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返真

388

    在十数个小门派掌教惊诧而不可置信的目光中,醒神真人就这么和雪晴先生叫板了,没有给对方留下丝毫的颜面。

    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这是儒家的理论,放在道门之中同样适用,而且更加严格,正所谓一日为师终生为父,道门之中的师父同时承担着师和父两个角色,所谓的欺师灭祖就是由此而来。

    虽然随着道教的不断发展,规模、派别的不断增加,出现了传承法脉、传承道统却不传承术法的情况,门人弟子选择向哪个方向发展已经不再过多地受到师父的约束,但这也仅仅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规矩,放在明面上的谁也不会去认。

    在凡间很多道观尽管有道统,却没有术法,就是因为这个缘故,不过也有一些道观剩些术法,却没有道统,那就另说了。

    因此,不管雪晴先生是不是真的将韦渡海放在外面任其发展,这口黑锅雪晴先生也必须背在身上,神厨派虽然实力上很差,但在人缘上却比青丹门好很多,毕竟比起青丹门那些效果一般的丹药、法宝,神厨派的药膳才是真正的独一份。

    雪晴先生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好在这个时候幽隐道人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开了口:“真人稍安勿躁,稍安勿躁,这里即将召请雷部诸神前来行刑,待行刑过后再说不迟。”

    醒神真人冷哼了一声,倒是不再言语,抓着苏妙云的手站到一旁,雪晴先生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看向韦渡海的目光之中就多了些怨愤,林浩宇看了看醒神真人,再看了看雪晴先生的脸色,敏锐地察觉到了这一点,不由得慢慢地眯上了眼睛。

    只有无意中显露出的神色才是真正的神色,雪晴先生此刻恐怕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变化,也就意味着,韦渡海所说的那些话、所做的那些事,并不是雪晴先生乃至整个青丹门的意思,而是其他人的指使。

    受了其他人的好处来败坏玄天观的名声,还将神厨派捎带上,最后黑锅却死死地扣在了自己宗门的头上,若是说韦渡海背后的这个人势力不大、给的好处不多,林浩宇是死都不会相信的,而这后面的黑手,想必幽隐道人和醒神真人会比自己更加感兴趣。

    林浩宇沉吟着,却没有发现醒神真人正在不露痕迹地打量着他,目光中有犹疑,也有好笑,但更多的是审视,站在她身旁的苏妙云明显有所差距,轻轻地抓了一把她的衣角,她的脸上便露出了明了的笑容。

    执法长老见到不再有人阻拦,便吸了一口气,恭恭敬敬地点上香,八名刑殿修士执罄的执罄,摇铃的摇铃,一时间经韵之声响起,那根戒尺则自动浮起,悬浮在跪地几人的头顶,散发出一缕缕紫色的电芒。

    在场的诸人,除了幽隐道人、醒神真人等少数几位仙职比较高的之外,余下之人全部撩衣跪倒,恭恭敬敬地聆听经韵,幽隐道人甩了甩手中的拂尘,原本就挺直的腰杆再度挺了挺,头却慢慢地低了下去。

    “此间土地,神之最灵,升天达地,出幽入冥,为吾观奏,不得留停,急急如律令。”

    接近半个时辰之后,执法长老终于念出了最后一句,一道表文在他的手上瞬间燃起,化作一道清气,随着香炉之中袅袅的青烟一同隐入虚空之中。

    执法长老站起了身子,这次召请的雷部兵将并没有太高的品级,还用不到他跪拜,九品到一品的等级制度不仅适用于凡间的王朝,在道教依旧管用,而且不分凡间还是仙界。

    过了盏茶时分,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背心一凉,这是仙界雷部得到表文之后的应答,一名雷部麾下的兵丁来到了这片庙宇之间,一些有品级的道士缓缓站起身来,他们能够感受到虚空的震动,就意味着来者的品级并不如他们,他们要尊重的是来者所代表的雷部,而不是来者本身。

    林浩宇没有感到震动,但一旁的幽隐道人没有提醒他起身,他就要一直跪着,不过他可以抬起头来观看整个动刑的过程。

    那根三尺长的戒尺缓缓转动起来,上面的雷光越发的浓郁了,到了最后,紫巍巍的光芒甚至笼罩了整个戒尺的表面,戒尺上“法非此不行,礼非此不齐,德非此不修,人非此不耻”二十个大字则散发出道道金光!

    看着戒尺这声势,旁观的一些人的脸色就有些变化,倒不是因为心疼韦渡海和林安心,而是在估算着玄天观对上界的影响力。

    无争道人被贬下界,对于凡间的门派而言并不是估算玄天观对上界迎向了的有力证据,因为为了力保根基不失,让一个已经飞升上去的门人故意“犯戒”被贬谪下来,这种事情在整个道教的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过。

    当然,召请雷部兵丁这种是,也只是最简单的事情罢了,休说是玄天观这种大庙,就是随便一个小门派都能请动,但是想要让雷部兵丁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要的专心干活,那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事情,最重要的是,看见戒尺上的那些反应,来的这位雷部兵丁肯定是出了全力。

    这种情况很罕见,不少人都在惊奇这玄天观莫非与仙界有何不为人知的隐秘关系,只是玄天观的传闻不多,他们虽然有心想要分析推算,却说不出个一二来。

    旁观者还有心看看热闹,可跪在地上的那两位就有些难受了,单单是戒尺上传来的压迫就让他们脸色苍白,更何况是戒尺现在这个状态下对他们的震撼?

    现在的这柄戒尺,可以说是传达了雷部的命令,无论是谁都无法阻止刑罚的开始,否则就是和整个雷部、乃至整个仙界作对,毕竟玄天观无论是表文还是科仪,用的都是最合规矩和形制的,谁也说不得半个不字。

    掌刑的天兵可不会在乎这些人怎么想,哪怕这些人里面有不少人的仙职品级比他要高。

    只见悬浮在空中的戒尺猛然间一分为二,向着两人的脊背上狠狠地抽了下去,与此同时,整间大殿的天地元炁都随之凝固,两个人就如同被施了定身法一般,再也动弹不得,甚至就连张嘴这种小动作都做不到!

    闪着雷光的戒尺狠狠地抽打在两人的脊背上,很显然,这位被召请下来的雷部兵丁是个动刑的好手,配合上戒尺上的那些阵法、符咒,每一次的力道都刚刚在两人的承受极限之内,既不会让两人因为过于疼痛而晕厥,也不会因为太轻而让两人有些许的轻松。

    似乎是为了让两人有足够的时间去体会痛苦的滋味,铭记犯戒之后应付出的代价,掌刑天兵的速度并不算快,每两次挥动戒尺之间的间隔都不会短于三次呼吸,也不会长过五次呼吸。

    在魔教里学了一身刑罚之道的林浩宇眯起了眼睛,从这些上面可以测出,这条戒尺上并没有任何加固、加重之类的阵法,所有的符篆、阵法除了保持整个戒尺的不会因为时光的侵蚀而腐朽之外,似乎全都用在了加强雷霆上。

    因为,无论什么雷霆,所造成的痛苦在人体上的持续时间都不会超过五次呼吸,太弱的雷霆刚刚上身就会被彻底化解,太过强大的雷霆则会瞬间将人劈成一块木炭,只有尺度把握正好的雷霆才会在人体上持续存留。

    “一下,两下,三下……”

    有人在低声呢喃着,声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人无法把握它的具体来源,这是在给人添堵,又不想让人抓到把柄,看实力至少也是在场元婴期长老之中的意味,而随着数字的变大,雪晴先生和宣武派的那位掌门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数字直到十八次这才停下,两条戒尺合二为一,上面的雷霆缓缓消散,原本凝滞的虚空变得活泼了起来,众人再度感觉到背心一凉,而那条戒尺也飞到了执法长老的手中。

    幽隐道人对林浩宇招了招手,林浩宇会意地站起身来,看着失去支撑、躺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两人,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这也说不上兔死狐悲,实在是两人的状况太惨了一些,那些戒尺上的雷霆没有在两人体表上留下任何的印记,全部顺着毛孔冲入了两人的身体内部,在不造成任何无法恢复的破坏的前提下,给两人留下了最大的痛苦。

    此刻的两人如同两条死狗一般,身体上的痛苦带来的是精神上的折磨,两人真正地体会了一次真正的“痛不欲生”——所谓的痛不欲生,就是让人痛的恨不得想去死,却根本死不了,若不是大殿上的阵法禁锢着,两个人可能已经不顾什么地方开始屎尿齐流了。

    “带回去吧。”幽隐道人慢慢说道,声音里没有太多的感情,后面的话也没有说出口,好好管教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查清背后谁在指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