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4.第354章 帝王的心(三)

    结果呢,事情越闹越大。谣言从后宫里,传到外朝,以至于原本因为利益受损就反对改制的一帮亲贵大臣们怨声载道。再加上恰在那时,火枪营地又惩处了一批亲贵子弟,众人自然而然将一切都归罪于鸾儿丫头这个“红颜祸水”,成日里在那里闹。

    在政事上,朕还是信得过那丫头的。她是爱钱,时刻以商人自居,可她骨子里,将钱看的很淡。

    “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这话精辟到让朕多少年来依旧印象深刻。

    还没等朕想好解决困局的对策,那些兄弟子侄被贬黜、因为洛府在帝都的经营损害了其利益的亲贵们,竟然联合起来,打着“清君侧”的名号,大张旗鼓的要捉拿鸾儿。

    这丫头啊!又在逼朕,逼朕做抉择,逼朕狠下心来革除帝国的毒瘤。

    朕何尝不想,可朕是皇帝,朕要考虑的远比她想的要多的多。她为自己留了后路,叫了援兵,被朕暗中拦下,那一次,朕多少心中有气,从没有人用这样的手段逼迫朕,威胁朕!

    一方面是试探,可内心深处,不安感肆意散发。

    她的表现,再次让朕心安。

    她原本可以凭借利器杀出一条血路,可她没有,没有将事情进一步扩大。她就那样安静的等着,即使得知援兵被拦下,这就是她对朕的信任。

    甚至,事发后,她还会为那些冒犯辱骂她的亲贵们求情。

    朕知道,她这样做无非是为了朝堂的安稳,牺牲自己的小利。

    比起老二那睚眦必报的性子,这丫头真是贴心的让朕无话可说,第一次,朕是那么的希望,她若是是朕的儿子,那该多好。

    发售彩票,建造工厂,募股投资……这些生僻的词汇,越来越被众人接受、接纳、甚至追捧。原本复杂多变的局势,就这样被她一个共赢的计划改变,越来越多的朝臣亲贵们臣服于她的财神之名,越来越多的王孙公爵加盟洛府的各项投资,甚至连后宫妃嫔们都逐渐改变对她的看法,无不向她示好。

    在朝会上以毋庸置疑的态度打破祖制,让这丫头出席年宴。连自己都分不清,究竟是对她的恩宠与信任,还是让她站在风头浪尖……

    有时候朕真的很诧异,为何她能够影响和改变那么多人。自己、自己的儿子媳妇、自己的臣属甚至更多人。

    她有颗金子般的心,海德福无意间的这句话,让朕感触很深。

    舆论的力量是伟大的。朝堂上,翰林院的学士士子、理学大家们,反对革新的浪潮一浪高过一浪,日渐嚣张。

    在眼见那些无知无畏的老顽固们操纵年轻一代,静坐示威,妄想威胁朕时,自己真的有暴力镇压的冲动。

    朕何尝不知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可,朕容不下被人逼迫威胁。

    还是她,不仅没有煽风点火,摆事实讲道理,平息了朕的怒火,最后,抛出解决办法——文斗!

    一场流血事件,就这样被兵不血刃的化解,消弭于无形。甚至,借助报纸的力量,革新派的势力,趁势蔓延到学界。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朕发现,很多事,已经远远超出自己的掌控范围。

    把她嫁出去?恰在此时,斯克萨克王委婉的表达了对这丫头的爱慕,恳求赐婚。

    朕当时想都不想,当下就摔了折子,将斯克萨克王一通臭骂。

    平静后,自己才醒悟,曾几何时,这丫头在自己心目中,已经比亲生女儿更要亲,先不论丫头所代表的势力,单是从情感上讲,自己绝不容许她远嫁那荒凉之地。

    要嫁也只能嫁自家儿子!

    除去理想、信念、报复上的相知,这丫头对自己的关心、体贴与爱戴,不止一次让朕感动。

    斯克萨克王比朕想象的要更难对付一些。丫头在围场外遇袭,八成就是那斯克萨克王的手笔,这一点,朕心里清楚。

    可,斯克萨克王所处的地界情况复杂,北有沙国虎视眈眈,南有藏国伺机而动,西有回部屡屡生事,暂时,朕还需要斯克萨克王来镇局。

    更何况,朕清楚鸾儿丫头的脾性,她绝对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加倍犯之!

    果然,当着各部落王公的面,这丫头丝毫不给斯克萨克王面子,让斯克萨克王吃瘪,朕看在眼里,乐在心里。那个时候就自私的想,要多留丫头一阵子,让她再陪陪朕,每每看着她那率性的笑容,朕就觉得开怀。丫头说她和那个围场八字不合。

    别说,她每次来围场,总要生出点儿事来。

    头一次,行围遇刺,身为罗宾鸾儿的她为朕挡下子弹,救了朕一命;

    这第二次,她虽然身份换了,运气却更背了,围场外遇伏,围场内遇刺,好在两次都化险为夷。

    老九,竟然奋不顾身冒死为她挡下一箭,这让朕第一次看清,阿啸原来还有如此血性至情的一面。

    阿啸被刺,鸾儿着急惊慌担忧,她愤恨斯克萨克王,甚至遣了手下去示威。但,她又是那样的识大体,对朕的处置没有半句怨言。

    有时候,朕会想,如果丫头是朕的儿子,朕一定会让他继承大宝。可惜,她不是。

    于是,朕又开始关注她对一众皇子的态度,不是儿子,儿媳也不错不是。

    老五天青信的放弃,让朕很吃惊,按理说,丫头和天青信处的最好。

    天青信的回答是,他给不了这丫头想要的;

    丫头的回答更绝,她从未对老五动心,只当他是哥哥。

    朕开始不明白了,她心中的爱情到底是什么?一生一世一双人,这在皇城根本就是奢望。

    所有儿子里,朕最中意老十三。

    样貌好、性情好,年龄和鸾儿也最般配。朕开始动心思撮合,正好那时海军初建,有一大堆事务要处理,雷炎鸣和老十四都希望洛冰鸾能够南下帮忙。

    出于对这丫头人身安全的考虑,朕并不太愿意。她却是丝毫无所畏惧,“我愿意为帝国的事业奋斗终生!”

    在别人口中冠冕堂皇的话语,从她口中脱口而出,却是那般的恳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