子…”千澜有些无语的道,银子本就不认帝临渊,在这么下去,这儿子当真送给阙锦了。

    “送给他。”帝临渊突然翻身将千澜压在身下,这些日子他担惊受怕的,是时候补偿一下了。

    等阙锦和银子冲到房间的时候,房间哪里还有两人的身影。

    银子手中的石头投射出一道虚影,随着他身子的抖动,清清浅浅的声音在空荡的房间中流淌。

    “臭小子,东大陆就交给你了,三日后东大陆的人会来接你回去举行即位大典,好好干,爹和娘都看好你!”

    银子差点捏碎了那块石头,竟然拐着她娘亲跑了!

    —完—

    感谢为数不多的读者陪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